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树市法轮功学员董立荣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按: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六年来,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董立荣数次遭到榆树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警察、街道人员不分黑天白日的突然闯入家中骚扰、威胁,不出示任何证件搜查,乱翻,实施绑架、抢劫。

董立荣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喜得大法的。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神经衰弱、肝病、肾病、胃胀、风湿、类风湿、乳腺炎、等疾病;修炼后几天肚子里的硬块就不见了,各种病全好了,全家人充满了欢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从此董立荣一家人陷入了恐惧与痛苦之中,失去了往日的温馨与快乐。

下面是董立荣自述遭受迫害的经过:

非法拘留六十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去公园炼功,被警察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六十天。在拘留期间警察逼迫我们干各种活;种地、修鱼塘、给警察洗衣服、打扫室内外卫生。还折磨我,早春时节东北的天气仍然十分寒冷,把我们推到室外冷冻,直到警察认为冻得满意为止。吃的是玉米面发糕,喝的是冻白菜汤,每天都在挨饿。六十天后逼家人交三千元钱,才放我回家。

非法搜查、损坏物品

二零零二年榆树市国保警察齐力、石海林等人在大街上跟踪到我家,逼问我姐俩还炼不炼功了,到处翻大法书,他们走后发现仓房里的煤气盘倒在地上已摔坏,不能用了。

光天化日之下绑架

二零零四年,我姐俩去邮局储蓄所取钱,片警杨颜红跟踪到储蓄所,取完钱,其中一个便衣上来抢走我的包,连拖带拽到屋外。很多人围观,警察怕说出真相,蜂拥而上,板着我的脖子,捂着我的嘴,强行拽进警车里,威胁我:说话就揍你!

我被他们拖得筋疲力尽,拉我姐俩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逼问我钱是哪来的?为什么有钱?逼我姐俩在空白纸上写一百个字,我姐俩拒绝。警察石海林等人逼我照相,石海林用拳头狠劲杵我的前胸,拽着到我家非法搜查,又回到公安局,晚上天黑后才放我回家。

六一零头目叫嚣:“死几个又能咋地”

二零零五年秋季,十多个警察闯入我家,欲绑架我到洗脑班,我给他们讲真相,片警杨颜红给榆树市六一零主任李奉林打电话,李奉林气势汹汹的闯进我家,进屋举手就要打我,当时我虚脱的不能动,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挡在我的身前,李奉林声嘶力竭的大叫:“你不就是法轮功嘛,法轮功死几个又能咋的!”逼我在一张空白纸上签字,他们才扬长而去。而我的身心却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一四年夏季,我想陪我外甥去北京检查身体,在网上用我的身份证订购火车票,电脑显示“违法”不卖给我车票,结果我没去成。

私闯民宅 、抢劫骚扰

我家住市郊,是平房。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榆树市六一、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警察,街道人员我都记不清有多少次黑天白日的到我家绑架,威胁和骚扰,不出示任何证件搜查,乱翻,抢走大法书籍,不给开门踹门,大喊大叫,砸门,从大门上跳进院里,有时从邻居家跳墙进入我家,实施绑架、抢劫。我姐俩经常不敢回家住,只留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一人在家。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和中共恶党相互勾结,迫害按真、善、忍标准修炼的好人,对我及家人在身心和经济上造成极大的伤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