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真正得救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二零一三年四月丈夫退休,同年六、七月份住了两次医院,检查出是喉炎。可多次治疗不见好转,八月份到省会医院检查确诊是喉癌,大夫建议做手术,因为是恶性,我和儿子都不同意,但丈夫一直坚持要做,最后我也默认了。

平时丈夫一直支持我修大法,可能他是有缘人(后来走入大法修炼),手术很顺利,主任医师告诉我:她从医三十多年从未见过脖子上开刀失血量这么少的,真是一个奇迹。手术后丈夫出现高血压症状留置在重症监护病房,等到下午三点探视时一看,脸、脖子肿的连鼻子都看不到,我赶紧对着他的耳朵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就是过了七、八分钟的时间他睁开眼睛,血压也在下降。大夫交待暂时还不能回普通病房,害怕出现危险必须进行重症监护。

苦苦等待到第二天上午,医生通知去接人,我一看他嘴里全是血块,满身都是管子,在鼻孔里插有胃管无法正常吸气,只能从喉部插管进行呼吸,承受着很大的痛苦。

术后十五天伤口愈合后进行放疗,那个滋味更不好受,他早上六点半出门、晚上八点半回来。一天要输三千多毫升液体,越到最后越坚持不住,三十多天后丈夫要求出院,说回来学炼法轮功。医院再三挽留说:不承担任何责任。丈夫说:“我说不用你们承担。”

十二月份回来住进市医院进行喉部插管摘除,主任说一般十五天后拔管,他已经超过期限,伤口早已钙化,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万一不成功插管将终身携带(主任两天前已经试着更换一根大号的插管)。在拔管过程中真是惊心动魄,每个人都非常紧张,第一次、第二次都未成功,管子拔出来后鼻子无法呼吸,我和丈夫交换一下眼神他马上就明白:我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主任说再来一次,第三次用棉纱堵住伤口让他用力出气,突然吐出大量痰液后鼻子、口腔都通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都落了下来。

回家后我俩就一起学法、炼功,他的悟性很好,在纸上写下:“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牢记心中。由于他真心的一念,从那时起身体越来越好。

有一天下午我给他用胃管打食物时管子自己脱落,溅的我全身都是流食,到第二天下午再打流食时继续出现昨天的情况,我马上悟到师尊让我把胃管拔出来,可以用嘴吃了。他马上就要拔,可能是我心性不稳没让做,万一要是拔掉就无法吃饭,有所顾虑。第三天下午继续打流食时管子又自动脱落,丈夫一气之下把胃管全部拽出来扔了,我俩同时都笑了,低头一看在胃里的部分管子已经黑了。

过年后,丈夫的身体渐渐恢复,他就开始开车到处乱转,大法也学的少了、功也不炼了,和认识的人每天早晨去锻炼身体,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常人。二零一四年六月初,他突然感到浑身发冷,到各大医院按感冒治疗不见好转,后来到省会医院检查后是肺炎,咳得很厉害。回来后做全面检查结果是癌症已经转移到肺部,已经占位有手掌那么大。大夫说立即手术让我签字,当时不敢让丈夫知道,但我心里明白手术不能再做了。就这样越治疗越咳嗽,最后大夫亲口对我说没办法医治,回家该吃啥吃啥。家里的亲戚来了哭天喊地,我也被常人的心态带动着准备后事。

在真正绝望的时候突然清醒我是修炼人,何况丈夫还走入了大法,怎么还得常人的病,假相、全是假的!我把中药熬好问他喝不喝,他不吱声。第二天他把所有的中药全部扔掉,我们夫妻二人重新调整,按照师尊的要求学法炼功、讲真相,从开始一套功法分几次炼到现在一、三、四套功法连起来炼,凌晨四点五十分起来炼第五套功法,他单盘也能打坐一个小时。

从那时起到现在,丈夫一粒药也没吃过,每次过关时他都能靠悟性信师、信法走过来,体重从原来的八十斤到现在的一百二十多斤。

所有的亲戚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两人也走入了大法修炼的大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