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自己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当本地昔日那些与我认识的学员都在失去联系、放弃修炼等各种原因下离我而去时,在八年的时间中,我一人修,周围没有同修交流。但我从未断过上明慧网,一直通过明慧网这个平台跟着正法的進程和与同修们保持着协调。

开始时,我感到我是被旧势力把我和本地的同修间隔了,我曾努力的想突破过。早几年,我很曲折的联系上了一个昔日认识的七十多岁的老同修,可没几个月老同修就离世了。我想:也许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就是这样吧,在这个无比邪恶的环境下,在一个无明的、迷的状态下,在身边没有同修来扶持和可依赖的状态下,考验我能不能坚定的一修到底,能不能兑现自己的史前诺言,承担起一个正法弟子的责任。

只有学好了法,才能做好助师正法的事,才能在救度众生中有无穷的智慧和能力,因为智慧和能力都来自于法。智慧常在瞬间得到师父的点化,能力也常是功能的展现,都是在实修中达到了某一层次的标准后师父给予的,是师在助弟子更好铲除邪恶、更多的救度众生,去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这是我的一点认识和体会。

一人修中不能怠慢、不能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否则会跟不上师父正法的進程甚至毁了自己。不间断的上明慧网是使自己能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所不可或缺的,那里是温暖的家。明慧网上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对自己的修炼有很大的帮助,是修炼的镜子,能看到自己的不足,能找到精進的动力。每当看到明慧网上有本地邪恶猖獗的消息时,我都主动去近距离的铲除迫害大法的邪恶。

与当地同修形成整体

一次,在明慧网上看到有当地一个同修正在武警医院受邪恶的迫害。我们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就去那近距离的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下了公交车后,走去武警医院有近二十分钟的路程,期间有段路很黑,没有路灯,还经过了火葬场和两个墓地的大门口,那时心里感觉很闷、很不舒服。武警医院竟然在一个墓地旁,想到自己的同修被关在这么个鬼地方受迫害心里很难受。因不知道同修具体被关在医院哪里,我就在医院内到处走着发正念,铲除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恶因素。完后,我在医院内的树上抛挂了几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正法条幅。我要让迫害同修的邪恶之徒知道,他们的恶行是被曝光了的,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们都知道。之后我又再次去了那里发正念,并在医护人员的住宅区发放了神韵晚会的DVD光盘,希望武警医院的医护人员们能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和得救。

有时在明慧网上看到有本地同修受到当地邪恶居委会等的迫害,我就去那发正念铲除迫害同修的邪恶和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条幅镇邪。明慧网上被当地同修们提到过的西槎路、花都赤坭、三水等等广州最邪恶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我都分别去过几次近距离发正念铲除邪恶,并都在其附近或周边的树上抛挂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条幅镇邪,同时也在周边的民区发放了真相光盘。

花都的赤坭其实离广州不近,且交通很不便。从花都再到赤坭的交通车很早就收车,车也不过赤坭桥,而黑窝在赤坭桥的对面,从桥的这边可以看到桥对面黑窝内楼上站的人,但是没有交通车可过桥。一次,我搭了辆摩托车过桥,然后在黑窝外边的马路上边往回走边对着黑窝发正念铲除邪恶。即便是在白天,该马路上也几乎没有行人,只偶尔有辆货车或警车经过。那天,黑窝内的一些人声我都能听到,楼上站的人也能看到。之后的一天晚上,我又去了那里,在桥这边的树上抛挂了几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条幅。之后我还继续去那发正念铲除邪恶。

一次,我去本地最邪恶的国安局发正念铲除邪恶。可能当时很多从网上看到消息的当地同修都去了那里铲除邪恶,所以国安的邪恶之徒很警惕,当天我被国安特务跟踪了很久,最终将其甩掉。国安局大院的围墙上布着很多象小蛤蟆眼似的东西,可能是摄像头,我感到那里真是太邪恶了。在其后的一个晚上,我智慧的在中山一路与农林东路交界的路口——入广州国安局的马路口的树上,抛挂了黄底红字的“法轮大法好!”正法条幅震邪。之后,我每次经过那儿都近距离的发正念铲除那里的邪恶,意想着用天雷炸,用天火烧国安局另外空间的一切邪灵。

自己动手做资料

所有资料我都是自己动手做出来的。当需要挂条幅铲除邪恶时,就把裁好的黄(或蓝)色布用缝纫机车缝好,再用电脑打印出做条幅用的空心大字,然后把字描到布上去,用油画颜料仔细填好晾干后就做成。用玻璃胶剪字,把剪好的字贴到布上再用502胶水粘牢,这方法做出的条幅更美观。

当在明慧网上看到大陆各地的同修们放鞭炮炸江鬼的交流文章,我认识到放鞭炮是炸江鬼布人间正念之场的举动时,广州不能落下,不敢也从未放过鞭炮的我在广州的几乎每个区都放了炸江鬼的鞭炮。

是明慧网把我和同修们连在了一起,保持着协调,也使我在技术同修们的帮助下磨砺成了一个能独当一面的技术高手。在技术上,我认为没有谁天生就会什么,高手都是在敢学、敢做中炼出来的。虽然我是奔六十的人了,但我从没把自己人的年龄当回事,当回事只会捆住自己的手脚、阻碍自己去做好助师正法的事。

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1]我想学电脑,希望能用电脑做大法资料去救度众生,我就在几年的正法修炼中炼成了独当一面的电脑高手;我想学手机技术,想用这一法器去救度更多的人,我就在两年的正法实修中炼成了手机高手。这一切的超常都是无处不在的师父在帮助弟子了愿。如今我知道:只要我捧起大法书来读法,师父就在我跟前。

我是看着教学光盘“从鼠标的使用”开始自学电脑的,在学会了编辑、排版、打印、上网后,在突破了中共邪恶的网络封锁后,我就在“天地行”论坛看着技术同修们的贴子和教程来学各种技术。如今我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厚层切纸机、过塑机等都是自己修;从文本、图片、声音、影像文件的编辑到打印、刻录等等操作我都会做。所有救度众生用到的真相资料—从书籍到光盘,我都是严格的按着明慧网的要求做出来后再自己去发放的。我还用微型电钻打孔再拉线的方法,做出了自己学法用的全套大法书。

这两年,我又学会了用于手机的各种技术:改串号、编辑和发送彩信、短信群发和拨打真相电话;用电烙铁、万用表等拆焊手机的耳麦和手机内的话筒等等。

这八年的修炼路,是师父扶持着我这个曾经不争气的弟子走过来的。我被国安特务跟踪过几次,为家庭资料点的安全而举家流浪过,在没有经济来源的绝境中穷困潦倒过。路上无论多么难,我没有忘记过自己是一个大法修炼者,没有放弃过修炼,没有停止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

我并不富裕,在广州,我属于最低收入的人群,但我知道自己现在的命是师父给延续的,我是师父法中说到的那种人:“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除非你走出世间法修炼以后,没有这个控制了,那个时候就是另外一个状态了。”[1]我知道现在留给我的时日是让我修炼的,我现在生活费的每一分钱都是大法为我能在人世这块生存、能去做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事而给我开创的,所以把钱用于买资料点的设备上我毫不吝啬,只要是做大法资料需要用的设备我都会买回来。

师父说:“只有最复杂的人群,最复杂的环境才能修出高功来”[1]。能在当前中国大陆这个最邪恶、最复杂的环境下修炼和助师正法肯定是我史前的大愿,不管路还有多长,我都会坚定的走到底,尽自己的全力去救度这方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