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会了配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下面是我在配合整体方面的感悟,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从独自修炼到溶入整体

几年前,我被迫离开家乡,来到另外一个城市工作。在开始的两年多的时间里,我都处于一种独自修炼的状态,除了有时候去一个很远的同修家切磋一下,或者回到家乡和家人同修交流一下,大部份时间都是独自一人。有时,心里会莫名烦躁和寂寞。在同修家交流时,看到她们把三件事安排的非常紧凑,每天都在挤时间,抢时间,对比之下看到了自己的巨大差距。

向内找自己,发现了问题。因为在黑窝里被迫害了几年,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不太想和其他同修接触,深挖下去自己有一颗潜藏的怕心:担心自己的不足被同修看到;在求安逸之心带动下,担心自己在同修面前不能随心所欲;甚至还担心同修万一有什么事牵连到自己……想的都是自己,多么自私肮脏的心啊!原来我现在的不正确状态都是自己求来的,脱离整体后慢慢放松了精進的意志,是邪恶因素利用我还没有修去的因素放大自己的人心造成的。这不是师父安排的道路,师父就是要求我们“比学比修”[1],而我却一直游离在整体之外,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有一天,我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师父,弟子不能这样下去了,请师父帮我找一个就近的学法小组,让我能溶入整体环境。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就安排同修给我联系了几个学法小组,在学校周围正好有一个,这个小组有七、八个人,属于家庭学法小组,其中有几个新学员,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交流,那种纯净的场让我又找到了九九年之前的状态。

谢谢师父,我又溶入到整体环境中啦!

二、在家庭生活中学会配合

结婚后十个月,我被绑架到黑窝,三年后回家时,儿子已经快三岁了,我们和同修的岳父岳母一起生活。

开始时母亲同修因为邪恶迫害,暂时离开了家,爸爸和妻子在做生意,家里的买菜、做饭、洗衣、带小孩、照顾老人等大部份家务都由我承担,一开始真是焦头烂额,心里的埋怨,求安逸,怕麻烦等心不断的翻涌。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和向内找,我知道了症结所在:从初三开始,我就在学校住读,参加工作后,也是住在单身宿舍,养成了懒惰,怕累,怕麻烦,求安逸,缺乏耐心,自私,随心所欲等等不好的心。现在出现这些需要我承担的事情,也是到了曝光这些不好的心,去掉它们的时候了。

以前总是抱怨妈妈和妻子不用洗衣机洗衣服,浪费了时间;有时候,觉的妈妈动作太慢,事情没做完;有时埋怨妻子没有为妈妈分担家务……后来悟到这都是自己没有把家庭环境当作一个互相圆容、互相配合的环境,说白了,就是自己的求安逸之心阻挡了自己,没有积极主动的配合家人,没有把我们视为一个整体。

从这以后,我就开始注意清除求安逸方面的心。后来妈妈回来了,我们逐渐的学会了互相配合。妈妈买菜做饭,我有时间就端菜、洗碗、拖地;有时候,洗完澡,顺手把衣服洗了;有时候,一回家,妈妈和妻子在忙,衣服没有洗,就默默的把衣服洗了。

开始的时候,还有一种做完了想显示,希望听到赞扬的心,后来发现了这颗心,就不断的清除。现在在家里,看到哪里需要配合就自然的去做了,没有什么“这应该是你做,那应该是我做”的观念了。当然有时候还是有求安逸的心翻出来,还在不断的清除它,在师父的加持下,一定会和家人配合的越来越好。

我们家是一个家庭资料点,妈妈同修六十多岁了,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电脑、打印机。建立资料点时,一切都是从零开始,我就一点点的教妈妈操作,有时候一个很简单的技术,妈妈说我说的太快,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就晃过去了,她自己操作的时候又不知道怎么办了。有时候拿出记在纸上的步骤,但是又找不到那个词在哪里,经常急的满头大汗。

妈妈同修不会,我就再教,次数多了,有时甚至会埋怨,不耐烦。慢慢的,我学会了为妈妈同修着想,如果我是一个年纪大的,没有一点电脑技术基础的人,看到师父被诬蔑,那么多众生被毒害,该我做的项目却突破不了,我会多么着急呀!我应该看妈妈同修那颗为了救众生的善心,相信大法相信师父的坚如金刚的正念。

那些我们懂电脑技术的人一看就很简单的东西,也许在这些老年同修眼里就是象山一样的高大,一个小问题过不去,就可能造成某个项目受阻。后来,我就利用电脑截图,把妈妈同修和家乡同修弄不清楚的一些电脑操作的步骤一点点制作出来。

几年的磨合,妈妈同修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刻录,特别是打印机的维护方面,比我强多了。现在有空回家时,妈妈同修就将自己积累的以及其他同修碰到的技术问题告诉我,我再做相应的电脑截图步骤。现在我们的家庭资料点这朵小花开的很茂盛,稳健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三、在常人工作中学会配合

