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诉江过程中的悟性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诉江潮五月份就开始了,自己由于没有及时看明慧文章,没跟上正法進程。有一天去超市买东西,在往回走的路上,脑袋里突然想起,诉江人人都应该写,因为你是大法弟子,是大法一粒子就应该写。又想起师父讲过:“如果在中国大陆这场迫害开始的时候,大法弟子都能够象现在这样做的比较正,这场迫害它发动不起来,那些邪恶瞬间就会销毁掉,人间不是它们逞恶的地方。”[1]

即便如此,我回家后也没有马上动笔写,而熟悉的同修有的写完都邮走了。那几天脑子里反复想起师父说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2]我悟到必须得写了。

到学法小组,有的同修说:要写快写,邮的人这么多,邮局过几天不给邮了。我心里想:不能。另一个同修说:看了明慧的文章,觉得应该写,但是要快,这是天象变化,下面得有人动。当时我也有怕心,心想:真名、实姓、家住址、身份证复印件、按手印等,这不全暴露了吗?长春迫害还比较严重,五月份绑架了那么多同修。我就说,我得先学学法,心性到位再写。心想:我顶多比你们晚一周邮,当时是六月底同修邮的,我是七月初邮的。

在写诉状时,我眼泪一直在流,想起这十六年来,没有师尊的呵护是走不到今天的,我写诉状时是这样悟的:就是为了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为在这十六年中被迫害死的同修伸冤,边写边流泪,同时深感到师父的洪大慈悲,诉江也是救度公检法司系统的人,心想把慈悲心带進去,能救那些看诉状的人,怕自己慈悲心不够,边写边求师父加持。

到邮局邮时,我一个人去的,边走边发正念,到了邮局填单时,先写了高检所在地址,检查时发现忘了写高检单位名称,后填写的。窗口工作人员问我:你邮的东西贵重不?我说:特别重要。她说:你要保险吗?我想:大法弟子的一定会邮到,还自觉得正念很足,就说不用保险(现在真后悔,当时保险可能就邮走了)。工作人员边给我办理,边说,怎么都往这邮?我问她,邮的人多吗?她说,可多了,很快就办理完了(后悔当时没跟她们讲真相)。

等我从邮局出来时,一点怕心也没了,就感到兴奋,走路也特别有劲。可是等了一周也不见回妥投短信,后来从网上查询得知:邮件当前状态是长春市某某邮局收寄。第二次去邮局给同修填单时,眼泪止不住的流——有的同修邮三次了,都没出长春市。有的同修到邮局去问,邮局工作人员告诉同修,回家等电话吧。有的同修在邮局流动车邮的,打电话问邮递员,邮递员说:我已经邮了,那怎么回事呢?

诉江受阻我认为应该向民众曝光,扣押信件在任何一个法制国家都不能发生,可是在当今的中国这个权大于法的社会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自己国家定的宪法(第四十条)都可以随意践踏,中国的宪法在执法者的眼里就是废纸一张,执法犯法在中国屡见不鲜,也不足为奇,这十六年来,江氏集团不是一直在违法的干着迫害大法修炼者的事吗?

针对诉状没邮走,同修交流说:首先应该找找自己,看看哪颗心没在法上了。当时我听到邮件被扣押时,怨恨心就暴露出来了,自己还气得够呛,那几天干啥也没心情。同修说:咱们不是修真善忍的吗?你的善和忍哪去了。我也知道不对,可是那时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有的同修说:那不是你,发正念清理它。

那几天就是多学法,多发正念,用法归正自己,找到自己怨恨心很重,后面还隐藏着爱面子心和怕心,怕当地公检法知道个人信息。当时还跟一个同修说过,现在诉江已经两万人了,该写了,最好等到诉江人数达到三~四万时再邮,还隐藏着算计圆满人数的心,这一念一闪,但马上否定了。找到了这些不纯净的心,曝光它,清除它,纯纯净净诉江。

师父说过:“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3]同修都各尽所能,主动向邮局系统讲真相,有的给邮局邮寄真相信,有的贴不干胶曝光此事,有的打印相关内容的真相币。在长春,诉江信一直被扣押,很多同修采用了网上诉江,已成功投递,建议那些还没有投递诉江信的同修不要放弃,可以采用多渠道诉江,可以网上诉江,也可以直接到北京送。

这次诉江,同修都有不同的悟法,但是不管怎么悟,我觉得作为师父家乡的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更好。诉江必成,这是天象变化。目前这种扣押诉江信的行为,只能是又增加了参与者的罪责,证明着江泽民一伙的邪恶。

感谢帮助过我的同修,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