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九九年二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转法轮》还没学完两遍,对“修炼”这个词还很模糊,也不知道精進,只觉得大法好,不肯放弃,但是每翻开《转法轮》时,“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师父的这段法深刻地吸引着我,每看这段法时,心情都无比激动,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高兴。

百里外去取经 传资料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地仅有的几个同修,没了联系,后来我去了远方的一个亲戚同修家,听到他们的交流与切磋,对法有了進一步的认识,得到了师父最新讲法《心自明》。从那以后,有师父新经文和讲法,亲戚就给我送来,因为他是上班族,后来我就自己去取,往返400多里,中途还要换车,当天不能返回,第二天才能回来。

这时,我已找到当地同修,我拿到一份经文,可同修还没有,怎么办?用手抄,可是抄的字也不工整,我想要是能复印多好。我去了城镇,到那,他们一看见法轮功的东西就拒绝,不给印。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是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根本不像电视上宣传的那样。因为我炼功前是疾病缠身,有多种病,苦不堪言。修炼后,很快各种病都没了,身体也健康了。可怎么说,他们也不同意。

我走了一家又一家,到了中午12点了,又累又饿,买了一包饼干,坐在一家门脸的台阶上吃,也没买水,脑子里只有我该怎么办呢?骑自行车往返二十多里,我又不能白来啊,愁得我没办法。

那时还不懂求师父,但是师父看到了弟子这颗心,帮了我。我歇了一会,我又转,终于找到了一家,店主同意了,但是还有顾虑,我向她作了保证,一定保守这个秘密,后来周刊资料一起印,这个过程持续了好几年。

师父呵护着弟子 走出险境

一次,我和两位同修去十几里外的一个小村庄散发资料,那一带没有同修。晚上十点,骑自行车出发。道路遥远,途经道洞子,因为是雨季,刚下过雨,洞子里的水很深。我们不管这些,冲过去。到了村边,我们把自行车放在草丛里,進村边走边发,偶尔遇到一两个人。还没等发完,被恶人举报。

一刻钟之后,听到警车進村,举报我们的恶人紧跟我们,只有50来米,村里的狗叫起来了,这时警车也跟上来了,我们有些慌乱,很紧张,住户在路的上坡,我们紧走几步,转到这家住户的前面,结果还是一个不通的过道,没有办法,走不了了,我们只能呆在里面,距离公路只有十几米远。

我听到跟踪我们的人说,“明明看见在这个地方,怎么就没有了?往前追,不信就追不上。”因为前面那片住户的狗都在叫,把恶人引到那边去了。其实这家院内就有条大狗,却不叫。警车过的时候就叫一声,我发了一念:大狗,你不能叫,我们是救你的主人来的。大狗好象听到命令似的,再没叫过。

我们坐在地上发正念,他们在村子里的每条路上搜索,折腾了有一个来小时,他们才离去。其实我们离公路不超过15米,他们说话我们听得很清楚,有个警察还说,把警犬弄过来,当时的情况真是,要是没有师父的保护,很难走脱。

可能又过了1个小时,大约已到了后半夜2点来钟,这时我的意念中:前面有通道。过了一会儿,又出现了这一念,前面有通道,赶快走。我就跟同修说,你们在这别动,我过去看看,过去一看,果然有一条长长的通道,而且通道的尽头前方很亮。

走出通道,出了村子,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是什么方向。开始一同修在前面走,我俩在后面跟着,我就觉得方向不对,其实就是相反的方向。我脑子出现了回返的路线,我说你们跟我走。我们穿过田地,穿过树林,过很深很宽的大沟,杂草、青稞比我人都高,当时我的脑子只有一念,必须得走出去。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终于找到了我们放自行车的地方,当时真想大声喊出来:谢谢师父!

要是平时,我根本不敢走那种地方,因为我非常怕蛇。我们到家,已经后半夜3点了,天已经快亮了,二位同修直接炼了早晨的五套功法,我却没有,真是不如同修做得好。

向内找 化解矛盾

我地几个同修都是岁数比较大的,对电脑和上网都不懂,对做周刊资料和下载师父的讲法、经文,更是连想都不敢想,就是依靠外地同修给送,而且三退名单也不能及时发出去。我悟到应该自己做,再说同修都很忙,不能总是占用同修的时间。

过了一段时间,同修家买了电脑,外地同修提供了打印机,同修又教了操作技术,可是同修走了以后,又不会了。后来同修家的孩子回家休假,年轻人还是精通电脑的,就这样,我们有了自己的资料点。

打印机是二手的,不太好用,有的时候漏墨,打出来的东西效果不太好,就换了一台激光的,但是不能做真相币。我想讲真相、救众生,真相币也是不可缺少的一部份,真相币的传播也是很广的。我去了同修那里说了这个情况,同修建议我买台新的打印机,我就同意了。当时我没带那么多钱,同修给我拿了钱。

回来后,跟资料点的同修一说,没想到,她跟我大发脾气,“家里有两台,又买一台新的,家里的怎么处理?”我说家里的又不能打钱,她说,不能打就用手写。我说,手写的怎么也不如打的规矩,我看到写的有的被世人给划了。她说,那是你的心性不到位,修得不好。啊,你想打钱就买台新的,你能弄到钱吗?你想刻录,再买台新的,你会技术吗?你拿人家的钱买啊,人家给你你就要啊……说了很多类似的话。

我说,我没说不还人家呀。当时真是心性又守不住了,跟她闹起来了,我也说了些不好听的话。同修说我态度不好,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不再说话了,心里感到很委屈。心想这么多年,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出去做,搭着钱搭着时间,不但不理解,还责怪我。

过了一会儿,心想算了,有什么委屈的?“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我改变了态度,找自己,肯定是自己有问题,自己有应该修去的东西,不然,同修怎么会说我心性不到位,修的不好呢?我向同修认错,是我不好,是我不对,同修的态度也改变了。

同修走后,我想真的应该好好找找自己了,自己哪方面有漏,还有哪颗心没去掉。同修说的对也好,错也好,都应该去包容,不应该跟她吵,只有用法来衡量,归正自己,才能提高。过了两天,去同修那里,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

这么多年,在大法中修炼真是受益多多,感慨多多,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是不能用语言表达的,只有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层次有限,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