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恐怖下的苦难岁月

张家口市赤城县法轮功学员遭残酷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七日】河北省赤城县,古称“霞城”。位于河北省西北部,全县总面积5287平方公里,现在总人口29万。从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十五年来,中共赤城县委积极追随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迫害使这个本来就贫穷的山区小县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把全县人民带入一片红色恐怖之中。赤城县的法轮功学员们,在自己精神、肉体与经济上都承受着无端苦难的同时,本着大善大忍的胸怀,把真相告诉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人们。

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这样一个山区小县,有100人在迫害中离世(其中在看守所被毒打酷刑致死1人;在进京上访途中因被警察拦截,绕山而行,摔下身亡2人;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遭受酷刑折磨后离世2人;在长期恐怖压力下,由于不能正常炼功而导致离世的95人);16人被非法判刑;53人次被非法劳教;317人次被非法绑架;68人次被非法抄家;86人次被劫持到洗脑班(黑监狱)迫害;曾被迫流离失所34人次;以各种形式敲诈勒索、扣除工资法轮功学员至少达140万元。

通过这些数字,人们可以看到这场迫害的残酷,也进一步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也会促使世人去了解真相,明白真相,抛弃中共,选择自救。

本综述分为以下几个部份:
一、疯狂的红色恐怖形势
二、典型迫害致死案例
三、惨无人道的迫害罪恶
四、教师、学生遭受的残忍迫害
五、令人震惊的经济迫害事实
六、参与迫害者的可悲下场

一、疯狂的红色恐怖形势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赤城县邪党县委,积极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操控县政府、政法委、610及各乡镇、单位和每个村委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疯狂迫害,其中发生了几起比较严重的迫害事件,造成了当时疯狂的红色恐怖形势:

一是21名法轮功学员进京证实大法被疯狂迫害的事件。2001年5月8日,21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关押在天安门公安分局,大部份都遭到了警察的毒打和酷刑。从北京被接回途中,被关押在怀来看守所一晚,在这里法轮功学员们又遭到警察的毒打酷刑折磨。最后梁瑛、劳广和被误判五年和四年徒刑,据说其余皆被定为劳教,因被非法关押半年之后全部从洗脑班逃脱了,劳教也随之解体。

二是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洗脑班。2001年5月30日非法抓进去36人(其中有2人并不是炼功人。这2人中有一人携带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小孩)。在洗脑班被强行灌输邪恶的谎言,强迫劳动,随意打骂迫害,其中有12人遭到野蛮殴打。县委书记邱建国说:“打死打坏我负责!”把十几名坚定修炼的学员给戴上背铐,用电棍电,有的学员被带走刑事拘留。

三是东卯镇特别邪恶。该镇书记苏友说:“杀人放火的我可以不管,对法轮功一定斗争到底,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还说:“我就是政策,法律是我定的!”从99年7月20日仅四年多时间,全镇有近200名学员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罚款、抄家、毒打、洗脑、绑架勒索,从肉体与精神上都受到了严重伤害。被送劳教达14人次,被罚款达180多人次,金额高达十万多元。在镇里办洗脑班五次,达120人次。

四是中央、省、市、县四级插手迫害的冤案。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中共中央综治办徐海斌(音,据说是罗干的秘书)到赤城县大海陀乡时发现了柱子上写的“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标语,回京立即向罗干邀功汇报,随后直接操控省、市、县对赵秉衡等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迫害。短短三天就抓捕了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其中赵秉衡、陈海燕、王玉凤、王玉珍、王玉海、郭秀林、林翠莲等七人被以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刑事拘留,后又改为“利用×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之后诬判陈海燕、林翠莲五年徒刑;赵秉衡、王玉凤、王玉珍四年徒刑;王玉海三年徒刑;郭秀林三年缓刑。过了一段时间,法轮功学员赵万荣被抓捕,以所谓的同案诬判四年徒刑,一起由中央、省、市、县直接插手和实施的冤案就这样形成了。

五是北京奥运给法轮功学员及老百姓带来的灾难。二零零八年七月以来,邪党县委、政法委要求各乡镇、各单位分头对本地、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办“转化班”,以限制法轮功学员在奥运期间的人身自由,直至过了“十一”为止。在单位上班的全被监视看管,在外地打工、住亲戚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拉回。邪党县委书记赵占华、政法委书记郭文奎还在县电视台公开声称:“对法轮功要严厉打击,该抓的抓、该判的判,决不手软!”。县长王永利甚至下命令,所有乘客都必须下车接受检查,在地上放着李洪志大师像,逼迫人们去踩,不踩的就视为法轮功学员就地绑架。整个县淹没在一片红色恐怖之中。

二、典型迫害致死案例

仅举部份被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1:蒋素花在被抓捕不足一月内被活活打死

蒋素花生前照片
蒋素花生前照片

蒋素花,女,50岁,系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样田乡石灰窑村法轮功学员,2002年2月8日蒋素花被抓捕后,遭到了严刑毒打,她以绝食的方式表示抗议。

她绝食的第九天,开始第一次给她野蛮灌食,灌完食后再把她连拉带拽的抬回去,扔到了水泥地上。第一次给她灌完食后,由于胃里多日没进食,她感到恶心,便把灌到胃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第二次是在绝食的第13天给她灌的食,灌完食后犯人(劳动号)又和第一次一样重重地把她扔到地上,不管同屋的法轮功学员怎样央求他俩把她抬到床上,他俩都不管锁上门就走了。同屋的只有两个大法学员,一个正在绝食,另一个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把她挪到床上,跟她说话她已什么都不会说了,跟她说什么都毫无反应。同屋的学员看她的情况很不正常,多次叫干警都无人搭理。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到了2月24日,同屋的大法学员发现她不省人事很危险,大声叫干警仍无一人搭理。第二天早晨叫人还是无人管。中午时狱医褚秀珍进了看守所,同屋的大法学员把蒋素花的情况告诉了她,才给蒋素花检查。检查后叫人赶紧送医院抢救,并通知家人。等家人赶到县医院,县医院让马上转院,当天便把蒋素花转到了张家口医院抢救,第四天经抢救无效死亡。蒋素花死后,家人悲痛欲绝,把她的遗体从张家口拉到家里,入殓时发现她的脑后有一个大包,后腰有一大块肌肉腐烂变紫,嘴里有淤血。

