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恳请北方同修打电话救度南方世人》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读了同修写的文章《恳请北方同修打电话救度南方世人》,非常有同感,这里想谈一下我了解的情况和一点补充建议。

我出生在东北,大学毕业后来到上海工作。在东北我们同修遍地都是,但是在上海这个中国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反而同修的数量非常少,而且上海的同修很大一部份都是从东北和华北地区过来的。其实不仅仅是上海,整个江浙沪地区的同修数量都很少。城市大,同修少,大家距离的又都很远,加上整个城市生活节奏非常快,这就造成同修之间学法交流的机会少,难以形成整体。当然有些同修也很精進,每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但是整体上来说救度众生的力度还是非常小的。

另外从客观环境来看,上海是恶首的老巢,恶首在这里盘踞多年,上海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警察化的城市,全市有二十几万个摄像头,覆盖了街头巷尾,遍布所有的公众场所及私人住宅,警车每天在马路上巡逻穿梭,这些都给同修们发放真相资料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多年前我本人就是在发放真相资料的时候被摄像头拍下来,后被人诬告。邪恶对这里众生的封闭还是比较严重的,另一方面的表现是,这里的人大多每天行色匆匆,除了工作、家庭和赚钱,似乎很少关心别的。

我平时常出差,比较下来,不同地区众生得救的情况确实差异很大。今年年初我在东北吉林市,发现这里的百姓几乎人人都听闻过真相,很多地区已经被真相资料多次覆盖,即使没看过真相资料的人,至少也都接到过真相电话,那里的同修已经布下了很大的一个场,所以劝三退一般来讲要容易很多。

我有个小经验,一般来讲,看出租车司机了解真相的情况,也能大概知道这个地区众生得救的程度,因为出租车司机这个人群是接触人最多的。我这些年劝退的对像差不多有一半是司机。以我接触的人群来看,上海的百姓从未听闻真相的人数超过百分之九十,所以每次只要条件允许我都先把真相讲透然后再劝三退,这样每次都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我现在也和外地的同修配合,把平时能够搜集到的电话号码和地址信息大部份发给外地的同修,电话号码也发明慧网。所以除了前面同修提到的打真相电话之外,建议上海本地的同修在做不过来的情况下,多跟外地同修配合,尽可能的多收集地址信息发给外地同修来邮寄真相信,真相信内容多样丰富详尽,对于一点都不了解真相的众生来说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外地的同修也可以利用丰富的网络资源获得很多众生的地址信息,来帮助邮寄真相信。建议大家尽量采用网页显示近两年的信息。这个城市的人相对知识层次比较高,建议破网软件也可以大量发放,里面的一些股评分析及经济形势分析很多人都很有兴趣。

还有,许多北方来的年纪大的同修不太愿意在上海多留,觉得这里的学法环境不尽人意,同修整体救度众生的力量也薄弱。我觉得越是这样同修就越应该多留下,毕竟我们助师正法的目地不是为了自己修炼圆满,而是为了救度众生,如果我们抛去自己想要怎样的私心,就会发现这里更需要我们,这个中国最大的城市,有着如此庞大的人口,但是当前得救的人数却如此稀少,如果我们不加大力度的话,就会有相当庞大数量的天体世界众生解体。当然不仅仅是上海,在南方许多地区情况可能都差不多,甚至更糟。

上海本地的同修希望也能够加大力度突破邪恶的封锁,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都是假相,比如说很多监控其实都是摆设(有些监控是假的),如果我们有足够强的正念,并且足够小心谨慎,同修多协调配合好,是一定能够有所突破的,现在很多警察和迫害参与者对迫害都是应付了事,如果没有明显的把柄被他们抓住,很多人并不积极参与。

个人见解,难免偏颇,还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