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度我出苦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我修炼大法十九年了。在这十九年的修炼中,我谨遵师尊的教诲,遇事先向内找,不断地改正自己不符合法的习惯、作风,不断的修去各种执着心。当然,我仍然存在很多、甚至很大的不足。

通过多年修炼,我充分的体悟、理解到只有宇宙大法的再现,众生才能脱离苦海和危难,而我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我从小身体就不好,刚出生不久就生了一场大病,医生告诉我的父母我没有活下来的可能。多亏我的大姨及时赶到,给我用了一些民间流传的土方才把我救了回来。在五岁前我不会走路、不会说话,为了照顾我,母亲不得不放弃了自己极有前途的工作。

我的反应能力和理解程度与同龄人相比要差很多,我的学生时代基本上是在“学不会、记不住”中混过来的,说句不夸张的话,小学的时候让自己的各科成绩及格都只是我的奢望。

为此我经常受到同龄人、甚者比我年龄小的人的欺负、嘲笑,挨他们的打也是常有的事,更别想还手。我哥为了我没少和别人打架。长大点了,我下定决心好好锻炼身体,起码别老被人欺负。

一开始的时候只是瞎练,也就没什么成效。后来随着武术书刊的普及,我开始练武术的基本功,但又发现,从健身防身说,武术不如硬气功。可硬气功也有弊端,还不如练静功。就这样,我练了好几种功法,渐渐地也能给人治些小病。

一九九五年我出了一次意外,在医院醒来后我发现站也站不稳了,感觉连天花板都在旋转,我想再这样下去离我的人生终点就不远了。

出院后,有一天我上夜班,买了点啤酒想请一个同事一起喝。他说他炼功呐,不喝酒。他当时好象生了一些小病,我问他怎么不吃药?他说他这不是病,是师父在给他消业呢。他当时就问我想不想炼?那时我还以一个“高层次”的练功者自居,就跟他说:不练,你那功的事那么多,既不让喝酒又不让吃肉。同事说:酒肉的事你自己看,你先看看我们的书,看完书,你想学的话再说。

不好推辞,就答应下来。他给我的书是《法轮功》、《转法轮》以及《转法轮(卷二)》。过一段时间他问我,书你看的怎么样了?你要是不学的话先把书还我,我没书看了。我没有按照师尊的教导通读,只是挑着看了一部份,于是我留下了《转法轮(卷二)》想再看看。

到一九九六年年初,在通读了几遍《转法轮(卷二)》后,我终于明白自己今生为什么经历那么多苦难,从这时起我开始正式修炼大法。经过近八十天的修炼,我在一九九五年那次意外伤害中导致眼睛视物重影的毛病消失了,伤后经常出现的严重头疼也消失了,连面相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引导我修炼的那位学员建议我去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经过和其他学员的交流和探讨,我的心性逐步提高,尤其对妻子的家人的误解,也逐渐化解开了。

正如师尊教导的,修大法是有福份的,而且“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修炼后我放弃了多年对于妻子工作的执着心,妻子的工作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家庭收入提高了,由此更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决心。

记得初次在炼功点上炼完动功回家时,突然感觉身体几乎不会动了,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了,我心里就想: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啊,我坚持往回走。就这样我一边数着自己的脚步一边往回走,当走到五十步时,突然间我的视力恢复了、身体也行动自如了。

后来我与妻子产生了新的矛盾——由于我经常去炼功点,妻子有点不高兴了,便开始阻挠我。当僵持不下时,母亲对她说,你没看他好久都不头痛了,连我最近都没有犯心脏病,你就让他去吧。

由于之前那次受伤也留下了鼻塞的毛病。一天半夜突然鼻塞无法呼吸,我坐起来张大嘴喘气,吓的妻子赶紧拿来一堆药让我吃。我笑了笑对她说:是消业哪。从此以后这个毛病再没有出现过。过后妻子心服口服的说:你们老师真厉害!

随着我学法的深入,一九九八年深秋我和妻子回老家,妻子家的亲属、邻居见到我都说我比十年前还要年轻五岁。有一次他们见我在晨炼,问我炼的是什么功,我说是法轮功,并告诉他们大法的好处,当时就有六位有缘人得法。但是“七二零”后由于邪党的迫害,使他们放弃了修炼。实在是太可惜了。

由此我明白了我此生历尽魔难,就是为来人世间修炼法轮大法的,走好师尊安排的返本归真的路,返回到我们的美好家园。

一次我妻子家中的一位长辈去世了,我们都在其家中忙碌着。我的父母前去吊丧。由于心情沉重等原因,说出了一些很不中听的话,惹得我妻子很反感,当时她没有说什么,但是回到家她就控制不住自己,对我大发雷霆。

从常人的角度来看她的语气和措辞非常不尊重我的父母。如果是在学法之前,我会控制不住冲上去,用巴掌解决问题。可这时我的心中只有师尊的教导:“退一步海阔天空”[2],她在帮我消业,我得发自内心谢谢她。

等她发泄完了,我说:“既然我父母在言语上有对不起你和你家人地方,我这个做儿子的就替我父母向你们道歉赔礼吧。”我当时就站起来说:“我给你鞠个躬吧。”在场的妻子的姐姐(也是大法弟子)及第一次登门的未来的姐夫都惊呆了。如果按照以往,绝不会是这个结果。妻子的姐姐说:“你的心可真大呀!”我说,不大,我是修炼法轮功的。

慢慢的,妻子气消了,本该发生的不愉快得到圆满的结果。

通过这件事,我的心性提高了,当时还未开始修炼的妻子也逐渐明白了大法好,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