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辱宽恕 厚德感化奸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南北朝到隋朝时期的梁彦光,曾担任岐州刺史。岐州的风俗质朴,梁彦光用不扰民的方式治理,百姓安居,政绩被评为天下第一。等到了他转任相州刺史,仍用在岐州的宽仁之政治理。

谁知相州的居民很杂,民风粗俗,人多狡诈,作了歌谣,说梁彦光不能理政。皇上听说了,谴责他。梁彦光竟被免职,在相州待罪,被相州的居民起外号、肆意侮辱。一年多后,梁彦光被派去当赵州刺史。梁彦光请求再到相州上任,改变当地的不良风俗。

相州的狡猾之徒听说梁彦光自请来此地,没有不嗤笑的。梁彦光到任后,揭露奸诈狡猾之徒的私密事,如同神明那样准确。狡猾之徒没有不逃走的,全境大为震骇。

梁彦光没有对相州的百姓展开报复,而是用厚德教化他们。

当初,北齐灭亡后,读书人大多迁移到关内,只留下乐户、商贩之家。因此,世道人情险恶狡诈,妄起谣言、扳倒官员的事,无奇不有。梁彦光打算革除当地的弊端,就用自己俸禄,聘请学者,在每个乡里设立学堂,推行教育,不是圣哲书不教授。他亲自考试学生。有勤学的学生,设宴时,让他享受和官员并排坐在堂上的荣耀;有好诤讼、懒惰、游手好闲的,让他坐在庭中,只给他用草席做座位。于是人人都争着向上、学好,相州风俗大改。

有个叫“焦通”的人,爱酗酒,对老人失礼,被堂弟状告。梁彦光没有治他的罪,把他带到州里的学堂,让他观看圣贤的故事。焦通感悟,羞愧的无地自容,后来改过自新,成为善人。相州的小吏和百姓感叹喜悦,相州就没有诤讼的事了。

(《北史 卷八十六 列传第七十四 循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