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见证大法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一路修炼见证了大法的很多奇迹,下面我讲亲朋好友在大法中受益的例子与大家分享。

得法前我经常会眩晕、胸闷气短,腿蹲下就会发胀,蹲长了受不了。得法后这些症状都不翼而飞。先说说我得法的经过。

一天,先得法的母亲向我推荐了大法。我被“无神论”洗脑,不相信有佛道神的存在,因此很是反感。有一次,母亲拿起书给我念,我一把推走了母亲,就在母亲失望的合上书的瞬间,我一眼看到师尊的照片了。佛法无边。就这一眼师尊就把得法的缘给我接上了。时隔一年多后,有一天,我在家抹地,刚蹲下,脑中就浮现出师尊面带微笑的看着我。“咦?我没想啊?”图像消失了;继续抹地。抹到一半,师尊的形象又出现了。哎﹗怎么回事?一想,图像又没了。抹到头,师尊形象又出现了。我想,哎,奇怪,书里到底讲什么呢?我得看看了。抹完地、洗洗手、拿起书、躺在床上就开始看。先看目录,“附体”,以前听说过,没人讲的清楚,看看吧,明白了;再看“天目”,好像二郎神有“天目”,啊,看看,原来这是真的。看完,又明白了。答案都在这,这书这么好,我这一世真没白来。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儿,看书眨眼的工夫就睡过去了,好像一会儿,但觉着已经睡了很长时间,好多次这样,睁开眼,自己也觉着不可思议。“这么好的书,我怎么能睡过去呢?”后来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书,是“佛法”师尊给我调整大脑。母亲回来后,看我看书,高兴的不行,说:“你得炼功了,得法这么晚,不能单盘,直接双盘”。

当时双盘根本盘不上,师尊说:“大家想一想,到了末劫时期,有的人根本就不行了,不在度化之内,而是在销毁之内的。在办学习班的时候,可能就有这样的人進了班了,可能是被拉来的。当你让他那样做的时候,说不定就会骨折,所以我们就不作硬性规定。”[1]我心想:“我可别是那种不在度化之内的人。”就这样一想,腿就双盘上了。后来也悟到是师尊加持。虽然很痛,但是心里很高兴,“我能修炼了。”从此,在师尊的看护下,走上了修炼的路。《转法轮》从头看到尾,世界观发生了改变。吃苦是好事,工作兢兢业业,上班早来晚走,个人利益也不去争了,人从此乐观,积极向上了。干完活就想看书,纠正了以前很多不好的想法和做法。遇事也知道用大法去衡量了,只是有时还把握不太稳,还需要大量的看书学法。

在听大连讲法的录音中,我的眼泪,“唰”一下下来了,越发觉得这部法太珍贵了。以前在迷中的时候,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虽然生活安定顺利,但不知什么原因,每天唉声叹气的,像缺什么似的,自己又不知道。得法后才知道,原来是精神被“邪党”洗脑已经快剩空壳了。人的精神在颓废中挣扎与呻吟。是大法给了我和芸芸众生以生的希望和生机。感谢师尊,感谢大法。下面说说修炼十多年来在我身边发生的奇迹。

奇迹一 老公公脑出血,听闻佛法能下楼

十一年前,老公公脑干出血,在医院里,大夫叫做手术婆婆不干。我发出坚定的一念,家里有大法书,有师尊,回家就看书不怕。在医院保守治疗期间,当时公公邻床躺了一个35岁的年轻人,也是脑出血,孩子还在托儿所。看着他年轻的妻子又照顾孩子,又照顾病重的丈夫,怜悯之心油然而生。在师尊加持下,我给他讲了真相。结果他告诉我,以前他自己也炼功,后来迫害开始他就不炼了。我说你以前和谁炼,出院后还找谁赶紧走回来。后来他清醒了,很快出院。有一天丈夫高兴地对躺在医院的公公说:“你猜我看见谁了?就是你旁边床的年轻人,他自己在路边走了,我是开车看见他的。”我知道丈夫是为了鼓励病床上的公公。我们修炼人都知道,是大法给了他第二次修炼机会,而且恢复很快,就几天功夫,真是好坏就一念哪。后来公公被担架抬回家,我下班有空就去给他念法,鼓励他,随着思想的升华,一点点公公就能自己吃饭了,下地了,上厕所了,下楼了。从此全家人对大法有了正面认识。所以后来就出现了街道来收党费的时候,我婆婆质问他们:他瘫炕上、拉炕上,你们哪去了?看俺好了,来收党费,没有!一分没有!来的人很尴尬:“别这么说,别这么说。”这时我小叔子从兜里掏出两毛钱,给他说:“就这些”。老婆婆说:“不给﹗闲的”。这时来的人接过钱灰溜溜的逃了。中国大陆的民众不都是这样被愚弄的吗?当你在苦难中时,这个邪党想过你吗?当官的只顾争权夺利,腐败淫乱,带动社会道德滑坡,天灾人祸连绵不断,百姓深受其害,只有法轮大法才在人最危难时挽救世人,使人道德回升,从而走向美好未来。

