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戈被迫害致死十二载 老母诉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市三家镇的农妇胡华勇,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向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三十三岁的女儿管戈被迫害致死。胡华勇女士要求最高法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希望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风华正茂的管戈在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名列明慧网报道的3888件被迫害致死案例。以下是现年七十四岁的胡华勇女士叙述女儿管戈遭迫害事实:

管戈
管戈

我的女儿管戈是一九七零年十月十六日出生,辽宁省沈阳市人,吉林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一九九四年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管戈经炼功修心性,各种小病全都好了,身体特别健康,人变得更宽容、善良了,做事有礼让,特别爱帮助别人。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份,管戈和北京中科院正在读博士的耿飒结婚,婚后在北京香山开照相馆,生意很红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掀起迫害法轮功运动,管戈和同修们经常去天安门说公道话、反迫害,四二五、七二零上访队伍里都有她的身影。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管戈和几位同修在北京植物园炼法轮功,被卧佛寺派出所非法抓捕,当时照相馆就被封了,管戈被送到北京清河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释放时警察叫她签字,管戈说:这个字我不签。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管戈夫妇俩和爱尔兰留学生赵明、89605部队的金向军,还有另外俩个同修在北京南植一起被非法抓捕,当时香山派出所所长叫高岭。管戈被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放回,丈夫耿飒被送到北京清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耿飒博士毕业时,导师问他:你要学历还是要法轮功?耿飒一言为定的说:我要法轮功。就这样学校不给学历、不给安排工作、不让出国读博士后。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托老同学又回到他原来读书的母校河南师范大学(1985年之前叫“新乡师范学院”)。去到那里,给他夫妻俩安排的工作很可心,全体师生和领导对他们都挺好。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日晚上九点多钟,河南新乡市红旗公安分局的警察突然闯进屋里抓捕了管戈,当时管戈正在拉肚子,有一个叫李科长的老警察拽着管戈的胳膊不放,管戈上厕所他都跟进去。当时闯进屋里有七、八个人,其中有一个叫贾科长的,两个女的,有一个姓杜的,后来又调来两个刑警队的年轻人,他们疯狂的把管戈按倒在地,把手背在后面绑架,送进新乡市另一个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在关押期间她的父亲去世都没让管戈回家看一眼,管戈绝食反迫害。

大概在同年九月份,红旗分局对管戈非法三年劳教,由李科长、贾科长、徐科长把管戈押送到河南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这些恶徒们下饭店的钱都叫耿飒给拿。

在劳教所里,管戈遭各种酷刑折磨,其中被“上绳”两次。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管戈在河南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里煎熬了两年多,她在电话里跟我说,狱警把八位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在三大队,每人被三个吸毒犯包夹,不准跟别人说话,连上厕所都限制。可想而知,那里头就是度日如年哪。

我日日夜夜想念着我的心爱的女儿,盼望她早日归来,可盼来的竟是一个死亡的通知电话。二零零三年六月四日那天,管戈在河南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当我们去郑州第二医院,在冷冻房里,看到管戈的遗体上有很多伤痕,眼睛睁着,在管戈的冷冻盒外面还有一滩凝固了的鲜血,那就是管戈嘴里流出来的血,因为她头部被打得很重。

到了殡仪馆里,在给管戈遗体穿衣服时,发现管戈头顶上有一个大肿包和几个小肿包,天灵盖上有一个半厘米深的一个坑,耳朵被打塌陷了,左胳膊上缺一块小肉,后脖子上有一个大肿包,后腰部位有三厘米长紫黑色的伤痕,整个左小腿都是青绿青绿的,两只手紧紧的攥着拳头,两只大拇手指甲攥的黑黑的,掌心呈现紫红色斑块。从这些现象来看,我的女儿咬紧牙关,忍受着难以忍受的酷刑折磨。

我们想把管戈遗体上的伤痕用相机拍下来,被大学保卫处一姓闫的恶女人告密,手机、相机都被他们给抢走了。都在一姓张的便衣警察手里,至今没还。

那个姓张的便衣警察曾跟我儿子说:六月四日早晨,别人都做体操,管戈炼法轮功。我儿子说:那你们就开始动手了,是不?姓张的没有吭声,默认。那个姓张的还问我儿子:你上网了没有?你要是上网了,我们这些人全都完了。

我们所要求的条件,都没有给合理的答复,警察就把管戈的遗体强行火化了。剩下我的女婿耿飒在大学里很受刁难,不给涨工资,不让干本职工作,处处受歧视。在这种逼迫下,耿飒远离故国去了海外。

这一切撕心裂肺的痛苦和灾难,都是江泽民一手制造的。在此,我为被迫害致死的女儿管戈向最高法院提出控告,控告江泽民这个罪魁祸首,早日把它绳之以法,送上历史的审判台,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被迫害的千百万大法弟子的正义、公正与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