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把警察说乐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诉江”开始了,我是当地最早向“高法”快递了诉江状的,也是最早被警察骚扰的,我对警察历数着中共恶首江泽民的罪恶,警察表示:这是上指下派,他也是在执行命令。

我对警察说:你们历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迫害法轮功为什么就不把枪口抬高一寸呢?你怎么那么傻呀?一句话,把警察说乐了,接下来的就是顺理成章的讲真相了。

去年冬天,我们学法小组的全体同修被十几个警察绑架了,在非法审讯中,我对一屋子警察讲:“公安六条”是违宪的,“两高”没有司法解释权,迫害法轮功你们没有任何根据,江泽民骑驴你拔撅,你们怎么那么傻呀?一句话,满屋子警察的态度一下子就软化了,接下来,警察就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审讯室。

这时,一个市局派来督查坐镇的刑警進来了,站在我的对面说:听说谁也审不了你?我今天就审审你。我对他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一拍桌子喊道:今天我就拘留你,看你师父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我也一拍桌子说:瞅你那点儿定力,我师父说了算,你为什么要生气呀?我说的不对吗?他的态度也一下子就软化下来了。

晚上,家人找到了警局,报了我的姓名、身份。警长带领着一群警察走進审讯室,指着我对全屋子的人说:“看!这就是医大的高材生,炼了法轮功了。”

这时,那个督查坐镇的刑警看着我说:“你是医生?”我说:“不象吗?”刑警接着说:“你们明慧网说咱们这个城市的医院活摘器官?哪有这种事呀?”

我一字一板的对他说;X校长、X院长、X科主任、带领X团队、在X年、做了X千例器官移植手术,这些手术都是记录在案的,病案室都有记载的。

同时,我讲了,器官活摘的最佳时间,器官移植的最佳时间,最后我问他:“这些器官是哪来的?这些供体是哪来的?你能说的清吗?你敢说的清吗?”

督查坐镇的刑警沉默了,直到非法审讯结束,他都没再多说一句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