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八次冤狱各种酷刑 邱立英控告恶首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日前,原石家庄炼油厂职工邱立英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邮寄到最高检察院,并已收到投妥短信。她要求最高检察院立案侦查江泽民的犯罪行为,并依法追究中央、河北省、石家庄市等各级“610办公室”,彻查其一切犯罪活动,并严惩其所有罪行。

邱立英
邱立英

遭八次冤狱,迫害几生几死

邱立英在控告书中揭露,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前,自己拥有安宁幸福的家庭,有一份能发挥自己专长为社会做贡献的工作,有健康的身体,因工作认真、乐于助人,在人群中有极好的人缘与口碑。没触犯过任何法律,更不曾做过任何违背良知、良心的事情。

一九九九年九月七日,在江泽民操纵全国喉舌媒体开始以“文革”语言谩骂法轮功,同时杀气腾腾到处抓人时,邱立英认为,作为有责任感的公民,应该站出来说明真相。她自费来到北京,次日即被警察带走,劫回石家庄。

九月九日,她第二次到了北京,又被石家庄警察劫回不再释放,她绝食抗议警察执法犯法,在痛苦中整整煎熬了十一天,奄奄一息时,警察才放她回家。从此开始了十六年间不断被劫持到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等迫害场所的悲惨经历,总计被强加八次冤狱,遭非法关押八年一个月零三天,共计二千九百五十三个日日夜夜,历经各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摧残与凌辱,几死几生。

经历各种超出人们想象的酷刑

1、入狱“杀威棒”。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邱立英从石家庄劳教所被转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刚一入所,狱警就指使一个名叫王艳秋的练过拳脚功夫的劳教人员,狠毒地对她拳打脚踢,以让人喘不过气的速度专打其要害、敏感部位,直至被打的晕死过去。

2、冻刑。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凌晨,开平劳教所警察将邱立英拽到院子里,双手背铐,吊在了一棵柿子树上。当天室外气温将近零下二十度,寒风刺骨,滴水成冰。邱立英只穿着单衣,凉拖鞋,被吊在树上,只觉浑身刺骨般的疼痛。因头难以抬起,只能低着,冻出来的鼻涕流出就被冻上。时间一长,鼻子下面竟然流冻出了一根一米多长的细冰柱(摇头都甩不掉)。手背上面冻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细纹,细纹都是凝固的血口子……

3、曝晒。二零零零年六月中旬的一天,正午十二点多,开平劳教所又将邱立英拽到院子里暴晒。当时天气预报是三十八度的高温,地表温度高达四十多度,在火一般的太阳下面被炙烤,邱立英感觉随时都会窒息。她就这样被一直暴晒到下午近三点,眼看昏过去了才被拖回屋里……

4、迫害性灌食。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邱立英被弄到唐山第五精神病医院,警察为让她更加痛苦,灌食却插上胃管便不再拔出来,直到三天后,因痛苦难忍抽搐挣扎,她自己硬生生将管子拔了出来。

另一次野蛮灌食在二零零四年四月,石家庄看守所狱警于萍指使十多个犯人掐胳膊、掐腿、挠脚心、打耳光、掐腮帮子,致使邱立英口腔流血溃烂,呼吸困难,从嘴里吐出来尽是肉沫。看守所用高浓度盐水对她进行迫害性灌食,灌完后她的心脏即痛的直哆嗦,两次出现休克状态。就这样,看守所还让她罚站、干活,因无法配合她们又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裤子也被撕破,造成邱立英肾脏严重受损,两次尿血。

二零一三年五月,邱立英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再次被迫害性灌食,郭姓女狱医将邱立英因灌食吐出来的痰和食物全部又灌回到她的胃中,以此要挟她不再绝食。

狱警们还给邱立英注射和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有一次,她没能及时把灌入的药物吐出,立即出现了头晕、腿软、舌头僵硬、眼睛浮肿、精神恍惚等中毒症状。

5、“扎电针”。那是一种专门用来对付严重疯癫的精神病人的刑罚,号称“一治”就灵,对大脑损伤极大,能够把人毁掉。他们把电针的两极扎进邱立英头顶的百会穴和前额的印堂穴,问“吃不吃饭?”不答应就不停加大电流,增加痛苦强度。邱立英只看见脑子里有万道弧光,电流在脑中刷刷地快速流动,海潮一般的痛苦一浪高过一浪,只觉自己要精神崩溃……她在精神病院就这样被折磨了整整九十天。

