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葛志军被劫入冀东监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约八月十五~十八日,高压二百二十九,低压一百六十五本不适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葛志军被送到唐山冀东监狱继续迫害。

葛志军,三十七岁,涿州市松林店镇凌云集团职工。一九九六年八月底,葛志军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后,所有的病全消失了。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当时二十三岁的葛志军,被投进石家庄北郊监狱,遭受整整八年迫害,人生中的黄金时期在冤狱中度过。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葛志军又被非法抓捕,两万多元个人财产被抢劫。由于长达八年的迫害,身体严重受损,体检血压太高,医生说血管随时都可能崩裂造成生命危险,被家人接回。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涿州市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审葛志军、高春莲、董汉杰、张海洋、王云、董俊红。今年二月十一日,涿州市法院二次开庭,对他们非法宣判,葛志军被非法判刑四年。

由于葛志军血压高,一直取保候审在家。涿州法院和国保大队几次想把葛志军投进监牢,都是因为血压高而拒收。保定中级法院对葛志军等的二审没有开庭审理,七月底八月初下发二审判决书,维持原判。八月二日,一审审判长裴燕下传票到医院体检,明明检查结果血压高,高压二百二十九,低压一百六十五,明显不符合收押条件的情况下,八月五日,强制把葛志军关押到涿州看守所。

八月十四日是看守所的接见日,上午,葛志军的妻子刘俊利打电话,看守所工作人员说,可以接见,并说下午两点半以后,可以安排接见。又问是谁打电话,刘俊利说,是葛志军家属,看守所人员立即把电话挂了。

葛志军的妻子刘俊利被层层阻挡 不允见丈夫

下午两点半以后,刘俊利就去了看守所。

刘俊利叙述说:“看见好多人进进出出都去见人,我也想见丈夫,门卫拦住我,让我先打电话。我打电话,但没人接。我随着接见的人进去了,门卫说,你在这儿等着,我给你问去。他问回来说,这事你得找看守所所长,所长不在,去涿州开会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你出去等吧。

“等接见时间快结束了,人们也快走光了,我趁门卫开门放人的机会,又跟了进去。门卫还想拦我,我说,这事您又管不了,我找能管事的,便往大厅里走。快到大厅时,办公室人员全出来了,都拦着我不让我见。我说,谁负责谁来跟我说,今天是接见日,如果今天见不到人,别的时候更难见到,你们现在也不接我电话。

“他们让我出去,找一些‘接见时间已经结束了’的理由打发我。我没走,也没多说,只是要求见我丈夫。他们就全都走了,只留门卫看着我。门卫大声说:你走不走?再不走武警来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警察过来,二话不说,只是开骂,并做想打人的姿势。有两个人假装拦着,想把我吓走。门卫顺势把我推出去,我问,这是谁?他说,你别管他是谁,你想见人,只能找关系见人。我在外面还是没走,一直等到他们所有人都下了班,我才走。”

葛志军被送冀东监狱迫害

第二天,即八月十五日,刘俊利又去了看守所,门卫说,让她下星期二(即八月十八日)再打电话问领导。

星期三(即八月十九日)刘俊利给看守所人员打电话,看守所人员说葛志军已经被送走了(即冀东监狱),再打,问什么时候送的?看守所人员也不接电话了。”

据悉,八月十五日至八月十八日之间,葛志军已被送到唐山冀东监狱继续迫害,具体日期不详。同时被送冀东监狱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董汉杰和张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