蒋素花被送往县医院和张家口医院的医疗费、路费、埋葬费等就花有14000多元。蒋素花被埋葬后,家人多次找乡政府要求追查当事人的法律责任,报销医药费。乡政府怕家人把事情闹大,担当责任,才勉强答应付给3000元。蒋素花的儿子刚考上大学,家人知道现在是恶人当权,无人为老百姓伸冤做主,又怕影响孩子上大学,只好把一肚子的苦水压到了肚子里。

蒋素花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案例被联合国立案。

案例2:吴桂花经数次关押酷刑后含冤离世

吴桂花生前照片
吴桂花生前照片

赤城县东卯镇吴桂花与丈夫张文生都修炼法轮大法,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他们为给大法讨还公道清白,一次次的进京,又一次次的遭到了惨绝人寰的迫害。多次被关押劳教,受尽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于2009年10月14日含冤离世。

吴桂花自述:一到高阳劳教所先搜身,脱得一丝不挂,搜出一样和法轮大法有关的东西就打一回,我被他们毒打了三四回。然后让我写所纪所规,不让我动,把我的鞋袜都脱光,用电棍电我,电我的手脸、脚心、臀部、撕开衣服电我的后背。我实在承受不住了就说我写。他们把我放开让我写,我写了“真善忍”三个字。他们又把我铐在外边椅子上继续电我,电棍电过的地方都起了大水泡,碰也不敢碰,疼痛难忍。从这天开始他们整整折磨了我三个半月。

由于不能活动再加上残酷折磨,我全身肿胀,连衣服都穿不上,也脱不下来,只好用剪子剪开。电棍把我电的手脚、脸、嘴、前胸、后背都是血痂,血痂足有铜钱厚,到现在有部份地方的伤痕还未全愈合。一次,一个警察拿来一把铁钉子对我说:“如果你不写,你不是修炼吗,我就把你像耶稣受难一样钉在墙上。”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经过三个多月的折磨,我的身体已非常弱、拉血、脓、吐血、水,饭都不能进肚,瘦得皮包骨。他们拉我到医院去治疗。医生说:“她的身体实在不行了,她又没有什么罪,放她一条活路吧,让她回去吃点小米粥调养调养,也许还有治的可能”。就这样他们怕担责任,终于放我出来了。

案例3:梁瑛经五年冤狱的身心摧残含冤离世

梁瑛生前照片
梁瑛生前照片

梁瑛,女,57岁,张家口市赤城县烟草局公司会计。95年初与丈夫王好军一起修炼法轮大法。自九九年迫害之后,丈夫数次被非法关押,最后一次逃脱后流离失所,公安以三万元重金悬赏对他进行通缉。由于恶人的举报,最终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两年。梁瑛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刑5年。年迈的老母亲在思念儿子和儿媳的心碎中,在三番五次的抄家中悲恨地离世了。儿女在外上学,由于父母的工资停发,没有经济来源,只有靠亲朋好友的帮助得以维持,节假日孩子无家可归,父母儿女不能相见。好端端的一家人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最惨无人道的是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三日,当地政府召开公判大会,强迫梁瑛参加枪决死刑犯的公判大会。公判结束后又将她拖上了一辆大卡车,在县城游街示众侮辱。2002年8月梁瑛在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送往保定满城监狱,后又从保定满城监狱转到石家庄第二监狱,最后转到河北女子监狱。

经过多次辗转迫害,她已经是九死一生,靠灌食和药物维持着她那虚弱的生命。 2006年5月9日,家人把她从监狱接回家时,她整天少言寡语、目光呆滞,下颏不停地抖动,身体虚弱不堪。 回到家之后四年中,她又先后三次被绑架关押,心衰、哮喘和肾病越来越严重,2010年5月14日,在遭受了长达十多年的肉体和精神迫害之后,含冤离世。

案例4:老公安李忠义被迫害离世

李忠义生前照片
李忠义生前照片

李忠义,76岁,赤城县公安局警察,从50年开始就在公安岗位上工作。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份,李忠义得知法轮大法师父在广州办班的消息,携老伴一起奔波几千里有幸参加了师父在大陆举办的最后一期学习班。师父在学习班的第四天为参加班的六千多名学员净化身体,从那天开始,李忠义的一身大病一扫而光,老伴的肿瘤也顿时消失,慈悲的师父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他的住所曾多次遭到公安非法搜查,李忠义和老伴被迫流离失所到外地。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赤城县公安局知道了他的住所,通知了张家口市老鸦庄镇派出所,由镇副书记张建军与警察等十多名恶警闯入李忠义家。这些人不出示任何证件,以搜人为名抢走了他家的全部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全部的家电,包括电视机、录像机、录音机等物品。还把老俩口绑架到老鸦庄派出所关押一整天,胁迫他们的女儿交五千元钱后才将人放回。

经历了长达九年的邪恶迫害,李忠义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残,身体非常虚弱,2008年10月20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案例5:在进京上访途中遇难而死的两位法轮功学员

