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我们大法弟子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要陆续的由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转到地方的政法委手上。各地政法委的人便开始到处找大法弟子“了解情况”。理由是:要由他们的人来解决。我于五月三十一日递交控告书,六月二日得到高检的回执单,在八月的前几日里,当局就把我的控告书转到了我所在地区的县政法委。

这些人拿到我的控告书,就散布出要取消我的退休金的话,借此给我的家人施加巨大的压力。家人们感受到这个压力,于是就转而给我施加压力:要求我不能同他们吵(指政法委的人),要给他们说好话,要讨好他们,免得他们扣我的退休金。

八月十一日,县政法委书记周××,带着我镇综治办中心主任唐××,我镇派出所教导员邬××,我原来所在学校校长陈××,专门到成都来找我。见到这些人之后,我首先就问:“你们来找我,这算什么方式?是审问?是回访?……”书记周××说:“我们了解你一下。”我说:“可以,但是你们必须出示证件,或者签名,不然我不予接待!”周××说:“你们校长知道。”我还是坚持要他签名,他不肯签,于是拿出我寄给高检的控告书给我看,说:“这是你写的?”我说:“是的”。他说:“是谁让你写的?”我说:“是我自己写的。江泽民违反宪法,违反了很多的法律条文,我被非法抄家几百次,我被非法抓捕几十次。江泽民违反了法律,侵犯了我的权利。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江泽民是中国的公民,我也是中国的公民,我为什么就告不得他呢?!”我这一问,问的政法委书记回不起神。我说话的声音比较大,我的妻子就跑过来拉我走,她不允许我跟他们争论,还要我跟他们说好话,讨好他们。我不听妻子的,我还是要政法委书记签字,他一再不签。妻子急了,就打我骂我,我的儿媳妇也跑过来拉我走,我就坚持不走,要他签字,对他干的事负责,我以后有什么事情好找他!他们一看我这个坚决的态度,他们也打算离开。

后来家里人一看,到时挽留他们,招待一顿午饭,吃饭之后,就赶紧走了,再没有找我说什么了。

这件事情过后,我也在反复思考,师父在《洪吟二》中的《怕啥》中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希望同修们遇到类似这样的事不要怕,因为我们是修炼人,头脑中装着法,有大法师父的呵护,再则从常人的层面上来说,我们是中国的公民,也应该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江泽民违反了法律,我们都敢控告他,那么其他来骚扰我们的人违法了法律,侵犯了我们的权益,我们为什么不敢去控告他呢?堂堂正正告诉这些人,再要侵犯我们的权益,我们一样的控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