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纠集的“六一零”是个什么玩意儿?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四月二十八日和二十九日两天,重庆市酉阳县法院对六位法轮功学员(王爱华、田其美、张显碧、杜杨西、秦爱民、秦华仙)非法开庭。律师们惊奇地发现,酉阳县公安局、检察院对其中三名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立案。律师当即指出公检法违法,要求立即停止审理三位法轮功学员,并予以释放。公诉人无法回答律师的质询,辩称“有手续”。当晚,酉阳县“六一零”补做了一个“立案补充说明”,于四月二十九日在法庭出示。

对“六一零”出具的“立案补充说明”,律师质问:“六一零”是个什么玩意儿?是办案机关?有决定立案资格吗?它出具的东西有什么法律效力?面对律师一连串的质问,公诉人低头不语,无言以对。

“六一零” ,通常称为“六一零”办公室,是个什么玩意儿?对于这个问题,恐怕当今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都回答不出来,即使听说过,也勉强知道是和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有关,但它具体隶属哪里,如何运作,则全然不晓。 “六一零”是江泽民因为妒嫉信仰法轮大法的人多,出于一己之私,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专门成立了这个类似于纳粹盖世太保和中央文革小组的非法组织,目的是绕过法律,绕过正常的经费和人员编制审批,调动全国所有的资源迫害法轮功。它遍布于从中央到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地市县乡地方政府和全国政法委系统,逼迫国家各部门、各领域甚至中、小学校、基层企业参与迫害,可谓无所不在、无孔不入。

十六年来,“六一零”作为江泽民一手打造的迫害法轮功的指挥中心,直接受命于江泽民,不仅成为超越党政、公安、司法等一切国家机构之上的第二权力中央,它有着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的、超越公检法运行的权力,可以随意操纵司法,所犯罪行也是触目惊心,罄竹难书,一直推动和执行着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政策,全方位地策划、组织、指挥、实施对法轮功的迫害,如媒体抹黑、绑架关押、判刑、洗脑、酷刑、开除、株连等,甚至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制造了惨绝人寰的一桩桩血腥案件(具体可见明慧网)。“六一零”的这一系列滔天罪恶,尽管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却都打着法律的幌子在实施。它对法律的践踏由此可见一斑。

就是因为“六一零”是个彻头彻尾的非法组织,成立非法,打压手段非法,且行事隐蔽,不留痕迹,这就将公检法这些所谓的执法人员推到了极其尴尬的境地:在法庭上,被正义律师的追问弄得面红耳赤,却无言以对;明知违法,却又迫于“六一零”的压力不得不枉法判刑,所以常常在恼羞成怒之后,殴打、绑架律师,或者将他们驱逐出庭,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就这样,“六一零”从源头开始弄污河水,一路下来,整条河流污秽不堪。公检法、劳教所、监狱、洗脑班,构成一条龙的犯罪链,整个司法系统沦为高度浓缩的犯罪系统。

一些正义律师在多年来不断接触法轮功的案件后,越来越看清了“六一零”的邪恶机制,开始前赴后继的地站出来抵制它。如上文的重庆律师,还有曾因代理法轮功案件,被黑龙江鸡西市“六一零”绑架的维权律师唐吉田,于二零一三年十月份,委托律师向鸡西政府提出申请,要求公开设立“六一零”的法律依据。唐律师说:“六一零”是中共迫害中国人权的急先锋,公民有权要求公开它的真面目,并清除这个毒瘤。

“六一零”的真面目至今还难以完全曝光于世,还有更多触目惊心的罪行不为外界所知,如“六一零”联合政法委,操控全国司法界、医学界、贸易界、黑社会、贪官污吏,特别是与军界联手,组成境内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活体人”出口的杀人网,至今鲜少披露。

外界知道的有,二零零五年,将千名以上法轮功学员用军方军舰输出海外,与海外黑帮中介勾结,贩卖“活体人”供器官移植使用。其中更多的黑幕和细节还有待广泛的揭露。

不过尽管如此,现有曝光出来的罪恶,足以证明“六一零”是一个恐怖秘密犯罪组织。它不仅指挥实施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还层层操控绑架了整个国家机器、各级政府,各行各业全面参与到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并且全面摧毁了中国的法律、法制、司法体系和道德体系。而它却是江泽民个人独裁,以个人代法、以权代法、以党代法孳生出的毒瘤。所以要剔除这个毒瘤,必须首先法办罪恶的元凶江泽民,将他绳之以法。

已有律师发出了对江泽民的指控。今年四月二十四日,维权律师张赞宁,在江苏镇江句容县法院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时,当庭指控江泽民,犯有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律师在法庭上公开指控江泽民犯罪,据说是第一次。它会使因周永康、薄熙来之流被抓而砍掉了爪子的江泽民,更加惶恐不安。江泽民站在正义的法庭上,接受全民公审的日子为时不远了。

善恶到头终有报,在此也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人员,赶紧停止作恶,将功赎罪,否则也将难逃被审判的结局。“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在公告中说:“取缔全国‘六一零’,是匡扶人间正义的历史必然,正义必将翻过这一页,谁也不能阻挡。天理昭昭,法网恢恢,‘六一零’任何一个罪恶迫害的制造者、阴谋者、当事者、胁从者,都必遭清算、必遭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