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关看守所22个月 丈夫携女儿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今年五十一岁的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邓晓波(51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十六年来曾被非法拘留一次,劳教二次,在劳教所绝食抗议迫害,遭受拳打脚踢,电刑(电棍对准头部脑中心部位电击),野蛮灌食,不让睡觉等折磨。因不放弃炼法轮功,不写污蔑、诽谤法轮大法和师父的“五书”又被加期半年。

邓晓波

邓晓波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邓晓波又在自家开的“鸭脖熟食店”被吉林市船营公安分局东局子派出所警察绑架,遭警察连踢带踹,殴打,被双手反铐手铐,向上提拉。用矿泉水浇头,语言威胁。后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预谋非法判刑。

亲友们聘请了北京维权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

邓晓波的代理律师李国蓓女士和王宇女士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曾多次到吉林市昌邑区法院递交手续,办案人付文忠不接律师手续,不让阅卷,态度恶劣,不允许做无罪辩护。付文忠还威胁诱惑家属辞退律师,也多次到看守所逼迫诱惑邓晓波辞退律师,说什么:“退了律师我给你少判几年,开了庭,把你送监狱去你就享福了。”遭邓小波拒绝后又说:“那就开不了庭,你就在这呆着吧(无限期关押)。”现在邓晓波在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整整二十二个月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邓小波的丈夫与女儿已向最高检察院与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已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妥投签收,控告一手发动迫害的首犯江泽民,要求尽快立案侦查,法办江泽民。立即停止迫害,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使其家庭早日团圆。

以下是邓小波的丈夫与女儿在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中叙述邓晓波迫害的部分事实及父女俩多年来承受的精神压力和苦难……

我是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邓晓波的丈夫张月石,目前我妻子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二十二个月了,船营区法院预谋非法判刑。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妒忌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信仰法轮功群体的灭绝人性、丧失天良的迫害,在中国,使无数个幸福家庭遭受苦难。我家就是千千万万个苦难家庭中的一个。

一九九八年,我妻子邓晓波因体弱多病,患有贫血、腰痛病、附件炎、妇科病等多种疾病,经朋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明白了人生许许多多不解之谜,明白了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理,所以记忆中那些烦恼消失了,和多年不往来的婆婆从归于好,炼功之后身体越来越好,不到半个月所有的病都好了,无病一身轻。她按照法轮大法的最高法理 “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成了家里、外面公认的好人,我们生活的幸福美满。

做好人履遭迫害,家人不能安稳生活

可是江泽民集团下密令不断骚扰这个修心向善的炼功群体,记得一九九九年下半年,我妻子在吉林市博物馆前集体炼功,被江南派出所警察抓走非法拘留十五天,还让家属交五百元钱,说是吃饭钱。

我妻子邓晓波依法到北京上访,被警察抓回来后送到吉林省长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又被加期半年。

我妻子邓晓波从劳教所回来后,警察还不断来我家骚扰,甚至撬门别锁,试图再一次把她抓走,一到敏感日,还去我母亲家、亲属家里逼问我妻子的下落,时常夜间骚扰我家,有一次我妻子在家中,警察来敲门,见没人开门,就开始撬门别锁(没撬开),那撬门的动静吓得大人孩子都非常紧张,精神压力非常大,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我妻子不得不过着有家不能回,丈夫、女儿都不能照顾,不能尽妻子、母亲的责任而流离失所在外,女儿又那么小,深感在中国做好人真的是太难了。

二零零三年四月七日邓晓波在商场购买录音带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东市场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遭受了非人的待遇,遭毒打、脚踢、抓头发等。在家属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非法劫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拘禁,后又在家属不知道而又没有任何手续就把她送到吉林省长春女子劳教所,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期间因不写污蔑法轮大法的“悔过书”和“不炼功保证”等“五书”,遭受酷刑折磨。

妻子被非法劳教,我们父女度日艰难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到二零零三年四月,我妻子曾遭多次抓捕,一次拘留,两次非法劳教,在我妻子被非法劳教的近三年时间里,我带着年幼的女儿整天担心受怕,精神紧张,下班后又当爸又当妈,生活的非常艰难辛苦。年幼的女儿张吉鹤在幼儿园和上小学的时候经常是她大姨接送。看见别的同学上学都是妈妈接送,接送自己的却是大姨,心里特别难受,非常想念妈妈,经常流泪。

上小学时的女儿,每天中午得自己煮方便面,常常被开水烫伤手,或是家里没有饭,饿肚子。记得那年中秋节到了,八月十五是中国人的团圆节。副食店和街上都摆放着各式的月饼和礼品盒,人们手里都拎着礼品回家过团圆节,可吉鹤的母亲却在劳教所遭受痛苦。我们去长春女子劳教所看望邓晓波,劳教所不让见。女儿央求狱警给她母亲带几块月饼,狱警大声的吼道:“你妈妈一天不写决裂书(不炼功的保证书),你就别打算她能出去,然后用脚用力的将月饼踩碎,把我们家属撵出接见室”,女儿一路哭着回到了家。

