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法轮功学员加入全球诉江大潮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近日,中国大陆逾万名法轮功学员以及全球十八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和民众向中国检察院、法院等部门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要求将其绳之以法。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美国洛杉矶法轮功修炼团体在中领馆前集会,宣布加入全球“诉江”大潮。

洛杉矶法轮功修炼团体在洛中领馆前集会,宣布加入全球诉江大潮。三名曾在大陆被非法关押多年的法轮功学员带着刑事控告书来到现场。他们是(左起)张进、李淑英和时振华。
洛杉矶法轮功修炼团体在洛中领馆前集会,宣布加入全球诉江大潮。三名曾在大陆被非法关押多年的法轮功学员带着刑事控告书来到现场。他们是(左起)张进、李淑英和时振华。

洛杉矶法轮功学员在洛中领馆前集会,宣布加入全球诉江大潮
洛杉矶法轮功学员在洛中领馆前集会,宣布加入全球诉江大潮

控告江泽民的天津法轮功学员时振华
控告江泽民的天津法轮功学员时振华

控告江泽民的合肥法轮功学员张进
控告江泽民的合肥法轮功学员张进

控告江泽民的北京法轮功学员李淑英
控告江泽民的北京法轮功学员李淑英

法轮功学员吴英年教授发言
法轮功学员吴英年教授发言

三名曾在大陆被非法关押多年、死里逃生的法轮功学员带着刑事控告书来到现场,控告江泽民反人类罪、酷刑罪、谋杀罪、法外杀人罪、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强奸与性暴力、强迫劳动罪、非法逮捕与拘禁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盗窃与破坏财产罪等。他们的血泪控诉震撼了与会者。

刑事控告江泽民的司法案开启于二零零零年,是由法轮功学员朱柯明、王杰提出的控诉。此后以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罪名提出的“诉江”案就在全球美、加、日、韩、德及比利时、西班牙、玻利维亚、希腊、智利、荷兰、瑞典、阿根廷等国持续不绝。据明慧网报导,从今年五月份起,有超过一万人在中国对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这个数字正与日俱增。

九年大牢不放弃修炼 时振华:还我师父清白

天津法轮功学员时振华于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二月,她被中共非法抄家、逮捕,之后判刑九年,直到二零一零年二月才出狱。她回忆:“二零零二年五月我被非法关押到天津女子监狱。当局用限制上厕所,不准与任何人讲话,强迫看污蔑大法的书和电视,不准买小炒,停止亲人接见等种种手段逼迫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功。白天强迫我们做十二个小时以上的奴工。晚上收工回来在楼道里罚站,不让洗澡。夏天在太阳最毒的时间让我站在太阳下罚站。由于长期的折磨,从二零零六年我开始便血;又由于常年营养不良,我经常浑身无力;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突然晕倒,昏死过去。反抗迫害,我以死抗争,拒绝吃药,拒绝做奴工;家里人怕我死在监狱里,接见的时候,我妹妹哭成泪人说:‘姐呀,你要死了,我们都活不了啦……’我三十几岁的儿子失声痛哭,那场景现在想起来还心痛不已。”

她说:“江泽民集团对我本人的迫害及对我家人的伤害是无法饶恕的。”除了要求将其绳之以法外,她还要求:“彻底清除江泽民集团以国家、政府的名义对法轮功所做的一切不公正定论、规定、禁令、限制和影响;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恢复我师父名誉!还大法清白!”

十五岁开始修炼法轮功 张进:正义不分国界

来自安徽合肥的法轮功学员张进十五岁就参加了李洪志先生在安徽教育学院举办的学习班,从此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江泽民发动迫害后,他曾两次被非法关押,第一次被非法刑拘二个多月,第二次被合肥郊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附加非法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他在回忆所遭受的酷刑时说:“因为向明慧网报导了合肥法轮功学员张桂琴和李梅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中午,我被非法抓捕,其后他们对我进行了连续十四个昼夜的连轴非法审讯。合肥公安局政保处梁文明、罗健为首的多名警察,对我进行刑讯逼供,把我的一只手从肩部绕过,另一只手从背后上来这样铐住,用脚踩着我的背部狠拉手铐,并且来回晃动,时间约一个小时。他们两个人一班轮流,不分白天黑夜。他们用脚后跟猛磕我的大腿根,大腿肿的很厉害,几乎不能走路;一会儿猛拉我的手铐,一会儿用脚猛踹我胸部,弄得我气短胸闷,脸色发白;一会儿又拉着我的手铐,拖着我在房间来回乱走,后面的人则用脚乱踹。晚上非法审讯到半夜一两点,为了不让我睡觉,把我的一只腿从铐住的两手中穿过去,腿的重量使我的背成弓形,全身酸疼,比打还难受。这十四天内,刑讯逼供是持续进行的。”