谭再英生前照片
谭再英生前照片

郭爱萍生前照片
郭爱萍生前照片

赤城县法轮功学员谭再英,女,39岁,郭爱萍,女,27岁。1999年7月20日大法遭到迫害时,她二人乘长途汽车进京上访,被检查站警察拦住强迫下车。二人为早日进京,被迫上山绕道而行。因不熟悉地形,天黑路险,找不到路,到晚上9点多钟二人不幸滑下山崖遇难。两名法轮功学员坠山而亡后,警察们怕担责任,谎称是她们自己跳下去的。也有人怀疑可能是警察追赶滑下山崖的。

三、惨无人道的迫害罪恶

仅举部份被迫害严重案例:

案例1:王玉海一家五人炼功,四人被判刑劳教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晚10点左右,法轮功学员王玉海在家中被恶警绑架走,当他的妻子回到家后,发现丈夫已不知去向,满屋被翻个了底朝天,一片狼藉。 下午2点左右,王玉海的小妹王玉珍在给法轮功学员陈海燕家送菜时,被早已守候在那里的恶警扑上来摁倒在地。第二天凌晨,一伙恶警突然闯进王玉凤的母亲家,当着两位八旬老人的面,将只穿着内衣,连袜子也没穿上的女儿抬走了。老母亲当时就惊吓得瘫在床上动弹不得。

自三个儿女被抓走后,两个老人整天以泪洗面,忧愁成疾,肚疼不止。女婿和儿媳赶忙把母亲送到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后,孝顺的儿媳和女婿天天守候在老人身旁,为老人端屎接尿换洗。老人看到同屋的病人们都是儿女们侍候着,可自己一个儿女也不在身边,不由的掉泪,同屋的人们知道了情况后,也在为老人难过。

老人天天扳着手指头熬日子,一见到儿媳就问儿子多会儿回来,在里边能不能吃饱饭,有衣服穿吗?十指连心,儿女是父母身上掉下的肉啊!孝顺的媳妇又要陪床、又要做饭、上班,还得抽时间到三个看守所送衣物和钱(兄妹仨分别被关押在赤城、怀来、张家口三个地方)。

看看这对已八十多岁,本来应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现在却承受着如此巨大痛苦打击的可怜老人,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掉泪的啊!

王玉凤、王玉珍、王玉海分别被诬判四年和三年徒刑,王玉海的妻子穆玉是玉辉小学教师,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数次被绑架、劳教。王玉凤、王玉珍在判刑之前也曾经数次被绑架或劳教。

案例2:吴桂芳在高阳劳教所遭受了惨绝人寰的酷刑迫害

吴桂芳,女,60多岁,赤城东卯镇三道营村人,因修炼法轮大法先后两次被绑架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在那里遭受了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和强迫洗脑。

2000年第一次被绑架到高阳劳教所,恶警王大队长以不报数找茬,曾狠抽吴桂芳60多个嘴巴,她打得手疼,累得虚喘,歇了两歇。2000年元旦前几天,恶警马莉曾把吴桂芳扒光衣服铐在暖气片上用电棍电她的嘴。恶警胡大队长把她从熟睡中叫起,让她写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她不写,胡用电棍同时电她的两只脚面。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2001年春节期间,恶警臧海利和另一恶警把电棍打开火花,命她握,恶人心理变态,施暴中还要让受刑者自己电自己,她不从,两恶警狂性大发,齐电她手背,不解气,两恶警又提着毛衣领子电她脖子,前后挪动,从腮到咽喉来回电。还不解气,两恶警又把电棍在她嘴里电,在口唇使劲搅动,当时嘴就肿起老高,唇肉烧焦出油,还流了许多黄水。恶警魔性大发,还命她张开嘴,电她的舌头。

折腾两个多小时,见她还不屈服,轮流电她两只脚面,脚心,电棍持续放电不灭,她的脚面当时就被电烂了,流了许多黄水。恶警就用铜丝缠她的双手给她摇电话机全身通电,人被固定不能动,头被电掉一大片头发。每个狱警走进关她的小屋来,都有电她的“权利!”,她成了他们发泄的“活靶子”。

2000年腊月,恶警们把她带到野外10多次,蹲铐在一间空房里,一冻就是一天一夜。外面冰天雪地,她的腿脚很快就被冻肿了。有一次,恶警还把她的棉衣脱掉扔到雪堆里,用雪球砸她。她趴在雪里不能动,一个恶警说:“把她扔到旁边的沟渠里弄死算了,让她男人来抱骨灰盒吧!”后来把她从雪堆里拉出来铐在一间透风的房里,由恶警魏红玲和她男友看着冻了她一天一夜,但她始终不向邪恶“转化”。

有一次恶警每电一下问一声:“还炼不炼?”她说:“炼!”她们就又气急败坏地在她后腰、胳膊上来回电,就这样重复的电了她百八十下才停手。她全身的皮肉都被电伤,没有好的地方。胳膊和手肿得老高,皮肉青一块,紫一块。

2004年8月中旬,吴桂芳被折磨得已奄奄一息、生命垂危,高阳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以“保外就医”为借口将其释放回家。

和吴桂芳同被送到高阳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吴旭银、吴守枝、乔连英、赵玉娥、张书梅、刘书琴、闫书梅、翟桂花、张玉珍都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刘淑芹,因不放弃对大法的修炼,失去人性的狱警竟用电棍电她的阴道,造成其大小便失禁。张树梅、乔连英当场被电昏两次。与她同被劳教的两个同乡很快被邪恶之徒折磨得精神失常了。电棍啪啪的闪光声,恶警疯狂的拳打脚踢声,学员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乱作一团,气氛恐怖至极。那里简直成了人间地狱。

