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根本执着 否定一切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师父说:“也有许多学员是人的观念在大法中找到了不同的人生向往与愿望,就在这种执著的人心驱使下,走到大法修炼中来了。”[1]

得法,家庭和睦了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最初看法的时候没用心学,似修非修,每天总是被不顺心的事缠绕着。由于丈夫有了第三者要和我离婚,再加上身体的不适,我自己也没有工作,这一切使我对生活完全丧失了信心,有时就想用药把丈夫毒死,我也不活了。

就在我精神将要崩溃、最难过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朋友送来的法轮功学员的修炼体会。看到法轮功学员谈到由于修炼了家庭变得和睦,我就在想:她们学法就能把丈夫变好,那我也去学法轮功,我也好好学。带着这种对人生的向往与愿望,我走進了大法。

通过不断精進实修,每天把自己溶于法中,身心有了很大的飞跃,长期困扰我的妇科病不见了,人也变得乐观了,明白了法理后也不再恨丈夫了,丈夫从我修炼后身心的变化也感受到了大法的力量,一年后主动离开了第三者,也走進了大法。真象师父所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我们家还成立了学法点,丈夫拿出一个月的工资购买了录音机,我们每天风雨无阻背着到炼功点和同修一起参加晨炼。

接我的警察说:“那你回去就好好炼吧!”

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对大法的残酷迫害,由于拒绝放弃修炼,丈夫的工作单位不让他上班,每天强迫他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报纸。他一回家我就叫他赶快听师父的讲法,清除邪恶灌输的毒素。有人问我还炼吗?我说就一本书救了我一家人你说炼不炼?有人说你师父赚了很多钱,我说一个常人中的演员都有很多钱,我们师父就不能有吗?我师父挽救了我们一家,我还真想给师父钱,可我连师父本人都从来没见过,去哪里给师父钱?有人说练法轮功练死了那么多人,我说第一,那个1400例都是造假,根本不是修炼大法的,第二,医院是专门治病的,医院就不死人?第三,法轮功最重要的是修心性,不按师父要求提高道德,有了重病,到法轮功这里伸伸胳膊就不死了?那时候我每天从早到晚就是学法,任何邪恶的说法都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信念!

二零零零年底,一同修被迫害牵连到了我,警察非法抄了我的家,还把我关到丈夫的工作单位,非法审问我资料的来源,不说不让回家,当时心里有点怕,我就背法,突然一念上来“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3],我就觉的我一下变高大了,企图迫害我的邪恶什么也不是。

由于他们从我嘴里什么也问不出来,然后就强制我学习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想要“转化”我。晚饭时丈夫来给我送饭,单位的领导也来了,他问我:“学习一天了认识的怎么样?”我说:“我不信这些诽谤大法的东西。”他气势汹汹的说:“那你信什么?”我撩起丈夫的裤腿,里面露出了将要愈合的一大块伤疤,我说:“我就信这个,我的丈夫没修炼以前你们也知道是出了名的没人敢惹,可学了法轮功以后不吃喝玩乐了,不找女人了,在单位踏踏实实的工作,这个腿上的伤就是干活时机器打伤的,可他连给单位说都没说,找了块卫生纸包了包连半天都没休就上班了。要搁着以前,他能这样做吗?如果你的职工都这样,你这个领导不就好干了吗?”我说完后他不再说什么了。

在被丈夫单位非法关押期间,我不错过每一个时机给监督我的职工讲真相,讲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都说:“嫂子,别人说的我不信,你说的我信。”因为他们确实看到了我们一家学法后从一个飘摇不定的家庭变成了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
十天后当地派出所来人把我非法送進了看守所。看守所的人恶狠狠的说:“在这关一个月,再不说出资料的来源,就送劳教。”看守所里面被非法关着的同修和犯人也都说,从这个门出去的不是不炼了的,就是送劳教的。我告诉同修:“我们不怕劳教,但是我们决不去劳教,摆正这个关系就能回家。”有的同修不信,我说:“信师信法,一切都是师父在管。”

有空我就背法向内找,找出了自己是有怕心和对孩子的情太重才导致的这一切。由于得法前丈夫不管我和孩子,只顾自己在外面找乐子,我和孩子相依为命,孩子就是我的精神依靠和活下去的一点希望,对孩子的情自然就重。现在被关進来,担心被劳教孩子没人管。找到了自己的执着,我就背法,让大法把人心压下去,破除我这些执着。

对于非法提审我的警察,我绝不配合他们,我绝对不出卖同修、出卖大法。我给一个监室里的犯人讲真相,讲我的家庭学大法后的变化。有一个犯人关進来两天没吃饭,不想活了,想自杀。听了我讲真相后,她吃饭了,还想要学大法,让我教她炼功。七天后她出去时说:“阿姨,我没有白来,回去我一定按照大法做人。”

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4]