我女儿从小性格是活泼开朗的,就因为妈妈炼法轮功遭迫害不在家,缺少母爱,加之在学校经常被同学排挤,时常躲在没人的地方自己偷偷的流泪 ,后来变得少言寡语,夜间经常在被窝里手拿着她妈妈的照片一边看一边流泪。知道的人都心酸流泪。她那幼小的心灵所承受的创伤是无法弥补的。冤狱期满后我们一家团聚了。

无辜被绑架 遭酷刑,家中物品被抢走

我妻子是吉林市鞋厂正式职工,是国营企业单位。单位因为我妻子坚持炼法轮功,怕受株连,就为难她,让她停职离开工厂,当时厂领导孙吉言答应给她补偿些钱,可到现在单位连一分钱都没给我们。

二零一二年,因生活所迫,妻子冒着危险经营了一个小型鸭脖熟食店,既解决了家人生活问题,又能服务民众。鸭脖熟食总店的老板也是法轮功学员(目前也同我妻子一样被诬陷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他们的经营理念相同,都是遵循法轮大法“真、善、忍”原则做人做事,做出来的食品都是无毒无害,不放任何添加剂、防腐剂,每天都是新鲜的,很受顾客们的喜爱。

妻子经商,重道德,讲诚信,特别受她的顾客信任。在她的店里,头一天的剩余食品,第二天都会诚实的告诉顾客,并且仅收成本价,令顾客买的可心,吃着放心。所有食用过我们家熟食店食品的顾客都说好,都愿意再去买,也都成了回头客。生意经营的挺好,每月能收入三千多元,家中生活条件改善了。

可是经营了不到两年时间,在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上午九点左右,我妻子象往常一样正在鸭脖熟食店准备开业,突然闯进四个人,是吉林市昌邑分局东局子派出所的便衣警察,不由分说的将我妻子绑架,并非法抄店。上午十一点又逼迫我开家里的门,警察们没有任何手续、证明,就进行抄家。抢走我家中所有的大法书籍、电脑一台、光碟、手机三部,身份证等物品。然后把我妻子劫持到东局子派出所,警察娄世伟,还有一姓王的警察,警号是202332,非法审问我妻子,妻子不回答,警察们就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

臭名昭著的沙河子洗脑班
臭名昭著的沙河子洗脑班

当天傍晚六点左右,妻子被劫持到吉林市臭名昭著的沙河子洗脑班迫害。妻子在东局子派出所、洗脑班遭连踢带踹、殴打、拽头发、被双手反铐手铐,向上提拉、用矿泉水浇头、语言威胁等迫害。

妻子被绑架后,我家的店经营不下去了,低价出兑了。

迫害好人心虚,阻止律师做无罪辩护,不退律师不开庭

妻子的朋友凑钱帮忙请了北京维权律师为我妻子主持公道,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妻子的代理律师去吉林市昌邑区法院却被办案人付文忠和庭长刘广滨无理阻止。付文忠不接律师的手续,说:“ 不接待外地律师”,让家属请当地律师,不让阅卷。还叫法警(男)粗暴的将律师李国蓓女士推拉出办公室。

妻子的代理律师李国蓓女士和王宇女士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曾无数次到吉林市昌邑区法院递交手续,办案人付文忠不接律师手续,不让阅卷,态度恶劣,不允许做无罪辩护。付文忠都躲着不见面、找各种理由推托。付文忠还威胁诱惑我和女儿逼迫辞退律师,付文忠也多次到看守所逼迫诱惑母亲辞退律师,说什么:“退了律师我给你少判几年,开了庭,把你送监狱去你就享福了”。遭我妻子拒绝后又说:“那就开不了庭,你就在这呆着吧。”

二零一五年三月初,吉林市“610”头子白岩,带了10名本地律师到看守所游说聘请外地律师的法轮功学员辞退律师,请本地律师可给减刑。

吉林市昌邑区政法委、“610”头目房云福操控法院逼迫辞退律师。

现在我妻子依然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经二十二个月了,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亲人都担心和挂念。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迫害元凶,这场对信奉真、善、忍民众的迫害,彻底的摧毁了人类的道德和良知,它给中国人带来的是无穷的灾难。给多少个善良家庭带来了苦难,这精神上的折磨和痛苦太多了,是难以想象的,也是无法偿还的。善恶有报,将江泽民押上审判台是历史的必然,是天意民愿。

所以请求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认清形势,明辨是非、善恶、能真正站在道义、良知、公平、公正的角度为我们这些无辜受害者、百姓讨回公道吧!把这个祸国殃民、罪恶滔天、血债累累、丧尽天良的恶首江泽民押上历史的审判台,清算它所有欠下人民的罪行。给我们补偿这么多年来给我们造成的精神损失和经济损失等多项费用,包括我妻子当年失去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及我家小店停业、低价出兑造成的经济损失给予合理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