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是我生命中的阳光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在记忆中,我的童年是血泪交织的,阳光离我很远。母亲患有大流血,一犯起来就血流不止,失去劳动能力,我父亲和我哥出门在外打工,挣不够母亲的医药费,而母亲的身体却越来越糟。伴着无奈的泪水,我渐渐长大,由于家徒四壁,我家也被周围人看不起。我常常仰望苍天,希望得到一个答案,为何命运如此?

一九九七年,阳光终于照临我们家。那年春,我父亲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把大法书带回家。父亲就和母亲一起修炼大法。没多久,母亲的大流血不翼而飞,胃下垂、半边身体麻木也不药而愈,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母亲。

我们一家人都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全家人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没多久,就盖起了房子。曾被众人都瞧不起的我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外婆死而复生

一九九九年,我外婆与儿媳妇吵架,一气之下喝了敌敌畏,当时人就不行了,吐了整整一盆血。我母亲到时,外婆被抢救过来,软软地躺在那里,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母亲安慰她说:“法轮大法太好了,你也修大法吧!”外婆说好,之后跟着母亲到我家,跟我们一起修炼大法。

几个月后,外婆突然心口疼,昏死过去了,脉搏都没有了。三、四个小时后,家里人要准备后事,烧纸、准备入棺。此时,老外婆却出人意料的活过来了,她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爬上一个大山顶,看到炼法轮功的人多的不得了,我们要赶紧修大法!”

当时在场的村里人都看到了外婆“死而复生”的过程,很多人都说:“人死了又活回来了,炼法轮功的人真是不一样啊!”

如今,外婆八十六岁了,搬苞谷、挖红薯、捡柴,还喂了几头猪,比年轻时精力还旺盛。

“恶霸”小叔子 走上修炼路

我的小叔子,曾经是我们这里远近闻名的“恶霸”,经常与一些狐朋狗友抢矿石、偷矿石,打架斗殴,无人敢惹。

一九九八年,我们当地修炼法轮功的人很多,小叔子好奇,想看看到底法轮功是个啥,就也跟着去看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在看讲法录像的过程中,法轮功教的真善忍与小叔子以往奉行的斗争哲学格格不入,凡事惯用斗争、暴力来解决问题的小叔子,深深陷入了思考:曾经的自己通过争斗、偷抢换回来的所谓利益,究竟给自己带来了什么呢?极短暂的所谓满足感,却伴着随时会失去的不安全及担忧,以及万一被追究的害怕,还有不知生命为何而来的苦恼和彷徨。这些都在李洪志师父的九讲讲法中找到了答案: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要返本归真。

讲法录像看完之后,小叔子彻底变了,他的世界仿佛从漫长的黑夜瞬间跨入了朝气蓬勃的黎明,抛弃了内心那些为了欲望而不择手段的念头,他整个人轻松坦荡,眼神里也流露出慈善和友好。那个昔日被大家“敬”而远之的恶霸,变成了一个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的法轮功学员,走在阳光下。

亲朋修大法 显神奇

我的一个姑夫,患有类风湿、肌肉萎缩,连提一把一公斤的面条都提不动,丧失劳动力好多年。

一九九九年,他开始修炼大法。之后,膝盖上的肉聚起一大堆,就象用厚厚的布带在膝盖处裹了一个大包。一次,他上山砍柴,一斧头劈下去,柴没砍到,却撬到自己的膝盖上,当时一点事儿都没有。

几天后,神奇事出现了:他膝盖上的那个“大肉包”消失了!没多久,他腿上的肌肉就正常了。

不只这一件神奇事呢,他曾连续打喷嚏八十多天!最后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全身经脉“打”通!从此人精神百倍,哪也不痛了。

自那开始,扛五十多公斤的东西進進出出,也不累,还出去干活了。

姐夫从反对到支持

我的姐姐也修炼法轮大法,姐夫经常听我们讲法轮大法的神奇美好,却还是会阻止姐姐,甚至会打她。

姐夫的胳膊不能向后伸,活动起来也很不灵活,他经常到县里的按摩店去按摩,最后连按摩的钱都没有了,姐姐就劝他说:“你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用花这些冤枉钱,也不用受罪了。”姐夫没吱声,可是有一次他打嗝一直停不下来,用了好多方法也没用。后来,他悄悄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嗝突然就停下来了!连他自己都觉的神了,之后,再也不反对我姐姐炼功了。

结语

阳光,总是在经历风雨过后,才更加光明、温暖和珍贵。在我苦盼长大的日子里,我总是看着天空,企盼着阳光洒向我的心田。法轮大法的到来,就是我生命中一直在等待的阳光,愿善良的有缘人能与我一起分享这来之不易的阳光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