案例3:八次被绑架、劳教、判刑的纪淑君

纪淑君,女,52岁,原河北承德市烟草专卖局会计。二零零二年,她因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高阳劳教所被恶警电击罚站,下雪天在外冻着等等,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因此多次绝食反迫害。解教后,单位又强制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否则不准上班,丈夫与她离了婚,她被迫流离失所到了张家口赤城县。

十几年来,为了告诉世人迫害真相,她几乎踏遍了赤城的山山水水。在这里她因为告诉世人迫害真相,仅在赤城县就先后至少有五次被绑架、关押与劳教。纪淑君为了抗议劳教所对她的迫害再次绝食,这是她入狱以来第四十二次绝食,绝食一次最长达五十六天。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纪淑君到江西省九江县沙河街镇访友期间,上午九点多钟上街讲真相、救众生时,被九江县公安局沙河分局警察绑架,据说已被非法判刑。

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纪淑君为讲真相救度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世人,曾先后五次被非法绑架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一次判刑,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

案例4:财政局办公室主任李玉川遭受酷刑迫害的经历

李玉川,男,55岁,是河北省赤城县财政局的一名干部。他因修炼法轮功,并上访讲法轮功的真相,却遭到了非法关押、罚款、劳教、流离失所以及酷刑的迫害。

2001年1月23日他与两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遭到了绑架。在几经周折后被关押在赤城看守所,并被非法判了两年劳教,长期关押在赤城看守所一年之久(因一直未被送往劳教所)。

在2001年7月20日,被长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监房里打出了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字样的条幅,对长期的非法关押表示抗议。所长崔振军知道后恼羞成怒,强行给16名法轮功学员戴上了背铐,并给他和另一名女学员戴上了脚镣。强行给李玉川戴上了那副自制的小背铐。由于胳膊粗铐子小,中间的穿钉穿不进去,就把他的胳膊使劲并到一起,才穿进去。由于是硬挤着穿进去的,两个胳膊与手腕不能动一动。中午过后他的两手开始肿起来,后来这两个大水泡一个多月才消失,但却留下了两个大黑疤痕。这个能证明他们实施酷刑的罪证是抹不掉了,现在时隔十多年之久,疤痕虽褪去了许多,但还是很明显。两个手还很麻木,没有劲,已经造成了功能性障碍。

几年来公安局罚款及降级扣发工资经济迫害达数万元之多。

案例5:样田乡杜淑云被非法判重刑十年

杜淑云,女,五十五岁,河北赤城县样田乡村民。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凌晨,由于恶人举报,乡里除了两名职员没参加之外,其余全部出动,另加两名县刑警队的人,乘三辆汽车到杜淑云的亲家三合村,强行带走了她,送往县看守所。由市公安局直接参与审讯,从家中劫走电脑一台,复印机一台,价值一万多元。被定为国家大案“环京二号”,被非法判刑十年。

自杜淑云被抓捕后,其家中也遭到了严重的迫害,从家人及邻居处敲诈勒索了三万六千多元。

在三合村抓杜淑云时,把她亲家家里搜了个遍,以搜出土枪为由,抓走了她亲家,关进县看守所十五天,罚款、送礼花了共两万元。

在乡政府、派出所,恶警对杜淑云的女儿女婿、丈夫分别进行审讯,又让杜的女婿交罚款四千元,杜的丈夫交罚金六千元(只凑够四千二百元),如不交现金就把人带走。逼得另一个未出嫁女儿四处求人借钱。他们家本来就很贫困,平时靠杜淑云做裁缝活为生,房子都是租的,家中连个象样的家具都没有,这次更是负债累累。

因为杜淑云被抓时在邻居王玉梅家留宿一夜,王玉梅家被勒索近八千元,不交款就抓人。

案例6:法轮功学员赵春香数次被绑架关押

赵春香就因为是法轮功辅导员,1999年7月20日后先后两次被非法绑架关押,2001年5月初的一天,晚10点多,公安局一科的李万锦带着五六个警察来抓赵春香。邱建国(县委书记)说:“拿被子裹也得裹到公安局。”几个女警不顾她80多岁的老母和十几岁的女儿在场,强行把她从被窝里拽了出来。她的女儿当场吓的晕了过去。80岁的婆婆吓的瘫在了地上。

几个男警察拽胳膊拽脚往警车上抬,赵春香上半身都裸露在外。到了公安局,李万锦给开了一张“扰乱社会治安”的拘留证要把她关进看守所,她质问李万锦:“我在家睡觉扰乱什么社会治安了,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李万锦说:“没办法,这是县委书记邱建国下的死命令。今天你不进去,我就得进去替你坐牢。”
面对无端的迫害,赵春香只有以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抓捕,绝食了20多天,恶警开了15天的拘留证结果非法超期关押了80多天,同时又一次被抄家。之后又把她送到了小刁鄂转化班,在洗脑班几次晕倒,医生检查是心脏病,高血压让住院。最后才由单位领导和家属写了保证,才把她接走。

2002年10月份,又一次把她抓到公安局,对她家进行搜查。面对一次次的迫害,她被迫以绝食的方式进行抗议对她的非法抓捕。四天水米未进,让单位领导接到机关,同时派了四个警察昼夜看守,过了“十六大”才放回家。

案例7:韩桂珍在北京平谷所遭受的酷刑迫害

法轮功学员韩桂珍,女。 2001年4月被迫流离失所,4月25日到北京上访,被恶警非法绑架后转移到北京平谷看守所,在审问过程中,恶警采用了酷刑,强行给她戴上了“宝剑铐”长达半小时,并毒打,戴上此铐,双脚站立不起来,非常疼痛难忍,然后他们两个人从背后抓提起铐子强行按手印,手腕剧烈疼痛,然后编上号再给戴上牌子、照像、上网。

