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从新走回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以后,我考上外地一所专科学校,渐渐看书、炼功少了,离大法越来越远。毕业后,我找到了份不错的工作,同时自己的名、利、情都重到了极点,真的很适应这个社会了。但谁要相信电视上的谎言说大法不好,我就用争斗的口气让他闭嘴,完全是常人状态。

从新走回大法

那时我所在单位的领导的母亲,是二零零零以后得法的学员,虽然得法晚,但却非常精進,一天炼两次功,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得知我也是学大法的,特意从外地赶来拉着我的手说:“这么小的年纪就得法那么早,多好啊”,没多久,她就在我的言行上看出了我并没有真的修炼,她含着泪把我带到一个屋子里,给我放碟看。我看到一个外国人,在天安门广场上,手举横幅,横幅上写着:法轮大法好!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用不太标准的中国话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美国知道!欧洲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在他的后面,好几个中国警察在追赶他,欲制止他喊“法轮大法好”。我再也忍不住了,哭得泣不成声,仿佛一个犯了错的孩子,知道了自己的错误所在,痛悔怎么当初没能及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改正它。真正的大法学员在做什么?一个外国学员都能做到这样,那我又在做什么呢?

当天我就向阿姨要了这个讲真相的碟子,走到一家音像社,智慧的问他们:门外有一个碟子,这是你们的碟子吗?你们看看是不是你们的。那家人接过碟子后说不是,但想要看看里面是什么,我坦然的离开了那里。那以后,我做了一个梦,那是我第一次梦见师父,不是太清楚,只知道是师父,很高大,就在我面前,我要把头抬得老高才能看到。好象说已经法正人间了,修得好的大法弟子都回家了,我没修好,回不去了。我哭着握着师父的手,求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一定好好修。师父的表情,我无法用语言形容,真的形容不出来……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有多伤心,这时我突然醒了,原来,原来是个梦啊,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我一边哭一边笑,最后又由笑改为大声的哭,就象又获得了新生一样的喜悦的哭。

从新走回大法后,还不太会修,没多久,丈夫(同修)被非法关押后,我也身处异乡。我求师父让我找到当地大法弟子,没多久我认识了一位大法弟子Y姐,我参加了她们的学法小组。通过学法和同修的交流,从此我知道了什么是修炼,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什么是助师正法。我整理了鸡窝一样的烫过的卷发,从新染回黑色,留长了扎一个马尾,用得体的服装换掉了奇装异服,慢慢的改掉了一触即发的急躁性格……我知道,这是法的力量。当我真正的实修大法、按照师父的法要求自己时,那些看似不容易改变的后天形成的东西,也被法的力量所溶化了。只要修,师父就会帮。

开一朵小花

我学过电脑排版等技术,同修说我可以在家里开一朵小花,我同意了。我虽然会电脑技术,但对于打印机我十分陌生,出现一小点点的毛病我都无法处理好,时常因为打印机出了问题急得要掉眼泪,后来技术同修来过几次,我也渐渐的学会了一些技术,同时在打印机出现问题时向内找自己是不是近来心性有问题;或者是跟打印机交流,或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现在我的这台打印机与我成了好朋友,有时会耍点小性子,我都能够和她“和好如初”。有一次我正在打小册子,我的邻居小妹(明真相的)给我捎回一只一元钱的雪糕,是我叫她替我买的。她说就一元钱,你不要还我了,平时你也替我买过,我也没给你钱,别算得那么清了。我听她这么说,就笑笑说那好吧。她走后我正在工作的打印机一下子就不好使了。我弄了半天也没好。我平静下来找我自己哪里心性不对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哎呀,是不是刚才那一元钱哪,我让别人帮我买东西,我就应该给人家钱啊。我把一元钱还给了小妹,回来后我的打印机就好使了。

还有一次,我在做真相币时,其中有一张钱没放好,打出来是歪的。我想应该没事吧,没有错字就应该没事。就这样一想,打印机就不好使了。我赶快说对不起,我不应该有应付的心。赶快把那个打歪的钱拿出来放一边准备洗去再重打,这时打印机就好使了。记得那一次,打印机出现了一个毛病,我知道只要把机箱拆开,里面有一个东西向上提高一下就能解决。但我没拆过机箱,就找技术同修帮我弄一下。可技术同修这一周都没时间,同修要的真相币我还没打,可怎么办?我就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提高一点就能解决,提高一点就能解决。我反复的重复着这个现象。哎呀,不是让机器提高一点就能解决,是让我提高一点就能解决吧。我回想起前几天听到邪恶要严加控制我们本地区真相币的流通等消息,当时我动心了。其实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小小的邪恶算什么呢,它根本阻止不了利用真相币向世人讲真相,这个消息让我看见也不是偶然的,我立即发正念解体本地区阻碍真相币流通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要受它影响。当技术同修忙完后要修机器时,我说它现在好使了,因为它根本就没坏,是我要提高了。

找回昔日同修

在异乡找到了一份工作,才上班不久,就看到一个瘦瘦的四十岁左右的别的科室的同事来找我们科室的阿姨,说她孩子生病了,面瘫,一个月要花三千多治病。小小年纪怪可怜的,而她家又没钱,很是苦恼,找阿姨诉苦来了。听说她丈夫是保安,我想是不是楼区的保安,楼区的保安对去楼里发真相的同修都很严格控制,我想跟她讲真相,可对她不熟悉,心里不稳,心想我刚来公司没几天,要是她把我的身份告诉领导怎么办?后来转念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救人是我的使命,我不能因为想保全自己而不去救她和她的家人,这是为私的,不符合法的要求。

我来到她的办公室,把她叫出来,她先是一愣,我说明来意,我说我妈妈是修炼大法的,告诉你让你的孩子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对她的病有帮助,又告诉她回家告诉她的丈夫,不要损坏大法资料,对他不好,问她们三退了没有?她说我现在有事,以后再说。我说好吧,那我以后再来找你。我回到办公室,心想,不管怎么样,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是师父叫我这样做的,我心里放下了。没等我找她,她来找我了,说她曾经学过大法两年,她正有想走回来的想法,我就去找她了。我听了真是太高兴了,差一点因为自己的私心错过了昔日的同修。

学法前,其他同事都劝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因为看上去她瘦得不正常。从新修炼大法后,现在她胖了十斤;原来颈椎病压迫她经常呕吐,学法后都好了。原来她还喝点小酒,抽点小烟,学法后也都归正了。随着不断的修心加上炼功,现在她皮肤光亮,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现在这位同修非常精進,我们在救人上配合非常好。

在写稿之前,我感觉不太会写,不知道要写什么,可写着写着,发现要写的太多了,因为在我助师正法的路上,处处都是师父的呵护,一路走过来。在此,我感谢师父把我这样一个名利情满身的人变成了一个真正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为我是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而感到无比的自豪。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