在第一个学校工作半年后,我被提拔为学校中层管理人员。学校有一个值班表,经常有管理人员不到岗,刚开始我有怨恨心,嫉妒心,不平的心,怕苦怕累的心,后来逐渐去掉了这些不好的东西,学会了为他人着想,每天早到校时,发现值班的管理人员没有到,我就主动的去各班清点人数,巡查班级纪律;中午午休时,如果有值班人员我就去协助他,没有值班人员,我就主动顶替;晚上查寝时,不再因为谁没有到岗而愤愤不平,而是很坦然的主动承担。

一段时间后,所有的管理人员和老师都对我赞赏有加,校长也在公开场合和私下表扬我:“只要有你在学校,我就放心了。”

在现在的学校里,有时校区主管批评我们下班时没有关门窗,没有检查水电开关,还反复提醒注意事项。开始时也会有埋怨,委屈,不平,帮了其他老师后,还有隐藏的自得心,显示心。随着不断的向内找,清除,现在我每天下班时,不管是我的班级还是其他老师的班级,我都会检查一遍,下次碰到其他老师时,私下善意的提醒一下,没有了希望别人感谢的心和显示自己的念头,其他老师非常感激我。有时,有老师要打印文件,修电脑,搬东西,买东西,我都主动帮忙,招生时,主动承担一些事情。每天都是乐呵呵的,满脸笑意。办公室的老师经常对我说:“某老师,你真是个好人!”

在我的带动下,整个办公室的老师都很乐意帮助他人,很少有勾心斗角的事情出现,工作环境也变得非常祥和。对他们讲真相时也很容易切入,有几个老师都做了三退。

四、在清除邪恶中,溶入整体,互相配合

今年三月,家乡同修J教一个新学员炼功,被新学员的丈夫向国保大队举报了,开始时我只是听说了此事,也没有在意。六月份,我回家休息,同修J和另一个同修突然来到我家,两位同修脸色凝重,不安,他们跟我说了事情经过,还说这两个多月来国保、派出所、社区居委会不断的上门骚扰,还扬言要把同修J送洗脑班……现在同修J已经十多天没有回家了,家人压力很大,工作也出现了问题,他们感到事情已经很严重了。希望我能针对新学员的丈夫写一封真相信。

听着同修焦虑和不安的话语,一阵恐惧袭来,在黑窝里的经历又浮现出来,我当时立即发出强大的一念: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决不允许我们的同修再次遭到迫害!不管同修有什么漏,都会在大法中归正!任何生命都不配来考验大法弟子!

同时,我也在找自己:师父为什么让这两个同修来我家?为什么要我写?一定是有我要修的东西。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第一念是什么?有怕心,被非法关押时被压進去的物质还在起作用;有保护自己的心,同修要我写真相信,我却还有顾虑,推卸自己的责任;有埋怨同修不注意安全的心;有不想写的畏难心;有安逸心;有常人的明哲保身的私心……一大堆的人心啊!谢谢师父,通过这件事让我找到了这么多人心,我不要它们,这些东西不是我!

接着我们几个人一起交流,明确了几点:决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每一个听到这个消息的同修,都找一下自己,不要去埋怨别人,先看看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心,清除它!同时集体发正念加持同修J,各尽所能,写信,寄信,发资料,讲真相,发正念,当我们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后,邪恶自灭!

交流之后,同修J满脸轻松,感到压在他身上的东西卸下了。同修离开后,当晚我就开始整理材料,发现有许多细节不清楚,还有本地近期被迫害的事例也不是太清楚。第二天,我在犹豫去不去找同修了解情况,突然看到一个广告语:“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这句话来来回回出现了好几次,看着师父的点化,我立即打车赶往知道本地情况的同修家了解具体情况。

在师父的加持下,当天下午写了一篇《给某某某的真相信》,又针对社区工作人员写了一封“劝善信”。过了几天,我又将本地从九九年到现在的所有迫害事例分了几个类别進行分析,还制作了相应的图表,深度揭露本地的邪恶因素,曝光它们的恶行,遏制邪恶行凶,几天后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了。这段时间我还自动生成了家乡地区的电话号码,不断拨打真相语音电话,让家乡的世人尽快明白真相。

再回到家乡和同修J见面的时候,发现他满面笑容,他说他把真相信修改后给了那个新学员的丈夫,那人看了真相信后大受感动,知道此事的同修们也都在做各自应该做的事,近期也没有恶人再上门骚扰了,同修J也回家了——一场邪恶逞凶的假相被清除了。

听完后,我们再次感谢师父:生活中的一切,其实就是师父利用来提高我们的环境,只要我们听师父的话,向内找,形成整体,就没有过不去的关难!

五、结语

每个人的修炼过程都是一本书,亿万大法徒凝聚成的整体就是亘古未有的一部新宇宙的史诗,共同颂扬着师父的慈悲与浩荡佛恩,共同见证着法轮大法的辉煌和伟大。只有在伟大的师父的呵护下,才铸就了今天助师正法的法徒的神迹!

在这转瞬即逝的正法最后时刻,愿每一位同修精進之意不怠,形成强大的整体,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