被关押在平谷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1—4月份就达29批。恶警对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灌食,恶警指使犯人先从号内强行拖拉到灌食处,灌食处离号房很远,几次的拖拉把牛皮的裤带都拉断了,灌食时恶警犯人4、5个人一起上手,把双臂拉成“一”字型,脚踩住,双腿叉开再踩住,把头再按住,把塑料胶皮管强行、野蛮的从鼻子插到胃里,胃被插得大口吐血,灌食后插管不拔掉,另一头拴在头发上带着,在这其中灌完食后,再强迫你到院子里走,不走就用皮鞋搓,用2寸粗的皮管子抽打。有的走不动了,还用冷水浇醒,昏过去的,用皮鞋搓手,挖脚心看有无知觉,拖回去完了再灌。就这样从下午4点一直折腾到8点。这些残忍的情景被关押在里面的犯人都不敢看,就这样法轮功学员韩桂珍一共被折磨了10天。

案例8:肖套成在北京团河劳教所遭受的迫害经历

肖套成数次被非法绑架关押或绑架到洗脑班迫害。2002年2月1日在延庆县租房住时,又被延庆县恶警几十个人撬门入室,抓人抢东西,抢走打印机。电脑。手机现金等物品和1万元现金。一起被非法绑架的还有肖颜明、张学锋、东琪及一位姓马的法轮功学员等 5人。被延庆县看守所非法拘留45天,其中4人一直绝食反迫害,被野蛮灌食,导致肖颜明声带、气管受损伤,说话噪音。绝食期间恶警扬言说:“饿死算自杀!”

3月14日他们被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肖套成被劳教1年半,其他人2年以上。

在团河劳教所被强迫做奴工,包筷子,扛麻袋,装车,罚站,坐板凳。逼迫看诽谤大法、造谣诬蔑大法的录像。逼迫写三书、转化,它们利用集训队,攻坚班迫害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还要私自加期,打骂上刑,熬鹰等手段迫害。不转化的长期不让睡觉,每天只睡1小时觉,企图把人头脑搞糊涂了,不让家属探望,用尽各种邪恶的招数进行迫害,达到转化的目的。

案例9:孙之清王艳爱夫妇多次被绑架劳教遭受很大经济损失

孙之清,男,59年生,妻子王艳爱,66年生。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数次被非法绑架关押,直接或间接蒙受经济损失十多万元。

2008年11月26日,孙之清带车到北京进货,在延庆县检查身份证,查到是法轮功炼功人被扣押,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直到2010年11月26日才放回。两年间又造成经济损失十万余元。

案例10:赵金屡次遭受殴打等迫害

赵金,男,今年五十三岁县人造板厂工人。2000年4月10日,进京维护证实大法,被天安门警察打的鼻口流血。回家后,厂子宣布将他开除。

2001年 5月8日,他随二十位同修进京证实大法,天安门恶警对他们大打出手,押入天安门派出所后,他被一恶警狠踢肋下,痛的他几乎窒息。下午被押到沙城看守所,夜里警察暗指犯人,用自来水浇他一个多小时。犯人边浇边问他:“法轮功好不好”?如说好就继续浇水,反之就停止浇水。他始终都回答“大法好”。最后他冻得不能站立,不能说话,他们才罢休。

第二天下午拉回县法院,一女法官审问他,他不回答她的提问,恶警狠勒他双臂(俗称上绳儿),疼的他浑身冒汗,喘不过气来。后半夜押进看守所。第二天,警察抄了他家,所有大法书和炼功器材被抄走。在看守所给他戴过两次背铐;灌过食;一武警在所长崔振军搜查他时,对他大打出手。

他被迫流离失所,住在山上战备洞内,县出动军队搜山。一个月后,他又被绑架进看守所。打的他鼻口流血,头晕目眩,浑身颤抖,不能站立。

2011年9月份,他因在家门口炼功,被绑架并收走他全部大法书和炼功音乐播放器。关在张家口洗脑班6天后,劳教一年,在张家口劳教所迫害八个月,送转唐山劳教所迫害八个多月,2012年7月份释放回家。

四、教师、学生遭受的残忍迫害

案例1:优秀教师孙富琴遭诬判至今仍在监狱

孙富琴赤城县第三小学教师,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数次被非法绑架关押或绑架到洗脑班。

2010年10月4日晚上,国保大队队长张永新带六七个人,闯入家中非法搜查,抢劫走一台打印机、一台电脑和大法书籍。孙富琴借机走脱,流离失所4个半月。2011年7月2日,在自家楼下又被国保警察绑架。2012年9月14日,在张家口桥东区中院,第二次对孙富琴秘密庭审。孙富琴被非法判刑4年6个月。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

由于迫害使孙富琴和家人曾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80多岁的老母亲以泪洗面。儿子多年得不到母爱。丈夫又当爹又当妈,过着孤寂的日子。造成的经济迫害共计1万六千元。

案例2:优秀教师张运婵多次被关押遭受灌食迫害

赤城县样田中学教师张运婵,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有益,工作更是兢兢业业。她因教育教学工作成绩显著,曾被评为“先进教育工作者”、“师德标兵”、“模范班主任”、“园丁”、“千万百工程课教师”、“优秀教师”、“乡人大代表”等称号。自迫害以来,多次被非法软禁和关押,人身自由不能保障,合法权利受到侵犯,家庭经济损失2万多元,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她的专业技术考核为“优秀”的资格和人大代表资格被取消。

2000年8月,张运婵被送到了小刁鄂洗脑班,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5个多月,绝食抗议两次。前后近两个月没吃东西,身体由120斤瘦成了80斤,人都脱像了。

