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在机场向中国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一年底在网上得法的新学员。学着师父讲法,知道要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才跟得上正法進程,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师父说:“正法期间很多事情都不是简单的,而且都不是单一的,神安排事情都是多重因素的。那人到国外来,他在国内听不到真相,是不是就是叫他到国外听真相啊?你们不能放弃这些人,所以咱们各地区讲真相的旅游点还得做好。”[1]

去年做完神韵的推广后,得知当时机场及好莱坞景点讲真相都缺人,于是我选择了机场讲真相。主要也是想在去机场的途中顺便接另一位同修一起去,没想到现在我都是满载一整车的同修一起去机场讲真相,而其中受益最多的是我自己。如果不是身负载其他同修去机场讲真相的责任,我很可能由于自己的安逸心而无法坚持到现在。在此非常感谢一起跟我去机场讲真相的同修,也非常珍惜这份机缘。

从去年四月份开始,我们固定每星期一、三晚上到洛杉矶国际航站讲真相,至今已一年了。我每星期一、三下班回家后,匆匆的给老公准备好晚饭,然后按冬夏班机抵达时间的不同,于下午五点或六点出门沿途接其他同修,大约需七、八十分钟到机场。我们先到一楼入境处,迎接大陆旅客,给他们发报纸、讲真相劝三退。之后,一半的同修留在入境口,另一半到二楼给办理出境手续的旅客讲真相。晚上再将同修一个个送到家,我大约十一点前回到家。

为了不落下任何一个让游客了解真相的机会,我的袋子里装满了各种真相资料,有《大纪元特刊》、真相报、《九评共产党》、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英文传单、介绍法轮功的中英文传单、突破网络封锁的资料、三退传单、中英文护身符,等等。

在这一年的过程中,我由刚开始的给华人发真相报或特刊,给西人发揭露活摘器官的英文传单,到一个多月后结结巴巴的开口讲真相。刚开始时,我经常讲不到两句就忘了台词,或是被对方一反问就无言以对或赶紧离开,慢慢的到有选择性的讲真相,就是只跟愿意拿真相报的人讲,一直到今年初开始一个个不放过的讲。因为有位总是守在入口处,而从不放过跟任何一个中国人讲真相的同修有事没去,我只好硬着头皮顶她的缺,没想到当我放下自我,全然的为自己和众生负责时,我竟然这么轻易的突破自我的设限,一年来感触良多,也使自己在修炼中受益匪浅。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遇到几次机场工作人员甚至警察的驱赶,由于我是我们这一车人中唯一会讲英文的,所以对这些人讲中共活摘器官真相的责任就落到我身上了。

师父说:“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就去讲,并不是单单为了推动官司才这样做,而是为了讲真相;但是官司误在哪里了,那里一定是需要讲真相,也许那个官司自然就推進了。”[2]

经过几个月对这些人讲真相及沟通后,我们在尊重对方工作范畴下讲真相劝三退,目前机场的工作人员对我们都非常友好及支持。有一回我对一位办理登机手续的华人讲真相,讲没几句,他的儿子马上就把工作人员找来,说我骚扰他们。这位西人工作人员,不但没赶我走,还对他说,我没有任何不当的行为。那个气势凌人的年轻人一时哑口了。

在机场讲真相是有点难度的。要主动出击,要找对人,遇到东方脸孔,我会先问对方是不是中国大陆来的,如果是住在国外的还要问是不是在中国大陆长大的,确定对方身份后才开始讲真相。否则劝退了老半天才发现,对方是台湾或香港来的,或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就白浪费时间了。

我是台湾来的,对大陆的民情及风俗习性不甚了解,对大陆的官职头衔、机构组织更没概念,我也没去过大陆,对于现今所谓的现代化建设也没任何概念,虽然常被愚弄和挑战,但我觉得机场讲真相还是很适合我的,也正因如此,我可以一视同仁的讲,主动出击,掌握主导权。在机场人们来去匆匆,讲真相要用最短的时间在一走一过间就要把对方劝退了,对于来自台湾无法根据其生活背景深入讲真相的我而言实在太合适了!每一次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有点挑战性但也很有趣,常常遇到很感人的事和师父的鼓励,我把每一次的挑战当作是進步提高的机会。

在对大陆的中国人讲真相中,常常会遇到态度不好的,他们不拿真相报,说自己不识字或眼睛不好,装作听不懂普通话的,当我是隐形人不理不睬的,把头转向另一边的,撇手叫我走开的,骂人的。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不跟他们辩,因为来来去去的人太多了,我的时间有限。当然也不要引起对方的负面情绪,我都祝福对方平安,并希望他们下次有机会能够敞开心扉多了解真相,对他们的生命是非常重要的。

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我觉得最难退也最遗憾的是那些在国外居住很久的华人。通常他们多数了解真相,大纪元报纸也常看,也知道中共邪党不好,但是他们自认为来美国已久,与邪党早已无任何关系,不愿声明三退,因为他们认为中共邪党的所做所为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也与他们无关。这些人不退我特别急,因为这些明真相的人就差那临门一脚,他们的生命就得救了。

