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个修炼和讲真相的机会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修炼几个月后,我开始认识到了对正法时期修炼的弟子的要求。我最初的想法是抱怨:别人都已经修炼很长一段时间了,为什么我不能先将精力集中在个人修炼上?但是,当我越来越投入到救人讲真相中,我越来越能悟到更多的法理,也越来越对自己能够实现自己真正的心愿而感到高兴 。

二零零一年夏天,我们当地学员在州政府举办了画展。电视台的记者来了,州长也为此给法轮功颁发了褒奖。但是,我却觉得,我没有好好利用这个机会给政府官员以及周边社区讲真相。在画展之前,我在社区里贴了一些海报,但是我没有亲自去和社区人士,教育工作者,以及政府官员面对面的谈话。在这之后,我认识到,象画展这一类能引起常人社会共鸣的活动是我们与常人接触的好机会。我暗下决心,除了常规的大法活动之外,我以后一定要抓住这一类贴近常人社会机会去讲真相。

当二零零八年奥运会之前的人权圣火接力开始时,我意识到了这正是一个贴近常人社会的活动。我很兴奋,并且认为很多人都会来支持这个活动,因为这活动涵盖了许多在中国被打压的团体。但是当我开始和常人联络时,我很快就发现,在简单的介绍人权圣火接力之后,最关键的是一定要把法轮功作为中心的话题,一定要讲清楚法轮功是什么以及迫害的事实。如果我只是泛泛的谈论在中国的人权迫害,人们并不会象我想象的那样自动表示支持。所以,每次和常人谈话,每次请常人团体来参加人权圣火活动时,我都把法轮功真相作为重点来谈。这样一来,不论最后的结果如何,每一次谈话都成为了讲真相的机会。

当时我所居住的地方,整个州只有三个学员,所以举办这样一个大型活动难度很大。我还记得当时的感受:因为活动完全超出了我的能力之外,我必须在这过程中的每一步都完全依靠对师父的坚信。当预定了活动场地之后,我收到通知说,我必须要为活动支付巨额的保险费。我不知道我将如何去付这笔钱,但我相信,一定会有办法的。结果,有一个团体被迫害的真相以及学员为制止迫害所付出的不懈努力所感动,他们不但同意赞助这个活动,而且同意我们使用他们的保险计划。

在活动开始的几个星期前,我突然被告知,由于场地施工原因,活动必须被推迟一个月。我开始很生气,但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师父的安排。推迟就意味着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和更多的团体以及个人约谈。我们成功邀请到了一位奥运会金牌得主和一位州议员来参加集会和圣火接力跑步。而且当地几位很有名的音乐家也答应为我们的活动表演整整一天。当时我所在的城市是一个著名的旅游胜地。推迟了的日期正好在当地的旅游季节,所以这也意味着好天气和更多的外地游客可以见证法轮功学员与常人一起为结束迫害所做的努力。

今年,当我听说“骑向自由”自行车之旅要经过我们这里时,我知道这对我们这个因为没有合适的剧院而无法举办神韵的地方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这是一群年轻学员为营救中国法轮功孤儿而横跨美国的活动。这样的活动很能引起常人共鸣。

“骑向自由”要经过一个我曾经居住过的城市,离我家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我联系了当地的一位学员,和她一起为这个活动做计划。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准备集会,而集会的每一个细节,特别是场地,都很棘手。我们反复讨论到底哪个场地比较好。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市中心法院前的舞台,另一个是骑向自由将会经过的一个市郊区的小公园。有些学员对我说,场地并不重要,只要能够邀请到媒体来采访就行。但是另一个学员和我觉得,场地应该比较正式一些。当时我们很难联系到骑向自由的负责人,所以也无法知道,他们是否愿意改变自行车路线,到市中心来参加活动。

各种烦难使我充满了焦虑。在两天之中,我的牙齿剧痛,甚至发起烧来。与此同时,另一个负责此事的学员的牙龈也痛的无法说话。后来,我终于联系上了骑向自由的负责学员,他同意场地应该正式,而且愿意改变他们的路线以配合我们的计划。我当时觉得,他的话是师父给我的点化——市中心法院前的舞台是正确的地点。当我确定下来后,我意识到我当时犹豫不决的深层原因。在我的内心,我知道在市中心举办活动将意味我们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去组织,去邀请常人来参加,否则的话,观众席将会空空荡荡。而在市郊的公园,则不存在邀请观众的问题。

在那一段时间,我经常想起师父的讲法:“想做好项目中的事,使这个项目能够有救人的力度,那就得做的好一些,多用一些心,多耗费一些时间。这样一来呀,对于自身的修炼来讲,就会显的没有时间。但是无论怎么样,大家都要抽时间修炼,都要抽时间学法。”[1]

师父的话给了我内心的平静。我意识到,我所要做的就是把我的心放進去,然后在学法和修炼中继续前行。至于最后的结果,无需我担心,担心也没有用。

在和那位学员为活动忙了一天之后,我在网上发现我们刚刚错过了当天市议会的会议,而那是一个我们邀请市长和市议员参加集会的好机会。我又发现,当天晚上有一个人权委员会的会议。我给负责人发了封电子邮件,介绍了骑向自由这个活动,然后问他我们可不可以在会议上发言。负责人很快给了我肯定的答复。因为我当时已经回到我所居住的城市了,所以当地的那个学员和另一位在中国曾遭到过迫害的年轻学员在人权委员会上作了发言。委员们被学员的遭遇所感动了,他们答应以多种方式帮助我们。其中一位在非营利机构工作的委员答应为每一位骑向自由之旅的年轻学员提供免费午餐。后来我们又参加了市议会,其中一位议员答应在集会上发言。

