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二零零一年农历二十三,过小年那天,我去给同修送《明慧周刊》,那年雪下的大,满马路都是冰,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摔倒啦,当时把手摔背过去了,一个人从我身后赶紧走过来问:“摔坏了吧?”我说没事,她说:“你挺抗摔。”起来后,我又去了两个商场买了点东西,就回家了。

到家后,手从兜里拿不出来了,我就用左手把右手拽出来了。夜间,痛的我一宿没睡觉,早晨起来炼功,发现手腕骨头错位了,胳膊和手肿起来了,不光是疼,胳膊怎么也抬不起来了。心想,今天不炼啦,学法吧。可第二天早晨炼功还是那样,而且一动那真是撕心裂肺的痛,常言说,手脚连着心。我想我是修炼人,怎么能不炼功哪?我就用左手拽着右手炼,右胳膊只能抬到胸前,就抬不上去了,抬几下,痛得我就要虚脱了,坚持不住,我就坐几分钟,接着再炼,我心里在想,我真体没伤,就是那边的身体没伤,就这样炼一会缓一会,一个小时才把第一套功法炼完。

后来,我又采取了同样的办法炼第二套、第三套、第四套。白天,我也没惯着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右手不会动,我就用左手把着右手干,扫地的时候,我把笤帚放在右手里,用左手把着右手扫。每年过年我们都和亲戚家一起过,大家都愿意吃我做的辣白菜,可右手不会动了怎么办?我就用左手把刀摁到菜上,用左手摁着右手切,切了半个多小时,才把两棵大白菜切完了,做了满满一大盆辣白菜。

家里的亲属见了我之后说,肯定是骨断筋折了,没去医院看看?我说没事,过两天就好了。也有的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说没事,嘴说没事,可脑子里经常出来这一念头。我马上明白了,这是邪恶想害我,我就正告它说:我是神,我是走在修炼路上的人,你休想害我,清除你,念一出,干扰没了。

年三十,我们去了亲戚家过年。初一早晨,我和亲家母一起炼功,她说:你这不都能正常炼了吗?!我说我从摔的那一天起,就头一天没炼功,就这样信师信法,在师父的呵护下,七天闯过了这一关。我小姑子开玩笑说:“人家(指我)那跤摔得真神奇,手都变形了,啥都没耽误。”

二零一二年七月份,我突然吃不進去饭,厌食。饭到嗓子眼就打住,怎么咽也咽不下去,最后连粥都咽不下去,再后来连水都不想喝了。吃什么东西到嘴都发涩,怎么咽都不下去。几天,身体就瘦了一圈,我觉得不对劲,从小到大都没遇到这种现象,这不是旧势力来迫害我来了吗?想要夺走我的肉身,没有这个身体,我怎么在世间助师正法?我的身体我做主,夜间胃里饿的难受,可嘴里就是咽不下去,象嗓子堵住了一样。

我下地蹲在纸篓跟前,把手指伸到嗓子里,我看你是什么东西不让我吃饭,我这一捅,“哇”的一下,从嗓子里吐出有半碗苦、辣、涩的水。然后,我就在水管接了一杯水,一股气喝肚子里去了。我就睡了。

早晨起来,家里煮的米粥,我还是不想吃,看见饭就犯愁,我马上意识到,不管我是意识到的,还是感受到的,还是我接触到的,看到的,都是生命。犯愁,厌食都不是我。清除干扰我進食的一切邪恶干扰。我盛了一碗米粥,走到水池边,不喘息的把一碗米粥倒進了嗓子眼里去。吃馒头、米饭就更费劲,我采取了同样的办法,能吃大口就不吃小口。我就不信,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有大法,我还怕你这些烂鬼。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我就恢复了正常吃饭。

还有去年年末,我和一个同修去讲真相救人,那天刚下过雪,外面有很多人扫雪,我就面对面发真相资料救人。走到街道办事处的对面马路时,有一个人过来,一把抓住我的兜子问,你是干什么的?你兜子里是什么东西?因为我兜子里都是真相小册子和破网软件,还有护身符。我当时没有怕心,想把他定住,就说你站那别动,喊了几声,他还是抢,我马上想起来啦,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我就大声喊师父救我。我这一声一出,那人象傻了一样,一动不动了,那个给我照相的人说,我给他照下来了,我说你的相机坏了,影都照不出来。我挎个包,边往前走,边说,我看谁敢干扰我救人,走了一段,我又开始面对面发真相资料。跟我一起去的同修,正想找人营救我,路过一家商场,看见我正在给人讲真相哪。

在十八年修炼的路上,我遇到过很多次的魔难和过病业关,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我虽然和法的要求差得很远很远,更不敢和修得好的同修比,但我认定信师信法绝对不能打折扣,那就是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