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新唐人晚会是讲真相的继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同修们你们好!

我是在美国大公司工作的大法弟子,今天我要汇报的内容是如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破除自己思想中的障碍,在美国的大公司中去讲真相,并介绍新唐人新年(圣诞)晚会,让更多的有缘人来观看新唐人晚会的演出。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修炼后我在公司里处处以一个修炼人标准来要求自己,当我听说公司的一个职工组织亚洲人协会需要人帮忙时我就加入做了义工。没想到这成了我以后讲真相的舞台。

二零零四年新唐人开始办新年晚会时我就把晚会介绍给了亚洲人协会的同事,其中有一些人也去看了演出。但是亚裔人在我们公司毕竟只是极少数,如何让我们公司在新泽西分部的全部职工都能知道新唐人新年(圣诞)晚会呢?这是我始终想解决但又无从下手的难题。师尊曾讲过旧势力为了干扰正法,介入三界造成了无数的间隔。我悟到了美国的大公司就象这些间隔,各自为政自成体系,犹如一个个小小的独立王国,有着自己的条例规定,外人很难介入。比如我们公司规定;任何公司以外的广告不得在公司内张贴,不能随意在公司内推销非公司的产品,等等。我曾经要求公司将新唐人晚会的消息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全公司职工,也没被批准。

去年夏天一位亚洲人协会同事告诉我说公司准备在十月份由非洲人协会、西班牙人协会和亚洲人协会共同举办一个国际文化节活动,她代表亚洲人协会在协调这件事。

她又告诉我其它两个协会都邀请了文艺团体来表演,唯独我们亚洲人协会还没找到演出团,更糟糕的是她的预算只剩几百元了,要请演出团体几乎是不可能了。我听后告诉她不要急我会想办法。于是我找了舞蹈团的学员问他们是否能来免费为我们公司表演,那位同修一口答应了。当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同事后她非常高兴,为了表示感谢,她说新唐人电视台可以在我们公司办活动时来摆摊卖东西,我问她是否可以卖新唐人的演出戏票,她说当然可以了。

学员们的演出非常成功,在公司中引起轰动,公司的两个部门主管也来观看了演出。当时新唐人电视台正准备举办一次演出招待会,负责公关的学员就乘此机会邀请了我们公司有关部门的主管去看演出,他也欣然答应了。演出结束时负责举办公司国际文化节活动的同事对我说:新唐人的表演太棒了。我问她是否可把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圣诞和新年晚会的广告牌放在我们的公司大厅里?她欣然同意,还告诉我还可以把广告牌放到公司的另一栋楼的大厅里。就这样在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公司终于向新唐人敞开了大门。

为了接待我们公司的部门主管,我在新唐人演出招待会的那天也赶到了剧院。因为我去的早,于是先看了彩排,当我看到了节目中有关于法轮功和清除邪党的节目时心里就有些发怵,担心我们公司的部门主管看了演出会不会有想法,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在公司推广新唐人晚会活动是否会受影响?越往下想越担心,我突然发现自己怎么一点正念都没了,完全陷入了常人的思维方式中去了。

要是我自己对我们的节目都没信心,那说不定常人观众就真的会受影响。我应该坚信我们的节目一定会打动观众的心,即使有个别人对我们的节目有疑问,那不正是我们讲真相的机会吗?想到这儿我心就踏实了下来。

晚上演出开始了,我们公司的部门主管和他的太太被精彩的表演深深打动,他们为每个节目热烈鼓掌,当舞蹈“归位”表演结束时,他们也一样热烈鼓掌。最后一个节目是“九剑”,表演结束时他们和其他观众一起报以热烈的掌声。表演结束后我们公司的部门主管对我说:演出太精彩了,他以后还要带他的孩子来看。当我和他一起走出剧场时,他突然问我:“那条红龙是不是代表××党?”我说:“是的。”他听了会意的笑了。

后来新唐人公关部的学员又和我们公司的这位部门主管通了电子邮件,当问到我们的节目时,他回答说非常好。于是这位学员问他是否打算为我们公司买一些团体票,可是却一直没得到他的回音。当我听到这消息时心里又犯嘀咕了,心想这么多学员到我们公司来义务演出,我们公司如果不买一些团体票,我怎么对得起同修们的一片苦心。于是我就问公关部的这位同修,我是否还应该去催一下,没想到这位同修回答我说:“你应该用神的一面而不是人的一面去做。”我听了她的话一下子愣住了,她见我一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样子就又说:“你不用去催,就请你们公司用电子邮件把我们演出的消息告诉公司职工就行了。”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有点太执著做事的结果。虽然我们做证实法的事是为了达到救人的目地,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要做到无求而自得呢?想到这儿我的心一下子放下了。第二天我给公司的这位部门主管写了个电子邮件,问他是否能将新唐人演出的消息告诉公司的职工。过了一会儿他就答复我说,他打算买一些团体票给公司职工,问我是否愿意协调一下这件事。我看到他的电子邮件真是又惊又喜,使我再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无求而自得”。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我们公司的这位部门主管早就打算为公司买团体票,只是因为有人作梗才使这件事耽误了下来,多亏了同修提醒我要放下常人之心才使障碍得以扫除。

但是如何来分配这些票呢?我征求了亚洲人协会同事们的意见,大多数同事都认为我们应该把票拿出来给公司的职工抽奖。我一听觉的这办法太好了,这样一来不是所有的职工都知道新唐人的晚会了?公司的领导也很支持我们的想法,于是我们在公司举办了新唐人的圣诞晚会戏票抽奖活动,大家的反应很热烈;一些抽到奖的为了和家人一同去观看晚会,又买了票;一些没抽到的人不愿错过机会,也买了票。虽然公司让我协调这件事,但光靠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于是我把这件事作为亚洲人协会一个活动来搞,这样亚洲人协会的同事们都很热情的来帮助我,使得这个活动得以圆满成功。当我回想起这次活动时心中不由的感叹万分,我深深体会到作为一个大法粒子虽然我们的智慧和能力是有限的,但只要我们能放下常人的执著去做证实法的事,师父就会加持我们,奇迹就会发生。

圣诞晚会结束后我特意向看过演出的同事们询问一下他们的感想,几乎所有的同事都说演出很好,一位华人同事是第二年观看我们的演出,她说今年的演出比去年的更好。另一位华人同事是和她母亲一起看演出的,她告诉我最使她母亲感到震惊的节目是“归位”,因为我们敢于把这样一个被认为“受争议”的事件搬上舞台。我告诉她为什么许多人仍然觉的法轮功是“受争议”的,是因为人们还在受谎言的欺骗,于是我跟她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并给了一些真相资料请她带给她妈妈。

从在公司讲真相到介绍新唐人的演出,我们跟着师父的正法進程在公司的这个舞台上一步地走了过来。正法中师父不愿落下任何一个领域,所以将一部份大法弟子安排到了大公司工作,但由于旧势力极力地阻拦,能進大公司工作的学员人数很少,许多上万人的公司只有一、二名大法学员。

我们明白自己的责任重大而且责无旁贷,让我们不辜负师父与众生的期望,把向美国公司讲真相做的更好,兑现我们史前的誓言。

以上发言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