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路 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得法修炼

我于一九九七年一月在上大学期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从一位阿姨处得到《法轮功》这本书时,我捧着宝书像小孩子一样连跑带跳的回到家中,看完书后,虽然对宇宙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理解甚少,但那种从生命深处发出的欢呼让自己觉得人生找到了方向,不会再随波逐流,知道自己该如何有意义的走好以后的人生。

得法修炼后不到一年时间,曾经困扰我多年的、做过鼻甲穿刺和鼻甲切除都未好的鼻窦炎,还有经常头疼、胃疼等症状全都不翼而飞了,从此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的姐姐被抓、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九年四月,一位和我们有联系的同修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后,由于承受不住恶警的迫害,把我们的情况给说了出来。为避免迫害,我们一家于二零零九年六月逃离中国大陆,二零一三年六月来到美国。

二、在打营救电话的过程中修去人心

二零一一年二月,旨在营救大陆受迫害同修的营救平台成立了,案例主要以明慧网报导的案例为主,打电话重点是那些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六一零等邪党部门。从平台成立之初,我便开始在那里打电话。

给这些迫害单位的人员打电话,真的象云游一样,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刚开始打电话时,当对方骂一些不堪入耳的话,尤其是歇斯底里的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时,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的心情,可能是以前从没听过如此邪恶的话,自己的争斗心一下子就起来了,即使打完真相电话后,邪恶的话还会不时的往外翻。冷静下来后,我开始找自己:一方面是不是自己的争斗心及不愿被人说的心太强?平时生活当中还有一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或表现,以至于邪恶能骂出那么不好的话?另一方面就是操纵邪恶之人背后的烂鬼、黑手怕被清理,所以就极尽其所能的骂无耻的话和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想让大法弟子停止打电话。

曾经听一些同修交流说打电话时当对方骂的很邪恶时就很少再打了,因为一不想听到骂师父、骂大法的话,二是不想让他们再造业。可是我想,如果同修都这样,邪恶一看只要一骂你就不打了,每次大法弟子打过去邪恶都照常骂,岂不更助长了邪恶的嚣张气焰。于是我除了每次发正念前五分钟重点清理自己的争斗心、色欲心,及空间场内不敬师、不敬法的物质之外 ,就加大力度给这些很嚣张的迫害部门打电话,只要对方骂,我会一直打下去,直到对方不骂、听些真相,或不接为止。有时一个号码需要打上几个小时;而有些重点责任人的电话,开始不接,有的打十几次,甚至几十次才接起。

曾经有一次,给一个参与迫害的警察打电话,对方共接了一百一十六次,始终一句话不说,前几十次每次都是接起即挂,后几十次,每次听几秒钟再挂,我就把语言尽量压缩,每次能说上一、两句完整的话,到第一百一十七次后他再也不接了。

随着打电话的深入,我渐渐发现国内同修提供到明慧上的电话有的不是很全,平台同修整理的案例号码也很不到位,甚至有的案例就几个电话,少的只有一、两个,有的甚至参与迫害重点责任人的名字、电话都没有。最开始我有点抱怨:抱怨国内提供电话的同修提供的信息及号码不全;抱怨平台整理案例的同修整理的不够细,很多迫害责任人的相关信息及新号码没及时加到案例里边等等,总之抱怨一大堆。后来我意识到了自己强烈的抱怨心。开始换位思考:想到国内同修在那样严酷的条件下搜集相关迫害信息本身就很困难,加之很多老年同修又不太会上网;平台整理案例的同修很多没参与打电话,抓不准哪些电话该要不该要,而且好多同修还要上班,时间上也不够。

打营救电话重在时效,如果重点责任人及重点电话查不出来,营救力度就会大打折扣,很长一段时间我感到压抑、无助,有时甚至晚上睡不着觉,曾经还有过想放弃打营救电话而改打三退电话的想法,可是每当看到明慧报导的迫害案例还在持续的发生着,就有一种使命感让自己必须坚持打下去。

在征得平台负责人同意后,平台成立了查号组。但是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还是相当大的一部份参与迫害部门及责任人相关信息及电话没有。尤其是新发生的迫害案例,相关信息更是少之又少,就感到这些信息查不到,打电话就等于打擦边球,对营救同修起的作用很小。于是在以后的拨打案例过程中,边发正念边请师父加持,试着从参与迫害的部门直接要号。

