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感窃贼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范元琰是南北朝时的人,家贫,只以种菜为职业。

有一天他出门,见到有人盗窃他家的菜,范元琰就退走。母亲问他偷菜的是谁。他回答说:“先前之所以退避,就是担心偷的人受到羞辱。现在说出他的名字,希望母亲您不要泄漏给别人。”于是,母子二人为偷菜的人保守了秘密。

有人越过水沟,偷盗他家的竹笋。范元琰就砍伐木头,作为桥梁,供偷笋人渡过水沟。自从那以后,偷盗的人大为惭愧,整个乡里不再有偷盗的了。

沛国的刘瓛深深器重他的人品,表彰他的德行。齐建武二年、天监九年,朝廷请他担任官职,他都不去,淡泊名利。

在道德很高的古代,不用警察,盗窃的人自己就知道惭愧,被感动、教化的再也不偷盗了。

中共用手机实名制、火车票实名制把百姓捆束的越来越严,对社会的管制越来越严,社会治安却越来越不好,警察向小偷收保护费,小偷按时给警察上贡。社会的腐败、道德底线的崩溃,本来就是中共造成的。天灭中共在即,赶快退出中共党团队,不但保命,而且能帮助中国取得美好的明天。

(参考《梁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四十五 处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