除了酷刑还有精神洗脑,他说,二零零三和二零零四年监狱里办洗脑班,强迫他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每天长达十六个小时;还强迫他们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五书”,强迫他们在众人面前读污蔑大法的文章,时间长达两个月,“这种洗脑带来的痛苦甚至超过身体的痛苦。”

张进的哥哥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两次非法关押。家人因此也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他说:“我希望通过控告,将江泽民犯罪集团的罪恶告知天下。马丁•路德•金博士说:‘正义是不分国家疆界的,任何地方的不公正不平等,都是对其它地方公平公正的威胁。’所以也希望更多知情的人们来揭露罪恶,控告江泽民的祸国殃民,支持公审江泽民,使沉冤早日得到昭雪,正义早日得到伸张。”

七十三岁退休教师李淑英:“诉江”是给中国人觉醒的机会

七十三岁的北京退休中学教师李淑英,多次被非法绑架关押,累计陷牢狱近六年。她说:“在监狱里,有三个包夹(分别是吸毒、卖淫和经济罪犯)折磨我:长时间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白天开大批斗会:恶警会教唆不明真相的犯人攻击、谩骂大法。晚上小组批斗,坐姿一不标准,包夹随时喊叫或踢打。我的床铺对准大监视器,恶警随时从监视器喊叫提审,实际上就是不让你睡觉。有时白天不开批斗会,就播放中央电视台攻击大法的谎言,或放司马南攻击大法的录像。每天都要写心得,逼你放弃修炼法轮功。”

自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十几年间,李淑英几进几出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分别被关押三天、五天、七天、一个月、三年、两年半。即便出狱也不得安宁,“在家有居委会全天监视,电话全部监听,这种黑暗的高压下,我的丈夫身心受到极大伤害。非法抄家多次,把家里搞得天翻地覆,两台计算机被抢走了,全部大法书籍和有关资料全非法抄走了。而且警察经常到家威胁我丈夫,欺骗他,让他做我的转化工作。在劳教期间,三个国安又到家威胁他,让他劝说国外的女儿在奥运期间不要和中共作对。十几年来的迫害,使我的头发都白了,牙齿脱落,丈夫的身心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所以过早的去世了。他的身体原来是很好的。”

她说:“控告江泽民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由于江泽民对法轮佛法的迫害和诋毁,使广大中国民众受到了毒害。控告江泽民、结束迫害,使广大民众了解真相,清除思想中的谎言和毒害是必要的过程。这也是广大中国人觉醒的机会,远离邪恶、远离苦难,从而有美好的未来。”

吴英年教授:“诉江”匡扶社会正义

本次新闻发布会的主持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吴英年说:这三个刑事控告江泽民的案例是过去一个月来一万多人控告江泽民的一部分。“其实每位法轮功学员和家属都遭受了很大的迫害,他们控告江泽民是作为受害者寻求公道。但是它的意义远不止这些——通过这一举动可以让民众和各界了解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匡扶社会正义,让中国法治真正起到作用。”

刘因全:“诉江”是正义的壮举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持人刘因全说:“诉江是正义的壮举”,“中国必须进行法治,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江泽民违法抓人、审判、关押是犯罪行为。你们用中国的法律到中国的法院控告江泽民,按照中国现在的法治状况也应该受理、公开审判。”

刘因全原是山东潍坊市某高校的历史教授。他的舅舅吴大军也是法轮功学员,还是潍坊市某地法轮功负责人,多次被非法抓进各种洗脑班、劳教所。刘因全曾在回老家时亲眼看到舅舅吴大军和几名法轮功学员被挂牌示众。他还得知潍坊市外事科一位徐女士因散发为法轮功鸣冤的宣传品被警察抓住打死。他说:“潍坊市是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那里的恶警非常嚣张。”

李有甫:全球公审江泽民的日子不远了

法轮功学员代表李有甫说:“所有控告的罪行加在一起,与江泽民实际犯下的罪行相比也只是冰山一角。他犯的罪不但是反人类,而且是反神、反天地宇宙规律的。”“活摘器官──这个罪行除了杀人、迫害良知、用极其邪恶的手段对待人类、践踏人权,(再多的言语)也不足以说清他犯有多重的罪。希特勒的集中营都望尘莫及。”

李有甫说:“江泽民用无神论迫害所有的人,罪行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今天的‘诉江’是对每一个人道德良知的拷问。”他鼓励受害者用良知战胜恐惧,尽快彻底地、系统地揭露江泽民的罪恶,“全球公审江泽民的日子,我看不远了。”

著名评论家伍凡向新闻发布会发来支持信说:“最近时期,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主谋和元凶江泽民被中国大陆法轮功修炼者控告到中共各级法院,这是件大好事,早就应该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