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十三年生命垂危 修炼大法三个月恢复健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八日】我是吉林省集安县花甸镇四社组队一名农村妇女,我从八五年开始,就瘫痪在床,整整瘫了十三年,我整个青春好年华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有一年,我们邻村一户人家为了留下后代,娶我做媳妇,在他家住了一个月,就把我送回来了,说我是个废人,不要了。

我的病情越来越重,父母为治我的病,用尽了所有的办法,花光了家里全部的积蓄,最后又欠了大量的债,可是我的身体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差。我清晰的记得,那时候,两位老人每天下地干活,本来中午带饭就行,不用来回折腾了。可是为了照顾我,天天中午往回跑,给我翻身,抱我上厕所。那时候,我整天在屎尿里泡着,背部烂的都生蛆了,骨头都露了出来。由于疾病的折磨,身体非常的瘦弱,用眼睛可以清晰的看到皮肤下面的骨头和一根根青筋,非常的吓人。我整天不停的哭,想自杀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因为我早已失去知觉,胳膊和手,爹妈给放在哪就在哪,一动都动不了。语言功能丧失,说不出话来,带死不活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我爹妈在九八年喜得大法,二老一身的病都好了,妈妈多次劝我学大法,可我不相信,我想我都这样了,能好吗?那不是白日做梦吗?有一天,妈妈又说:“你不能拿书,我拿着你读,试试行不?”为了给妈妈一点安慰,我勉强同意了。妈妈双手捧着《转法轮》让我看,每看完一页,我就闭上眼睛休息休息,过会儿睁开眼睛再接着看,最后终于看完了一讲。妈妈说:“你休息一会儿吧。”神奇的是,这时我的疲劳感却消失了,从来睡不着觉的我,这次竟睡了四、五个小时。妈妈担心我死了,就用手试我的鼻孔,发现我还在喘气。我多少天没吃没喝了,这次醒来,妈妈喂了我两汤勺水,我都咽了下去,第二天早晨,语言功能丧失的我能发出一点声音了。爹妈看到了希望,赶紧给师尊上香磕头。

当我学到第三讲的时候,就能自己拿着书,和爹妈一起学法了。等到第九讲都看完了,我的腿就有了知觉,一个月后,我就能自己翻身了。等到渐渐的我能坐起来时,我就开始炼静功,一炼功,身体变化更快了,不到三个月,我就能下地了。

我下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师父敬香磕头,我哭成了一个泪人,不知怎样才能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自从能下地之后,我就开始炼动功,每天五套功法都坚持不懈,身体很快就康复了,能做家务活了,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样样都行,闲着时,我就上大街转悠转悠,看看这十三年来家乡的变化。

可是,九九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我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让炼?”我要進京上访,可是家里穷的一分钱也没有,爹妈和哥哥也不让我去,担心我的身体,我没有办法,最后只好给江××写信,用我的真实经历证实大法的神奇和伟大。我写了四次,每次在写的时候,泪水都滴到信纸上,和墨水混合到一起。

我这封信邮寄后,引起了邪党部门的高度注意,通化地区公安局领导和集安县公安局局长亲自下来调查,我镇派出所的警察全部出动,警车在我家门前的大街上停了一大排,我家里和院子里到处都站着警察。警察进屋就要抢书,我爹抱着大法书说:“你们谁抢走大法书,我就死在你们面前!没有大法书,就没有我存在的必要!”说完,抱着大法书就跑着往墙上撞去,被警察拦住了。

我领他们看了我以前瘫痪在床的各种实物证据,包括厕所里我爹用木板给我钉的一米多高的坐便,还有一堆我用过的褥垫子和破被子,洗干净后,现在都成纪念品了。我一边领他们看,一边哭着讲述自己身体康复的经历。最后,地区公安局领导说:“好,就在家炼吧,以后不要再写信了,不要再進京了。”说完,他们就离开了。

如果没有这段经历,我做梦也想不到,一个瘫痪十三年的“植物人”能行走自如,如果没有法轮大法,我早已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中离开人世,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