正法的需要就是我的责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

一、在风雨中走進大法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那种在人中很精明、又好强的人。丈夫是一个性格较温和,且有点懦弱的人。他一生酷爱气功。看他练各种气功,我就看着好笑。记得是九七年的一天,他回家对我说:我要炼法轮功,我说:你练的功多了,你炼吧! 慢慢的我发现他变了,以前我怎么吵闹他都要打的麻将竟然不打了,酒也不喝了。没事时,我也好奇的看一看法轮功的书,感觉很好,只是觉得自己还年轻,修炼是很苦的,等五十岁以后再修吧。

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所有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法轮功,但谁是谁非,好与坏我心里明白。二零零零年是邪恶最疯狂的时候,丈夫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送回本地关押期间,很多修炼人主动来关心我和孩子。我看到他们是一群多么好的人啊!这么好的大法被抹黑,我当时很气愤。

丈夫回家后,有一天,他请回来一套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磁带,录音机里师父的声音是那么熟悉、亲切,我感觉师父是最可信赖的,从心底发出一念:“我也要修,做一名大法弟子!”从此走入大法修炼。以后的十多年正法修炼中,不管多苦、多难,我坚信大法从不动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稳步的走了过来。

二、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责任

走入修炼后,当时我无工作,丈夫每月仅两百多元工资,被中共不法人员以到北京劫持我回家所需费用为借口,从单位抢走三千多元,由单位每月从丈夫工资中扣除后,全家人每月只有一百多元生活费,尽管家庭经济很拮据,但感到很充实。每天除打零工外,就是学法炼功,白天利用工作条件讲真相,晚上出去发资料。在我生命的深处,就感到我是为法而来的生命。

师父被诬陷,大法被迫害,我有责任去维护大法,有师在,有法在,我是最幸福的。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责任。

一天晚上,我与几岁的女儿外出发资料,因我的眼睛有先天三级视力残疾,路面上一个三十公分高的坎,没看见,一脚踩下去,只听“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当时没多大感觉,也没多想,爬起来又继续把资料发完。回到家后,才感到脚痛难忍,一看脚背青紫又肿大,上厕所都要人扶,痛了一晚上。第二天,要上班,怎么办呢?丈夫叫我打的去。我把鞋子一穿,马上不痛了。我感到师父就在身边,心里很踏实。上班坐着就痛,在家也痛,但走路、做事就不痛,这样持续了一周,就彻底好了。

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期间,我的公公、婆婆、丈夫(他们都修炼)先后被非法关進了洗脑班、看守所。我要上班,打工活很累,孩子又小,当时,就象天塌了一样,伤心、委屈,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晚上发完正念,突然看见师父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我的头脑一下子空了,一切不好的思想、身心的疲惫,荡然无存,整个身心溶于法中,无比殊胜、美好,这一刻使弟子感受到了师尊的无量慈悲、佛恩浩荡、只有修炼人才能体悟到的神圣。我勇气倍增,毅然理直气壮的到洗脑班见公公、婆婆,恶人不让见,我就坐在办公室不走,坚决要见,师父讲:“念一正 恶就垮”[1],最后恶人说:“这次破例,让你见。”

我随即又到市、区找“六一零”要人。“六一零”没有人,又去找市长,一个市委秘书长接待了我,我便给他讲真相,讲了公、婆、丈夫学法炼功的巨大变化,“天安门自焚”是骗局。我说:“大法这么好,你们还昧着良心迫害,请你把我讲的向上头反映,停止这场迫害!”他说:“你敢讲,我们不敢讲。”最后他安慰了我一番,我想,让你明白真相了,也好。

二零零五年,丈夫因色欲之心在男女关系上犯了大错,被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去世。对我又是一次沉重的打击,生活、精神的压力如泰山压顶,身心俱碎的我,就在为丈夫办丧事的当天,头脑昏沉、茫然无措,我也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安排女儿去同修处拿资料、送资料。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感到女儿从那天起长大了,懂事了,她爸去世时,没有掉一滴眼泪,并且安慰我,从此再没让我为她操一点心。我识破旧势力妄图毁我和这个家的险恶用心,顶着朋友的不理解,除了打工维持生活外,一如既往的做着最正的事,把全身心投入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正法洪流之中。

刚办完丈夫的丧事不久,又一个漆黑的夜晚,我和女儿为同修送资料,迷路了,走到一个医院的太平间去了,不禁又勾起了我的伤心事,女儿又安慰我:“妈妈,别哭!”我擦干眼泪,在师父的引导下,找到了同修家。

为了维护本地资料点,我默默的履行着护花(注:大陆学员称资料点为小花)使者的使命和责任,帮助做资料、大包大包的买耗材,其它资料点同修年龄大,我也帮着买。二零一一年五月,省城资料点出了问题,把大批材料紧急转移到我地一同修家,同修怕心很重,通过另一同修来找到我商量怎么办?我也不明情况,但想到大法资源不能浪费,于是,我和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同修租了一个车,到暂放资料的同修家,把两百余斤的材料从五楼抬下楼,又走过两百米长的巷道,才弄上车,暂时运到老同修偏僻的老家存放起来。几个月后,风险过去,又请搬运工运回,利用起来,救度众生,搬运工都说:“啥子东西,那么重?”我说:“好东西!”我心里想:平时,我个人搬五十斤东西都困难,前次,我与老同修抬着走那么远,要不是师父帮助,肯定抬不动。谢谢师父!

十多年的修炼历程,从魔难中走出来,否定迫害,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路越走越宽,家里经济条件越来越好,我每月养老金近两千元,女儿大学毕业,打工每月收入上万元。我深知,这都是弟子走正了修炼之路,大法给予的福份,师父慈悲呵护的点滴体现。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