要号的过程也是一个磨炼意志的过程,有时要出一个信息需要几个小时。打电话时我一般先是非常有礼貌的询问,如果对方不告诉或态度非常不好,我就严肃的告诉对方:“此种行为是在助纣为虐,助纣为虐就是在犯罪,犯的是天罪。”然后就开始讲真相,这样接电话者会自知理亏,大多数都会乖乖的听些真相。而且还可以多次拨打,直到对方给出一些相关信息或多次不接才罢手。慢慢的一些重点信息:迫害责任人,及其办电、宅电、手机等一点点的都查了出来。有的甚至是他们主动给的。

这里举个小例子:一次在给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直接分管迫害的部门打电话时,一个男子第一次接电话听了些,没说什么就挂了,再打接起听几分钟后开始破口大骂,而且骂的极其肮脏、下流,反复多次后,我就给他读北京的典型恶报,开始他一听恶报就挂,再打就多次不接、设置等,又多次后,此人再次拿起电话时语气大变,谎称他是值班的,刚接电话,而且主动给了两个号,让给这两个号打,问他这两个号是哪?他不回答。问他刚才的邪劲咋没了呢?不回答,问他要不要把刚才的录音给他们的头听听,也不回答,问他自己要不要听听,他还以为没录音,说你放吧,刚听一声忙挂,再打不接或设置了。他给的两个号,开始我还以为没啥用的,等我打完别的电话后一试,这两个号都是参与迫害的预审处的电话,而且接电话的头目非常惊讶,还问怎么知道他们的号码的?

现在回想起来打电话过程当中所经历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海外同修所承受的这一点点跟国内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黑窝的同修无法相比,他们所承受的身心的摧残,相比之下我们所承受的,简直就是微乎其微,什么都不是。随着各种人心的去除,在以后的打电话过程中,对方无论怎么骂,我基本上都不太会动心。这样坐在电脑前的时间由刚开始的打一个多小时就要休息一下,到现在的连续打四、五个小时也不会感觉很累。

这几年通过打营救电话不仅修去了诸多人心,同时也魔炼了自己的意志、增强了正念。

三、带好小弟子,不辜负师父的重托

师父讲:“但是修大法的人往往有许多家庭有小孩,他们很可能不是一般的孩子。没投胎前他就知道这家人将来会学大法,我要投胎到这家去,那么很可能是有来头的。”[1]

我想,既然孩子托生到大法弟子家,我就要对孩子在法上负责,真正的对得起孩子,不要毁了她,否则所犯的罪过将永远无法弥补。对孩子的教育上应该把大法摆在第一位。

孩子在五岁前,我基本上是读法给她听,慢慢的《洪吟》上的一些诗她听的遍数多了很自然的就会背了。五岁时开始教她读《转法轮》,开始读一段需要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一个字需要告诉几十遍甚至上百遍后才能记住,慢慢的读法的速度开始加快,用了两个多月时间教孩子读完了一遍《转法轮》,这时《转法轮》上的字她基本都能认了。以后孩子就可以跟大人一起读法了,每当孩子读错字、加字或落字时,都给她及时纠正,再让她把读错的这一句从新读一遍,以培养她做事严谨的习惯。

随着《转法轮》她读的越来越流利,慢慢的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她有时读法不象最初读法时那么用心了,于是我便有意识的给她读一些明慧网上同修背法的文章听,听了同修背法的交流文章后,孩子跟我说:“妈妈,我也想背法”。这样顺理成章的,二零零九年九月,也就是孩子七岁时开始背《转法轮》,最初开始背《转法轮》时,一段法需要几天才能背会,她每背一段法,觉的背的差不多了,就来找我考她,我要求她每一段法需做到一字不差、不卡壳、不重复的背对三遍,才能开始背下一段,这样一段法就需要考她几遍甚至几十遍。就这样她基本上每天都坚持背法,少时几段,多时十几段,孩子用了二十七个月背完了第一遍《转法轮》。接着她用了十二个月的时间背完了第二遍《转法轮》。我再抽时间和她一起学习各地讲法和新经文。