各项工作都渐渐的就绪了。但是在这过程中,出现过很多不确定性。有几次,我曾对自己产生怀疑,也担心过能不能邀请到足够的人来参加集会。我向内找,然后回忆起,某次在和其他州一位同修交流时,他提到他们地区的集会非常成功。我当时产生了强烈的争斗心,并想把我们地区活动也办的同样成功,好向他炫耀。当我向内找,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深深为此感到羞愧。

第二天,我接到了联邦议员的秘书的邮件,他愿意在集会上发言。同时,市政府的一位官员也同意为活动提供路线引导。两位州议员也发来了褒奖。这两位州议员都是我们面对面讲过真相的。

在活动的两天前,我们在当地一个农贸市场举办了签名活动。我的母亲帮我做了一幅大的旗子,上面写着:“为法轮功骑向自由;营救孤儿”。旗子的中间是一副本州形状的地图,漆成白色,以便于人们在上面签名。一位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了学员,并拍摄了人们在旗子上签名的镜头。这些报道在我们活动的当天被播放出来。

那个月,我们地区几乎天天下雨,但是当骑向自由的骑手们到达的那天,天气晴朗并且凉爽。虽然集会是在星期一,工作日的中午,但还是有很多常人赶来表示支持。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也赶来采访。集会过后,一位人权委员会的委员告诉我们,他们以后会继续赞助我们类似的活动。

在整个筹备和集会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很多令人感动的事情。这里我只想举一个例子。我和我母亲有一位朋友。她对一切宗教和信仰有关的事物都持排斥态度,她把法轮功也当作这一类的事物对待。平常我们很难和她谈起这一类话题。在集会前,我母亲向她借音响设备。她说可以,但是她只帮忙组装设备,组装完后,她就离开了,因为她不想参加法轮功的集会。集会过后,她来收拾设备。我们邀请她去附近的公园和小骑手们共進午餐。在午餐期间,几位小骑手和她聊天。她的态度彻底转变了。她主动问我们她可不可以在我们的旗子上签名,以表示她的支持。后来,在社交媒体上,她又积极的赞许了骑向自由这个活动。

这一类能引起常人共鸣的活动是我们讲真相的好机会。但是这种活动并不是很经常。在没有这种活动时,我们通常也能找到合适的机会去讲真相。只要我们的心到位了,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各种各样的机会。

今年年初,一位州议员发起了一个谴责迫害法轮功和活摘器官的决议。这给了我们一个访问各个议员办公室讲真相的好机会,因为我们将有一个明确的话题,而不是泛泛的谈,而这对那些忙碌的西方议员来说是很重要的--如果有一个明确的话题,他们将认真倾听。

我们访问了很多议员。在忙了一天之后,我站在州府大楼的走廊里,有一位议员经过。他向我招手,并且满面笑容地对我说:“我刚刚联署了那个决议。”他一边伸展着手臂,模仿着炼功动作,一边说:“我还试了试你们的功法呢。”我看得出他内心由衷的高兴。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一直到议会休会期,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开车一个多小时去州政府访问议员。很多时候,其它城市的学员也会赶来。我们一起合作,一起交流,取长补短,采用不同的方式向议员们讲真相。有时候,我们会在议员们从投票厅出来的路上,或是在走廊里,截住他们,有时候,我们会和他们的助手提前预约,在办公室和他们讲真相。

在这之前,我通常都只是和议员的助手们讲真相,给他们发活动邀请,很少和议员们亲自面谈。

对我来说,和议员们面对面地谈话并要求他们帮助,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因为我以前都不是很有自信。我以前有一个观念:他们不会听我说话,除非我也是重要人物,或者是会谈的条件都非常合适。但这一次,我没有消极等待。我把他们都当成自己的人,都当成我的朋友,而我必须给我的朋友们讲迫害的真相,给他们一个机会摆正自己的位置。

有位议员刚开始没有打算联署谴责迫害的决议。我有些沮丧。他只是和我在走廊里匆匆说了几句,没有时间深入的讲真相。后来,我预约和他在办公室面谈。面谈進行的还可以,但是有些跑题,所以我不确定他是否真正的了解了真相。他说他支持决议,但是我们没有机会问一下他是否会联署。

面谈之后,我很遗憾没有把握好这个机会。我给他发了一封邮件,请他观看一个八分钟左右的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视频,然后问他是否愿意联署决议。我放下了所有的担心和观念,心里只有一念:我要给这个善良的人一个机会。几天后,他回信告诉我说,他联署了决议。

由于很多干扰,决议没能赶在本届议会休会之前举行投票。我和同修们都向内找,一起交流。我们都决心在下一次议会期间,要提高自己,加强正念,突破干扰。虽然结果不很理想,但很多议员和他们的助手都更好的了解了真相,而且都表示了支持。这给我们在下一次议会的進一步讲真相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许多修炼多年的同修都经常谈到师父关于“修炼如初”[2]的讲法。当我回顾刚开始修炼的日子,我看到自己充满着有求心和对自我的执着。我似乎没有主动地让法来改变我。然而,近年来当我放下犹豫的态度,并且勇于面对挑战时,我感受到,我开始真正的转变。我的心也逐渐平静并且变得心胸宽广。每一个时刻都是宝贵的修炼的机会,而我,也渐渐懂得了如何去珍惜这些机会。

谢谢您,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五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