被迫流离失所二个多月后,她再一次被绑架。公安局一科的四人审了一天,也没结果。县委书记邱建国专程到洗脑班,和她说:“你是一个很有才能的老师,凡是了解你的人都对你评价很高,如果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可以把你调到县城来上班,所有的学校任你选,扣除你的工资全部发给你,你丈夫被扣的也都给。否则。这次不是让你呆在转化班,而是进监狱。”当天下午就把她押到了县看守所。

在此期间,她又再次以绝食绝水迫害,被强行灌食两次,每次都承受极大的痛苦。她的丈夫和公公看到她的样子,眼泪止不住地往出流,他们怕给她灌食,劝她吃饭或喝点水,公公把倒好的补品端到她的眼前,哀求她喝一口。她拒绝了,用微弱的声音告诉他们:“我没事,放心走吧。”家人无可奈何的走了。临走时,公公对她说:“孩子,我实在不忍心看他们给你灌食,我受不了,我要走了,你可要保住你的命啊!”他们爷俩流着眼泪走了。

经过两次的灌食折磨后,她的脸鼻都肿的一般高了,模样都变了。嘴里天天流血水,鼻子里也在往外流血。身体一点也动不了了,生命出现危险,狱医检查后马上送到了县医院进行急救,花去医药费1200多元。公安局副局长张秀明要她丈夫交15000元,后经说情,变成5000元,丈夫被迫交了3000元押金,还打了2000元欠条,才算把人接回了家。

2002年10月,中共要开“十六大”了,张运婵被乡书记,副书记,校长逼着带到学校被软禁。在此期间,她84岁的老母病危,等到十六大开完后,领导才让她搬回家住。她只伺候了母亲一周,母亲就去世了。

案例3:小学教师张玉梅被迫害经历

她是一名农村小学教师,自迫害发生之后,乡里、学校、村委会一次次逼迫她表态、检查、写保证、罚款、看管和非法绑架,受尽了痛苦和折磨。一次次的被逼着写保证、填表、交钱,一次次地以各种方式威吓、骚扰、监视,使她没有了人身自由和做人的尊严。

2001年5月8日早上七点多她和本地20名同修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她打开了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出了压在心头的一句话:“法轮大法好。”为此遭受了警察的毒打和酷刑折磨。

在张玉梅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和“转化基地”的七个月,再加上在外流离失所的二十多天共八个月的工资全被乡政府领取共5788元。丈夫在她被关押期间看她和找人说情、请人吃饭等等家庭损失4000多元。因此至720以来到现在的4年来她家经济损失近一万元。

案例4:引起国际关注的张聪慧、徐燕两位女中学生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中学生张聪慧。二零零四年中共“两会”前夕,赤城县田家窑乡十八岁女中学生张聪慧,仅仅因为给了同学一张纸条写着“请记住法轮大法好”,而被学校开除;并被非法关押于张家口市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洗脑班,被施以暴力殴打、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张聪慧几次昏倒在地,被单独一个人关起来,洗脑班工作人员用电棍电她,还雇了一个人看着她。两个月张聪慧被放出来后,手上身上满是伤痕,目光呆滞、言行失常、精神错乱。

明慧网2004年5月20日的一篇报道中这样写道:她曾经是那样天真烂漫,可是一次悲惨的迫害,现在的她……她已不再是昔日的那个张聪慧了。这是又一桩江氏邪恶集团对青少年的身体摧残和精神迫害,不但剥夺了她上学的权利,剥夺了她讲真话的权利,剥夺了她人身自由的权利,残酷迫害,导致她精神失常。

被中共摧残的少女徐燕。赤城县田家窑乡法轮功学员中学生徐燕。2001年时,因为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赤城恶人审讯时毒打昏死,关押进赤城县看守所,野蛮剥夺了她参加中考的权利,当时她才16岁。在看守所他们强行给徐燕和另外几个同修扎上了背铐,还给两位同修戴上了脚镣。一个刑事犯说:“杀人犯也没戴脚镣,却给你们这些好人戴,太残忍了!”

案例5:二十岁左右的孩子被诬判八年

刘扬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当时他还在读初中。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刘扬只身一人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回来时因没有路费,给人家当装卸工挣点钱,才算回到了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他因资料点遭到破坏被绑架,二零零三年七月被赤城县法院非法判八年徒刑,被关押赤城县公安局看守所。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六日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一个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孩子,就因为信仰“真善忍”而坐了八年冤狱。

五、贫困区令人震惊的经济迫害

迫害以来,以各种手段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财物。据不完全统计,被以各种名目罚款等形式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现金882471元;以撤职、降级和停发、扣发工资等形式剥夺法轮功学员应得的工资及福利待遇513151元;抢劫走各种财物无法计算。(因许多法轮功学员已经离世或流离失所在外,被敲诈勒索的钱物已无法得知。)

例如:法轮功学员梁瑛一家,从2001年5月被非法抓捕后即停发了工资及一切待遇,直到被迫害致死;她的丈夫因被非法劳教、撤职、降级、只发生活费,二人被无辜剥夺去的工资福利待遇至少在三十余万元。

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其家人为避免亲人因被判刑劳教而遭受痛苦,耗费的钱财多则数万元,少则数千元。

六、参与迫害者的可悲下场

十五年来,中共赤城县委积极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在实施迫害的同时,也造就了迫害者可悲的下场。其中许多人已经遭到了现世报应。下面我们举几个因迫害法轮功而遭到现世报应的案例:

案例1:原赤城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宋万贵身败名裂

宋万贵在2004年4月26日被公安机关依法拘捕,犯受贿罪,获有期徒刑十年。(时任张家口市计生局局长)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宋万贵伙同原县委书记邱建国,操控政法委、610办公室及公检法等部门,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其任职的四年当中,先后被无故非法拘禁、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150人次,强行劫持进洗脑班70人次,被迫流离失所8人,被劳教54人,判刑5人,致残2人,致死3人,是赤城县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时期。罪恶使他得到了现世报应,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案例2:赤城县长王永利在北京奥运会结束的第二天猝死

王永利在零八年北京奥运“安保”期间,担任全县奥保总指挥,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又是非法劳教,又是开现场会,乡乡集中,镇镇关押,到处设卡,大会小会的扬言:“关键时刻,只要不死人,对法轮功人员可以采用任何手段。” 在奥运会结束的第二天夜里,王永利猝死在赤城县温泉宾馆,结束了他年仅47岁的生命。

奥运期间,中共邪党给邻近北京的县市各级政府官员施加压力,迫使赤城县的地方官员想尽一切办法阻止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伸冤。王永利唆使在赤城所有出境口,强令把守人员把法轮功创始人的画像放在出口,逼迫过往人员踩像,以此极为恶毒的手法识别抓捕法轮功学员,不踩的就视为法轮功学员予以扣押。王永利做恶遭报,分毫不差。

案例3:赤城县公安局副局长张秀明,2004年2月14日患癌症死亡

张秀明,男,49岁。死前任赤城县公安局副局长,为达到往上爬的目的,在任职期间卖命追随江氏邪恶集团,伙同县委书记邱建国、宋万贵,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其任职期间,被迫害的学员绝大多数都是经张秀明参与和办理的。被送往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因被关押折磨得身体有病,而被劳教所拒收,张秀明宁可托人找关系、请客送礼也非要让劳教所收下。

张秀明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报应上身,在2003年7月份得了一种叫“壶癌”的怪病,在北京医治。2004年1月31日因在北京医治无效转回赤城县医院等死。时间不久便不治身亡,年仅49岁。

案例4:大海陀乡书记邵德良脑瘤死亡

原赤城县大海陀乡书记邵德良,零八年奥运期间,积极的配合王永利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他们乡召开了所谓“安保”现场会,他上蹿下跳,以求高升,但好景不长,奥运刚过不久他就得了脑瘤,恶报死亡。

案例5:田家窑乡纪检书记陈全福丧命

田家窑乡纪检书记陈全福,零八年奥运时期追随王永利绑架法轮功学员,在乡里连续关押五十多天,因正处秋收,使法轮功学员家粮食受到很大损失。陈全福与王永利同一天死亡。

案例6:原东卯镇“610”主任李植文伙同镇书记苏友非法绑架、殴打、劳教法轮功学员,作恶多端,得绝症死亡。镇宁堡乡副书记马继刚,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死亡。

案例7:原赤城县公安局局长高连军(后调任怀安县公安局局长)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被判刑18年

高连军在赤城县任公安局长期间,伙同县政法委、610、检察院、法院、司法局等部门,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在他任职期间被非法绑架、劳教、判刑。

在高连军任怀安县公安局局长职位的三年多时间内,又有至少85名法轮功学员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包括26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非法罚款金额高达二十万余元,被抢走的私人财产无数。

2009年11月中旬,高连军遭到恶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和其同案被判刑的还有赤城县公安局副政委申明科及王耀忠、张志刚、王桂明、乔仲鹤等人,这些人有的工作在迫害法轮功的岗位上,有的程度不同的参与了迫害。

案例8: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村书记郭殿忠遭恶报丧命

郭殿忠,男,62岁,赤城县龙门所镇庙湾村书记,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法轮功学员季淑君和王树兰步行走十几里的路去讲真相,快要到的路上被郭殿忠发现,举报到乡里和县里。之后纪淑君被非法关押,王树兰被敲诈二万余元才放回家。
在二零一四年的六月的一天晚上,深沟村邪党书记请各村的书记和乡里的人庆祝开业,郭殿忠吃完饭,骑摩托车回家,没有走多远摔下车,在送县医院半路上死亡。

案例9:充当公安局探子的警察陈丙武遭恶报死亡

赤城县公安局警察陈丙武,在迫害法轮功之初,就充当公安局的探子,以我也想炼法轮功为名,刺探情况,致使许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陈丙武以此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终遭恶报得癌症死亡。

案例10:赤城县公安局看守所所长崔振军疾病缠身

崔振军,男,近60岁,原赤城县公安局看守所所长,2003年萨斯期间被降职。在任看守所所长期间,对众多法轮功学员随意戴手铐、脚镣等刑具施以酷刑折磨,有的被戴背铐致残。崔振军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终得到了报应,肺上长瘤做了手术。

十五年来,因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实例很多,在此仅举几例。奉劝那些曾经参与迫害或仍然在参与迫害的人赶快清醒,悬崖勒马,停止迫害。佛法慈悲众生,上天有好生之德,其中包括你们。如果一意孤行,继续作恶,只能做中共的陪葬品了。

自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近十六年来,中共赤城邪党县委积极追随中共及江泽民犯罪集团,对本县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绝人寰的迫害,在迫害法轮功上赤城县成为了全省乃至全国区县级重灾区。其案例主要来之于明慧网。由于中共对网络的封锁,加上时间跨度过长,有的法轮功学员已经离世,许多迫害案例已经无法回忆清楚,以上综述只是被中共残酷迫害的一部份。这些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庭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千百万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缩影;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或集中绑架到“转化基地”而失去人身自由或被迫害致死,就意味着有多少个家庭的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和家破人亡。这些案例会让我们更加看清中共的流氓本性和邪恶本质,唤醒民众抛弃中共,加速中共的解体灭亡。