孩子在读法背法的同时,我也开始教她炼功,开始她不是很情愿的炼功,尤其是炼第二套功法,除了累之外,起初时常会出现头晕恶心的炼功反应;打坐也不想多坚持,于是我便找明慧网上同修、尤其是小弟子如何精進的修炼故事给她听,慢慢的她炼功畏难情绪开始少了,抱轮时也不再难受了,而且还很愿意打坐,有一次打坐时腿很疼也不拿下来,坚持了两个小时。除非极特殊情况外,只要在家,她背法、炼功基本上没间断过,而且我规定每天只要背完法炼完功,其余时间可以自由支配。这样她就养成了每天先学法炼功再玩的好习惯。

教育孩子上我想除了多学法、多学传统文化外,作为父母也要言传身教。我平时轻易不会向孩子许什么承诺,但是一旦承诺的事情,我会尽最大努力办到。不能答应孩子的事情无论孩子再怎么哭闹,我都不会答应,要让她知道越这样可能效果会更糟。在为人处事上,我也注重培养孩子的道德修养。

在带孩子的十二年里,我也经常有守不住心性的时候。记的很清楚的一次是有一天跟女儿发生矛盾后,又没守住心性,气的自己浑身无力,头昏脑胀,便躺在了地上,这时看到另一个自己在吹气球,吹着吹着,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气球爆了,我这边躺着的身体被重重的震了一下。当时悟到可能是师父在点化自己容量不够,应该提高心性了!

带小弟子的过程也是漫长的修心过程,真的磨去了自己很多人心。在带小弟子的过程中随着自己执着心慢慢的放下,小弟子也越来越听话了。

四、顺应天象,起诉恶首

中共最高法院自今年五月一日实行立案登记制,要求“有案必立、有诉必理”。 而且师父在今年纽约法会上也明确肯定了诉江的意义所在。我悟到了这是天象变化到这了,应该起诉恶首江泽民,但却由于人心的障碍——有些担心大陆未修炼家人受到骚扰,又觉的没有直接被迫害的经历,没有太多可写的。

师父说:“就象我举的例子,我讲我们有的人把自己的前程,什么工作呀,事业呀,在关键的时刻都能放的下,那么这个人是不是过了这一关?人活着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人能够在常人中有前途,有一个自己满意的事业,以至于自己的理想,想达到一个什么成度。如果这些都摆在他面前,真的将要威胁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能不能走出来,真能走出来那不就是走过了生死这一关吗?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他连这个都放的下的时候,他不就是能够放下生死吗?”[2]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日文章《结束迫害必须追究元凶》中写到: “对于修炼人来说,其意义在于,是师父正法推向世间的体现,是给众生再一次得救的机会,也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机会;大法弟子维护宇宙真理、救度众生、放下一切人心成就果位的需要。当然,敢不敢以真实地址真实姓名起诉江泽民、敢不敢把诉状或控告状亲自递交或邮寄到当地检察院和法院,敢不敢亲自递交或邮寄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这也是大法对我们修炼者的严格严肃的真实检验。”

当意识到自己的人心时,我又依赖丈夫同修,觉的作为一个家庭由他写就好,可是丈夫每天还要忙工作而迟迟不能动笔。最后自己有些着急了,才开始认真的阅读明慧上关于诉江的相关文章。逐渐理顺了思路,明确了诉江的目地是要在法正人间之前尽可能的挽救更多的众生,这也是师父的期盼。

这时透过窗户我看到一只白天鹅在缓缓的向空中升起,因为这种白天鹅平时是很少见的,立刻一股暖流涌向心头,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弟子!

希望还没有写诉江状的同修配合天象的变化,赶快行动起来,都来起诉十恶不赦、罪大恶极的迫害首恶江泽民,尽快将其送上历史的、国际的审判台,以彰显人间正义,争取在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时间里尽可能的多救众生,就象神韵歌词中所唱的:“不要让遗憾成为永远的遗憾”[3]。

回想修炼十八年来,由于自己的不精進,耽误了多少证实法、救人的事情;同时也让师父为弟子操了多少心,为此深感汗颜!

十八年的修炼路上,师父一路呵护着弟子走到今天,弟子用尽人间万千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在今后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弟子唯有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精進、再精進,才能兑现誓约,不辜负师父及众生的期盼!

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五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别让我为你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