常常遇到明真相的人不退,他们一般都是自以为是,自认只要心中不信中共邪党没必要走形式。有一次一个年轻人他明白真相但不退,认为自己年龄到了,早已不是少先队和团员了,而且有点认为我们搞政治。我告诉他,善恶有报,主动声明三退就是告诉神佛你是明善恶有良知的人。我告诉他中共邪党中有很多善良的人,我们要救的就是这些善良人,中国有非常多优秀杰出的人才,没有邪党的统治,中国会更强大,社会安定民生富足。听了这些,他就同意三退了。还有一些人以为只要不是邪党党员就不用退了,这些人一般只要跟他们说凡是曾经入过中共邪党组织,就必需主动声明退出,把毒誓抹掉,大部份人都很愿意三退。

有一对情侣,我要跟他们讲真相,他们说没时间听我讲。我说只需要三十秒,那位年轻人就用他的手机计时,我以最快的速度说:“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队,我们中国人已有将近两亿人声明三退,共产党坏事干尽了,建党以来杀害我们中国人好几千万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如果你曾经加入共产党组织,是它的一份子,它做的每一件坏事你都有一份,老天爷要灭它的时候,你也要跟着遭殃。”讲完了之后,我问他我还有多少时间,他说五秒。或许是被我的真诚感动吧,他们很高兴的同意三退。

有一次碰到一位老伯伯在入境大厅门口外等接他的人,我跟他讲真相劝三退。他说他的外祖父以前是大地主,被共产党斗争到什么都没了,他曾加入少先队,即便如此他也不退。我又跟他讲了一阵子,他还是认为没必要退,因为少先队对他而言实在是太久远的事了。他说以前也有一位同修跟他劝退过,那位同修非常真诚,他也没退。我离开了他去找别人讲真相,约三十分钟后看见他还在那等人,我主动要把我的手机借给他打电话,他也不要,我对他说,他退了后他等的人就会出现,他还是不退。又过了一阵子,他还在那等人,他终于跟我借手机打电话。一拿到我的手机,还没拨号,他等的人就出现了,我跟他说,“你我有缘,一搭上线,你运气就来了。”于是他就同意做三退了。

有一群来美国短期工作的人坐在楼下休息区,我递给他们真相报,没人要拿也没人要退,其中有一个人叫我把报纸给他们的领导,领导拿了真相报和《九评共产党》说要先看看,我就到二楼去给出境的人讲真相。过了一会儿,居然又碰到了这群人,这样的缘份我怎么可能不尽所能让他们明白真相呢?于是我又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我选定一个好脾气的一直跟他讲,最后他终于同意退了,这时我又走到领导身旁,悄悄的把领导给劝退了。我又跟队伍中另一个人讲真相,这个人大声的说:“我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这么一说,那群人中又退了两位。我想他们都是明白真相的,只是没有勇气为自己做主,都在看别人怎么做然后再跟進。

一般那些在机场需要帮忙的人都很容易就三退了,这些人不难辨识,他们大多神色不定,一脸迷茫,顾左顾右好象迷失的样子。我们主动协助他们,帮他们拨打电话、指路或询问各类事宜,劝三退的时候,通常他们一下就同意退了。

因为在机场讲真相匆匆忙忙时间有限,无法深入讲,只能引发他们的善念做三退,只要同意声明三退的,我都会再给他们一份真相报,让他们仔细看明白后,回去叫家人及亲戚朋友也退。

在一次次机场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我每次回家后都会思考当天哪里没做好,哪些问题我回答不出来或答不好,哪些状况我处理不当,不断的向内找,检讨改進突破自我。在这过程中我慢慢的去掉安逸心、害怕心、急躁心、依赖心、分别心和自尊心,也对正念及忘我多了一点概念。虽然每次去机场前,不管有多累多想在家休息,我都要克服自己的安逸心,不能因为我的懒惰影响其他同修也无法去,而使那些未得救的人又失去一次听真相做三退的机会。到达机场后,我都会先告诉我自己:放下自我,尽己所能全心投入。每当离开机场时我都很欣慰我今天来了,因为我今天尽了我的本份。

其实大多数的中国人都很善良,他们只是长期以来被共产党摧残的很无奈,很提防别人,很会保护自己,在邪党长期的斗争清算压迫洗脑下,他们变的无助冷漠自私,逆来顺受,也不知道什么是人的基本人权。身为中国人,在今天大法洪传的时代,我何其幸运。我常想,如果我也是在中国那样的环境长大的话,我很可能也会和他们有一样的表现。这样一想,他们的一切反应都是自然的,对他们我又多了一份慈悲心。

由于过去十多年来全球同修整体坚持不断的讲真相,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现在很多世人都明白真相,所以最近我基本上是开门见山直接劝三退,经常三言两语对方就退了。我也很明显的感受到做了三退的人,他们的态度在瞬间变得极为和善。

师父说:“所以安排中当你们达到一般圆满标准时,在世间还会有各种常人的思想与业力,目地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相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3]

师父还说:“我不只是为你们,我为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我为所有的生命几乎耗尽了我的一切。”[4]

师父对我们及众生真是用心良苦啊!我们唯有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是在走师父指引的路,唯有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才能消去我们的业力、渐渐去除人心。希望同修们都根据自己的个性、所长、环境、状况选择适合自己讲真相的项目参与,整体配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助师正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是不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5]的称号的。

学法不深,认识有误或做法不当之处,请同修不吝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