附表: 1、非法判刑学员名单
2、非法开除公职学员名单
3、非法劳教学员名单
4、迫害中离世学员名单

赤城县被非法判刑名单 (16人)

梁 瑛:女,2001, 非法判五年
劳广和:男,2001, 非法判四年
杜淑云:女,2002, 非法判十年
刘 扬:男,2002, 非法判八年
赵秉衡:男,2008, 非法判四年
陈海燕:女,2008, 非法判五年
林翠莲:女,2008, 非法判五年
郭秀林:女,2008, 非法判三缓四
王玉海:男,2008, 非法判三年
王玉凤:女,2008, 非法判四年
王玉珍:女,2008, 非法判四年
王 生:男,2009, 非法判三年
孙富琴:女,2012 非法判四年半
赵万荣:女,2009 非法判四年
王 智:男, 非法判三缓五
刘 会:男,2002 非法判三缓四

赤城县被非法开除公职学员名单:(5人)
赵万荣 女 云州水库
孙富琴 女 赤城县第三小学
梁 瑛 女 赤城县烟草公司
倪 江 男 赤城县金矿
赵 金 男 赤城县人造板厂

赤城县被非法劳教学员名单(47人)53人次
姓名 区域 性别 时间 年限 次数
穆 玉 赤城 女 2001 1年 1次
周玉梅 赤城 女 2002 2年 1次
席晓梦 赤城 女 2004 2年 1次
杨卫平 赤城 女 2002 1年 1次
王艳爱 赤城 女 2002 1年 1次
孙之清 赤城 男 2008 2年 1次
孙桂兰 赤城 女 2002 2年 1次
赵石花 赤城 女 2002 2年 1次
李玉川 赤城 男 2001 2年 1次
赵 金 赤城 男 2002 2011 4年 2次
王维华 赤城 女 2004 1年 1次
张学峰 赤城 女 2002 2年 1次
王好军 赤城 男 2002 2年 1次
王玉凤 赤城 女 2000 1年 1次
王玉珍 赤城 女 2001 1年 1次
吴守枝 东卯 女 2002 3年 1次
张玉珍 东卯 女 2002 4年 1次
吴桂芳 东卯 女 2000、2002 4年 2次
刘书琴 东卯 女 2000、2002 4年 2次
翟桂花 东卯 女 2002 半年 1次
闫书梅 东卯 女 2002 3年 1次
乔莲英 东卯 女 2002 3年 1次
张树梅 东卯 女 2002 3年 1次
吴风银 东卯 男 2002 3年 1次
赵玉娥 东卯 女 2002 3年 1次
吴桂花 东卯 女 2000 1年 1次
任 富 云州 男 2008 1年 1次
陈秀英 云州 女 2005 2年 1次
崔志宁 龙门所 女 2008 1年 1次
郑 军 后城 男 2008 2年 1次
马树山 后城 男 2000 2年 1次
施桂梅 后城 女 2000 2年 1次
张淑萍 后城 女 2000 2年 1次
刘桂珍 后城 女 2002 2年 1次
张付明 后城 男 2002 2年 1次
胡志忠 样田 男 2002 1年半 1次
狄志云 东万口 女 2008 1年半 1次
徐 燕 田家窑 女 2008 1年 1次
倪海英 云州 女 2002 5年半 2次
季淑君 后城 女 2009、2012 3年半 2次
魏淑峰 赤城 女 2002 1年 1次
东子旭 赤城 男 2000 2年 1次
东 琪 赤城 女 2002 2年 1次
肖颜明 赤城 男 2002 2年 1次
肖套成 赤城 男 2002 1.5年 1次
罗美玲 赤城 女 2008 1年 1次
王方甫 东卯 男 2002, 2008 3年 2次

赤城县在长期迫害中离世学员名单(100人)

周尚云(女)、邱桂英(女)、宫 明、宫明妈(女)孙殿富、郭世昌、汤玉泉、张美兰(女王翠娥(女)、王永芬(女)、强连英(女)、郭玉梅(女)强正边、强正宽、侯桂英(女)蒋凤元、李玉林、马德俊、李桂荣(女)刘志本、冀秀兰(女)、冀凤启、蒋正喜、王秀英(女)、张 氏(女)、李忠义、辛桂香(女)、韩 熊、杨玉美(女)、杜 春、郭爱萍(女)、梁慧芬(女)、梁美莲(女)、赵甫氏(女)、袁有亮、贾秀英(女)、谭再英(女)、胡满英、李生梅(女)、阎尚敏、张 顺、曹德铭、曹润军(女)、陈秀英(女)、魏尚兰(女)、李玉梅(女)、康生清(女)、何文香(女)、何翠凤(女)、仝宗德、梁文兰(女)、陈万枝(女)、鲁翠花(女)、白桂芳(女)、高权民、张运池、郝志荣(女)、吴秀英(女)、马金花(女)、赵万林、闫春香(女)、杨兴妻(女)、张存龙、邵淑香(女)、刘桂莲(女)、吴风银、张树娥(女)、王维华(女)、张学锋(女)、李成仙(女)、吴桂花(女)、崔正英(女)、褚正银、吴风林、邓秀萍(女)、宫 越、胡玉花(女)、朱桂荣(女)、王秀荣(女)、刘殿奎、郑翠玉(女)、赵天金、冯有花(女)、徐秀珍(女)、张运民(女)、贾秀英(女)、杨桂莲(女)、张运瑞、张运奎、蒋素花(女)、崔向荣、王凤林(女)、冯有奎、余克俭(女)、张秀英(女)、任桂清(女)、周桂莲(女)、李莲英(女)、王 会、王 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