一个月后当地的警察来接我回家。看守所的所长对他们说:她和别人不一样,一看就不一样。我地的警察对我说:“我们低估了你们,姜还是老的辣。”我说:“什么时候我也不当叛徒,不说大法坏话,也说不出来,因为是法轮功把我从死亡线上救回来的。”他们说:“那就回去好好炼吧!”他们对我的亲戚说本来想劳教我,可我又转回来了。弟子真的放下执着后,一切由师父说了算。

走出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底,丈夫由于粘贴真相标语被迫害,被非法劳教二年。零三年六月丈夫还没回来,他工作单位新上任的领导想利用“转化”大法弟子向上级表功。

因我一直没被“转化”,他就派了三辆车,十多个人闯進我家,强行把我和十多岁的女儿抬進车里,非法关進洗脑班。当时女儿和我不在一辆车上,她吓坏了,见到我后对我说她一路都在想“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对不对?我说对,她说:“妈妈如果你‘转化’了,我就看不起你,要争气!”女儿也是看着我修大法后全家的变化才真正信服大法的。在洗脑班,女儿和我配合的很好,我们给洗脑班的负责人讲真相,说我们家庭以前的情况和学法后的变化,负责人眼里含着泪说很同情我们。我们只吃很少的一点点饭,他们也没强行灌食。

在洗脑班里邪恶想利用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来消磨我的意志达到“转化”目地。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让他们放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他们真的没放,但他们放了被“转化”的那些学员的录像,并把声音开得很大。女儿就把她玩的游戏机的声音放到最大。帮教对她说,你这样影响别人看电视。女儿说:“你想看这电视,你拿回家看,我们不想看。”

我背法查找自己,是什么心让自己再次被迫害。师父说:“人在世间带着这些心向往着美好的追求与愿望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当然不行。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1]是的,我学法的初衷是想挽救我的家庭。通过向内找发现我学了好几年还没从根本上转变人的观念,还在执着常人美好安逸的生活。刚学法的时候师父允许带着这种想法進来,但最终要放下。看看自己,多危险啊!旧的势力就是要利用根本执着不放而淘汰我。

找到自己的根本执着以及怨恨心后,就觉得身体上一个东西消失了,我变得轻松了,这时电视的声音也很小了,外边的电缆坏了,好多天也没人修。

他们还不死心又把我的亲戚从老家叫来,妄图用亲情“转化”我,亲戚们见到我后又哭又闹,非让我写所谓“保证”好回家。我当时一点也没动心,就觉得他们离我很远,动不着我。看着亲戚们这样闹,女儿不干了,哭着问她们:“你们对我妈又哭又闹你们到底是来帮谁的?!”她们说:“害怕你妈被劳教。”我说:“我决不去劳教,信师信法一切由师父说了算,什么事都没有,绝对的。”我给他们讲真相,让她们分清善恶,告诉他们:他们这样做正好是帮着邪恶来迫害我。我让她们去找迫害我的人讲理去。

由于我在亲情上没动心,邪恶这一招又失败了。我在里面正念抵制邪恶的“转化”,外面的同修也形成整体,正念加持我解体邪恶,在明慧网上及时发布我被迫害的消息,给迫害我的有关人士写信,海外的同修还给迫害我的恶人以及居住小区的居民家中打电话讲真相。师父说:“被邪恶操控的时候恶人就没有了理智,冷静下来的时候它们都在害怕。学员的每一个电话都使它们震惊的睡不着觉──怕。”[5]

真是这样,单位迫害我的领导吓得把家里的电话都换了,老婆孩子也不让他管这事了,骑虎难下,他的上级领导也嫌他帮倒忙,给单位找不利索,等等。我对洗脑班的头子说:“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抓到这,他们错了。”他说;“抓错了好,这样他们以后不敢再抓你们了。”真是,直到现在我们这里的同修没有一个再被送去洗脑班非法洗脑的。

我的亲人们从我的身上感受到了大法正的力量,为我去找单位、找当地派出所要说法。最后他们只好给亲戚们说好话,还问有什么要求?亲戚们说让他们赶紧放人,要有什么事不会放过他们。常人看到我的亲戚们也主动带路找领导,还说他们迫害我就该去找他们。就这样二个月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形成整体配合下,洗脑班解体了,我也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邪恶的洗脑班。

不久丈夫回来了,单位给他补发了非法劳教期间的工资,并且把他重新安排到一个工资较高、工作稳定的单位去了。待业在家的女儿在没门路的情况下也就业了。常人说我“来福了”,师父说:“学大法就是福,去掉常人心后,大法会给弟子带来福份”[6]。

几年前我们家也开了朵小花,在师父的看护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在女儿的支持下,安全平稳的走到了今天。尽管我努力的去做了,但是和法在每一个层次的要求,我还相差很远,今后更要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勇猛精進,兑现自己史前大愿,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叩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

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