6、毒打、吊踹、辱骂。开平劳教所狱警授意吸毒犯人毒打邱立英。一次,吸毒犯人李俊青等人把她拖到没人的地方,扒下裤子,用皮带狠抽臀部,直到皮带夹子断裂飞掉,整个臀部被打成黑紫色,打完还吊在二层铁床架上,仅脚尖能着地,他们用脚踹,往她的脸上吐唾沫、辱骂……

7、扎漏人中、铁管抽打、几次昏死。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在保定劳教所,警察与劳教人员用拖鞋底狠抽邱立英的头部,还把灌食剩下的奶泼她一身。邱立英被迫害的全身抽搐,狱医杜宝川一边嘴里不干不净侮辱,一边用抽血用的针扎她的人中,当时就扎漏了。血顺着人中流下来。当时邱立英抽作一团,狱医还浑身乱扎,两名劳教人员一人抓邱立英一只胳膊,狠命地往铁管床上的铁管抽打,打得她心脏停跳,昏了过去。醒来后,警察和狱医竟然还让犯人打她,他们做着下流猥亵的动作,拿两米长的竹竿抽打,同时污言秽语,谩骂侮辱,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使邱立英心脏再次停跳昏迷……

8、野蛮抽血、毒打、一丝不挂罚站、薅头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中午,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狱警强制给法轮功学员抽血,让犯人殴打、侮辱法轮功学员。邱立英质疑抽血的原因,狱警即把她摔倒在地。姓马的男狱医与狱警江霞穿着黑皮鞋,侮辱性的一人踩住我的一条光腿上,让犯人打她的头部,把她打得头疼头晕、恶心呕吐,三天不能吃东西。警察刘子维还带犯人打手,把法轮功学员张俊梅、孟淑芳、刘月坤的衣服扒光,把内衣都剪了,一丝不挂的罚站,来例假的也不给衣服穿。上厕所只能披一个床单,拽下来的头发满地都是,过一天又挨个打一遍,其中两人当时即被打得满脸青紫,眼睛肿得只剩一条缝儿……

9、强制戴狗链。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邱立英在石家庄二看遭受强制奴役,累得手肿,腿肿、脸肿,绝食期间铐在铁架子上,戴狗链(手脚连铐),带铁手铐一个月,强制绑在铁椅子上输液。

公检法串通构陷冤狱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邱立英在护理瘫痪在床的母亲一整夜后,被警察绑架,办案警察以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将其非法刑拘。因他们自己伪造提讯笔录被识破,邱立英拿到了分局开出的释放证明。但办案警察和长安区国保大队的同伙不仅将其易地继续非法拘禁,又捏造出一个莫须有的“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的罪名到检察院再次起诉。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和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两次开庭,长安区法院公然践踏法律,判其有罪。而邱立英被指控非法持有的机密文件,竟然是任何人都可以从网上下载的一份国务院与公安部认定十四种邪教的文档,该十四种邪教名单中没有法轮功。为了达到栽赃陷害的目的,公安两次变更罪名、非法拘禁、做伪证,诱供、骗供、诈供,阻挠律师会见;检察院三次换人,两次退回公安;法院两次开庭,历时一年多才走完程序。而上诉中院七个工作日即将邱立英送进监狱。

长期频繁的冤狱迫害给邱立英本人及其一家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深重伤害,女儿从十岁起即离开妈妈,孩子爸爸因无法承受压力与邱立英离婚。邱立英的父亲在忧心中早早去世;年已八十多岁瘫痪在床的母亲无法承受女儿被陷冤狱的煎熬悲惨离世……

邱立英认为,自己及家庭蒙受的迫害和苦难,归根结底是由江泽民一手发起的,参与迫害连同犯罪的不法警察等同样是江泽民的受害者。为讨回公道,匡扶正义,她要求最高检察院对被告人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罪行,还大法以清白,还大法师父以清白,为无罪而遭迫害的好人昭雪不白之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