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病包子变得无病一身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我是一九四八年出生的,由于和妹妹相差年龄小,没吃多少奶,从小就体质弱,据妈妈说:舍奶之后,每天饭后在火里埋两个土豆,饿了就吃土豆,一下子把脾吃坏了,成天拉稀,弄的夏天都招绿豆蝇了。

叔叔从部队回来探家,一看我脏兮兮的快死了,就让我父亲把我扔了算了,妈妈死活不让(因为我前面的两个哥哥,一个三岁死的,一个七岁死的),后来邻居大姐求她父亲(老中医)给配了点药,真把我的肚子治好了,但我一直病歪歪的,念书没上过体育课、劳动课,夏天从不敢穿半截袖衣服,因为胳膊细的像麻秆似的。一九六五年考上中专,去学校报到的火车上,邻座的老太太问我是不是去看病的,可想而知,我当时的健康状况什么样了。

成家后,由于家庭条件不好,再加上自己争强好胜,身体越发的不像样了,得了神经衰弱、胃下垂、胆囊炎、低血糖、风湿、肝郁气滞、散光头痛,各种病都上来了。丈夫给我起外号叫“弱不禁风的林黛玉”,婆婆说:“苍蝇踢一脚,也得躺三天。”那时自己在医院当行政院长(职工医院),净吃好药,进口药,也没治好我的病。无奈之下,我练起了气功,都不管用了,结果身体还是老样子。

一九九五年,从岗位上下来后,很失落,每天除了打麻将,就是上街。单位的同事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我还以为和其它的气功一样呢,不屑一顾,后来她说你先看看这些修炼故事吧,和别的气功不一样,我想看看故事也行,就回家看了起来,这一看,让我耳目一新,这些修炼故事都是有名有姓有地址的真人真事,一下子把我吸引住了。他们的病那么重,还有的是绝症都好了,我这点病算什么,我也要学。

我马上就参加了当时办的法轮功录像学习班,九天班下来,我摘掉散光镜,头也不疼了。修炼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的有些病就消失了,什么都敢吃了,浑身有劲了,八十多斤体重的我可以扛五十斤一袋的白面上五楼,每天都喜气洋洋,心情愉悦,家人看我的变化都说,还是这个气功好,邻居、同学、同事、亲朋也有不少人走入大法修炼。

修出慈悲心,善待公爹

我公公在我们这儿是个有名的花花老头,以前因为作风问题被判了八年刑,出来后也没怎么收敛,经常在外面惹事生非,而且还经常打着我的旗号招摇,说我儿媳妇是医院的院长,经常有人找到我来要挟私了的,弄的我们子女都抬不起头来。所以,我这个儿媳妇就特看不上他,每天不给他好脸色,不让他上桌吃饭,来人不让他露面。为这事,我母亲,娘家哥哥,舅公公等人都来说情,我谁的面子也没给,所以公公很怕我,一见到我躲不及了,马上脸转向墙站着(象犯人似的)或者正在我屋看电视,听见我回来了就赶紧跑回自己屋,不出来了。我都烦死他了,跟别人说:他要是彩电冰箱,我都从五楼扔下去(我那时没有冰箱彩电)。我那时有个信条,得让他知道“马王爷三只眼”。得让他怕个人,要不就更不像样了。我有时也觉得过分,就跟孩子说:“妈妈以后眼睛得瞎了。”孩子问:“为啥?”我说:“瞪你爷爷瞪的呗。”就这样,在精神上虐待他多年,我丈夫和婆婆也不敢吱声。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得大法了,用大法的法理对照自己,我发现我大错特错,我做了傻事了,亏大了,为什么?因为我恨他、瞪他,我就做了坏事了,我就损德了,这些德都给他了,另外,我师父说对谁都得好,法的力量真大呀,我一下就扭转了自己的心态,和他说话了,让他上桌吃饭了,给他讲大法的法理,耐心的告诉他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他高兴啊!自己找个看自行车的活。八十七岁那年,卧病在床,俩儿子不在身边,我擦屎擦尿,无怨无悔,爱吃什么弄什么,十个多月,我瘦了一大圈,他感受了大法的善和慈悲,满怀着大法美好的心念离开了我们。周围的人们评论说:她要不是学法轮大法,她才不会这么对待他呢!

修大法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病包子”、“药篓子”都不属于我了,而且心胸豁达,能包容很多常人之事,应该说是一个好人中的好人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