奇迹二 邻居王姨失眠四个月,明白真相回家就好

邻居王姨来看公公的时候,一进门,我看她目光呆滞,头发蓬乱,表情痛苦,屋里屋外呆不住,从言谈中知道她已经好几个月失眠了。吃了三千多元的中药也没好。用她自己的话说:好死了。我一看,心里很难受,发着正念请师尊加持,给她讲了真相。她在听的过程中,眼睛越来越亮,她抬头看看表吃惊的说:“哎哟﹗我今天在这待了两个小时,往常我一个地方只能待半个小时,坐不住的。”我知道她清醒了。婆婆因为害怕不让我讲,但我觉着我和她是两辈人,完全为她好,她不会害我的。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最后,我告诉她,再睡不着就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她说姑娘你给我写下来。当时没带护身符,觉得怕写不好,不想写,就说:“我写字不好看”叫她记住。但她岁数大,记不住,公公着急了说:“不怕,不怕字丑,管用就行”。我就拿了一张干净纸,工工整整写下了“真善忍”。 双手送给她,她双手接过来,里里外外兜放了好几遍,就怕找不着。看着她珍惜的样子,我知道师父救了她。我到厨房告诉婆婆说她好了,婆婆半信半疑的说:“能啊﹖”过几天我回家,婆婆马上告诉我,王姨当晚就睡了三个小时,从此好了。谢谢师尊无量慈悲,感谢师尊洪传宇宙大法救度天下苍生。也让公公、婆婆和王姨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奇迹三 小叔子病痛三年多没上班,看神韵光盘康复

小叔子由于生活压力大,在名利场中争争斗斗弄了一身病,医院、大仙看了一圈,劳民伤财也没好。有一天我回家正赶上小叔子往家走,身体摇晃、无精打采,婆婆趴在平台冲着儿子抹眼泪;妯娌也说:“够死了,上了一天班儿,累够呛,下班一看屋里灭着灯,床上躺个病人,过够了,不行就离婚。不管了,叫他妈伺候吧。”

二零一一年元旦,我跟女儿说把笔记本电脑背上,拿上神韵光盘,抱着不求结果,试试看的心放给小叔子看。发着正念,排除了干扰。小叔子顺利从头看到尾,看的过程中思想慢慢转变,还夸上了,说:“法轮功真了不起﹗”我上外屋告诉二老,就凭这句话他肯定能好。以此来证实大法无所不能。不久再回家,婆婆说小叔子能上出租车给人打替班了。从此一直工作到现在,妯娌也不提离婚的事儿了。

奇迹四 女儿的同学母亲淋巴癌晚期,幸闻佛法重获新生

女儿和高中同学住的近经常一起上下学,同学的父母和我也是同事,从女儿口中听说同学的母亲生病在家,长卧不起。同学跟女儿说他父亲带着母亲去了全国的各大医院,有名的庙宇也去过不少,可是都不见效。刚听到消息的时候我就想去同事家探望探望讲讲真相,但是因为她的病情比较重,担心把握不好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就这样拖了好长时间,女儿碰到了同学母亲去门诊,回来又跟我叙述了一遍,我抓紧看法,摆正心态,在师尊的加持下去探望了同事。为了不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和她讲真相的时候明确表示了法轮功不治病。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后来,我陆陆续续带给她师尊的讲法录音和《法轮大法义解》、《转法轮法解》及各地讲法等。她都认真看了。每次去她家她都有变化,随着世界观的转变,她的气色越来越正常了,五年过去了,她现在已经和正常人完全一样了,一家人其乐融融。同学看到女儿高兴的说:“嘿嘿,我妈好了”。病重时,医院的大夫说她最多只有两个月了,她自己也说闭上眼睡觉,第二天能不能睁开眼都不知道。

奇迹五 劫难不断,但在师父保护下平安度过

一三年一月,妹夫病倒了,住进了白血病病房,是初步诊断。妹妹精神压力很大,对丈夫不能说,见我们就哭。我镇静下来,心里重复:“有师在,有法在,不怕!众生都是为法来的,坚决不允许邪恶祸害众生,他还业我不管,但是要命旧势力说的不算,师尊说的算。”我坚定守住这一念。让他听师尊的讲法录音,就守在他身旁发正念排除干扰,同时给身边有缘人讲真相,该做什么做什么。过了几天,妹夫骨穿刺结果出来了白细胞回升,病情好转又搬出该病房,转到一间很贵的病房,一个星期花了上万元后就出院了。一直到现在,人好好的。我知道,是师尊给他转化业力变成破财免灾,救了他一命。妹妹在妹夫住院期间压力很大,受了打击,处于恐惧状态,晚上一直失眠,白天精神恍惚经常哭,去医院检查说是得了忧郁症。从此以后,胆子越来越小,不能听不好的消息,无法上班工作。因为长期失眠,精神很不好。女儿正好放假,每天晚上陪同妹妹一起炼功,并给妹妹念法。念着念着妹妹就睡了,不念的时候又醒了。就这样,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下,妹妹也越来越好,逐渐恢复健康。

同年七月,母亲(同修)突然脑出血,因为在家一直不能睡觉,滴水不能进,因此送到了医院。我告诉母亲,一定要头脑清醒、记住:去医院只是为了补充葡萄糖和水。就是好了也不是医院救的。是师父救的。只有师尊能救我们,住院期间,一直给母亲听师尊讲法录音,在心性上交流。非常重时只是挂吊瓶,给的口服药都放在抽屉里,大夫看一抽屉药没吃,也就再不开药了。后来能吃饭了,该出院就回家了。在床上躺了四个月,稍微能站着就扶着炼功,能炼多少炼多少,直到自己独立炼功。现在母亲已经完全康复了,又可以上下楼,送真相资料救人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