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资局局长被残杀 老母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今年七十六的河南省济源市张玉平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张玉平女士的儿子原胜军和儿媳王冬玲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江泽民集团迫害,原胜军被迫害致死。

原胜军生前照片
原胜军生前照片

原胜军曾任河南景弘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纪检书记、三分厂厂长、书记,济源市物资局局长。原胜军按照大法标准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一身正气,不贪不腐。人们评价原胜军:“一不喝酒,二不吸烟,三不跳舞,四不玩女人,五不打麻将。”“对人有礼貌,像原胜军这样的干部现在太少见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造谣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原胜军给江泽民写了一封公开信,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原胜军因此被非法拘捕,诬判三年,先后被关押在济源看守所、郑州监狱(新密)。期间,原胜军遭受毒打、电击、洗脑等酷刑折磨,并被单位开除公职。期间,王东玲也被监视居住。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中午十一点半,济源市国保支队队长王明丽、政委王国友伙同“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恶人,闯入原胜军家里强行抄家、抓人。在济源市看守所,原胜军绝食抵制迫害。第八天,原胜军被劫持到第一人民医院野蛮灌食。四月二十九日,济源市公安局非法下逮捕令,不允许原胜军的家人探视。

非法关押半年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济源恶人非法对原胜军秘密开庭,十月七日,对原胜军诬判六年。王东玲和原胜军母亲提出上诉。期间,原胜军因绝食被劫持到天坛医院。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五点半,原胜军从天坛医院走脱,跑到济源市承留镇南桃村一村民家。之后原胜军被恶警团团围住,恶警强迫南桃村大小队干部,在原胜军还未死亡的情况下,签字证明原胜军已死亡。当场将原胜军拉往火葬场。在路上,原胜军被恶警活活打死。恶人把原胜军冷冻在殡仪馆,写的名字是:“无名氏”。

以下是张玉平女士在诉状中提供的事实:

我儿原胜军,男,四十二岁,大学毕业,家住济源市电业局家属院,曾当过教师、律师、工程师,济源市物资局局长。因患心脏病、高血压,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困扰他多年的疾病痊愈。

但是,江泽民在其任职期间对法轮功信仰群体实施了灭绝政策,原胜军被迫害致死。儿媳被长期关押。正是在江泽民的策划、指挥下,才导致我全家长期遭受残酷迫害,我为我的儿子儿媳遭受的残暴迫害伸冤。

事实如下:

1.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当全国上下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的时候,出于良知原胜军用自己的切身体会和对法轮功的真实了解,给当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写了一封公开信,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济源执法部门非法拘捕,开除公职,诬判三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济源看守所、郑州监狱(新密),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到毒打、电击、洗脑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释放回家。

2.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中午十一时三十分,济源市国保支队队长王明丽、政委王国友伙同610人员突然闯入我家,强行抄家,除大法书籍外,未搜到其它资料。他们抄走两台电脑,其中一台是孙子使用的电脑。强行将我儿原胜军抓走后,非法关押在济源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儿对自己被非法关押进行绝食抗争。绝食到第八天,劫持到济源市第一人民医院野蛮灌食。四月二十九日,被济源市公安局非法逮捕,不允许家人探视。

在被非法关押了半年之后,济源法院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非法秘密开庭,当在法庭上看到他时,一个一点八米高魁梧健壮的人已经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十五天后(十月七日)再次被诬判六年

3.针对荒谬绝伦的所谓判决,我与儿子、儿媳均不服并提出上诉,宣判第二天,恶人又把原胜军弄到市天坛医院,由专门四个人看守。竟然诡异的说中午没看守好让原胜军跑掉了。后发现下午四点钟在南姚村死亡。

死亡后,警方并未通知家人到现场,而是由警方直接拉去火葬场,放在冰箱中冻了一夜,第二天九点多才通知儿媳王冬玲去认领原胜军遗体。当见到遗体时,发现遗体遍体鳞伤,到处瘀血,他两眼间最低处有很深的伤痕条,两眼皮都有伤,背上有多处黑紫色伤块,手指甲都是黑的。我儿原胜军是在这些恶人手中被活活折磨致死的,原胜军只是为因信仰“真、善、忍”,而被残忍虐杀。年仅四十二岁,其状惨不忍睹。

恶人们冷酷无情,下令二十四小时必须将遗体火化,不愿意就强行火化。

之后恶人又在我家周围布置大量便衣特务,给吊唁原胜军的亲友照相,试图加大迫害。就这样原胜军因信仰“真、善、忍”,而被残忍虐杀。

4.儿子死后,每天有专车四个人监控我,整整看了我一个月,我去找他们讨说法,政法委、610人员说原胜军是“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并威胁要把我也抓起来,为驱赶我离开,把我的手都弄得鲜血淋漓。

5.二零零零年儿媳王冬玲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带回后在派出所关了十七天,监视居住半年。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又被抓,关押三天。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王冬玲在丈夫遭绑架当天,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截带走审问。二零零六年七月,又因去同修家串门再遭绑架并抄家。十多年间监听、监视、跟踪、蹲坑,从未间断。

6.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九日下午国保大队再次闯进家非法抄走私人财物并将儿媳王冬玲绑架到看守所,四月一日单位以王冬玲长期坚持修炼法轮功为由解除劳动合同。至今王冬玲羁押在看守所已一年四个月之久。

7.我的儿子在这场浩劫中被残忍迫害致死。儿媳又几次三番的被非法绑架,长期超期羁押,孙媳因承受不了沉重打击离家出走,留下孙子和一个二岁的曾孙由我一个已年逾古稀的老人艰难支撑,导致我的精神几乎崩溃。迫害已经使我原本美满和谐幸福的家庭濒临绝境,生存难以维持。如不改变现状,无异于继续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