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营救母亲为契机 让更多人明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

伟大慈悲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在过去两年中,通过营救母亲,为我向政府、媒体讲真相提供了契机。在营救过程中,初步打开了向政府、媒体讲真相的大门,下面将自己的经历与同修分享。

一、营救母亲 打开政府、媒体真相之门

二零一二年,母亲又一次被非法迫害,我心急如焚,但对如何营救母亲却一片茫然。一时间,沮丧、懊恼、怨恨这些人心都上来了。经过与同修交流,明白了只有不断曝光邪恶丑行,才是营救母亲最有效的方式,更主要的是能使世人明白真相,通过救母来救更多的世人。

在法理上明白之后,我便开始在网上搜集我们当地议员、媒体和教会的联系信息,如他们的电话和邮件地址。我写了母亲被迫害的经历,以邮件方式发给他们,寻求他们的支持和帮助。得到其中一些机构的回应后,我便与他们保持联系,及时更新母亲受迫害的情况。虽然有些机构没有任何回应,但我也不动心,悟到:即使他们不回复我,但只要他们看了我的邮件,也会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真相。

我主动走访所在选区的联邦议员,给他们关于母亲的迫害经历,并寻求澳政府协助营救。当时的联邦议员写信给时任外交部长,外交部亚洲远东部的负责人便开始与中国外交部联系,谴责迫害信仰是践踏人权并要求释放母亲。有了这个开始,我便维护好和议员关系,每逢圣诞我会上门拜访感谢。我还及时将我们地方媒体的报道发给议员,因为他们对当地发生的事情是会关注的,同时也让他们知道,他们所做的事情整个社区也都在关注。

我主动联系当地报社,告诉他们母亲因信仰被迫害的真相,启迪他们的正义和良知。报社很同情也很支持,因为这是当地居民的新闻,他们有责任报道。就这样,这家报纸在我营救母亲的半年多时间里,先后五次对母亲迫害的進展進行了及时报道。悉尼主要报纸之一——《每日电讯》曾两次刊登母亲被迫害的新闻,对震慑邪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还尽力联系澳洲主流电视和报纸,将母亲的消息发送给他们,虽然没有得到他们的反馈,但是我相信他们看了、读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

母亲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半年的时间里,我时有人心反复,担心母亲承受不住迫害,或者不知哪天就接到通知“被失踪 ”或者 “被病危” 了……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想到那些,我的怕心以及急于求成的做事心涌了上来。心想,我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既要上学还要打工同时营救母亲,法也学了,有时困的学不了法就强迫自己站起来念,该做的也都做了,为什么母亲还不能回家?我气馁过,失落过,羡慕过那些被营救出来来到澳洲能自由学法炼功的老同修们。跟同修交流后我明白了,如果我这边在情的带动下人心涌动,那在另外空间里这些负面的物质会影响母亲在劳教所的状态,会使邪恶加深对母亲的迫害。我悟到自己对母亲的情还很重,这种母女关系没有提升到同修间的在法上共同精進上来。于是我只有抽时间多学法,用法来充实自己,加强正念,放淡母女血缘上的人情,将更多的精力放到不断曝光邪恶上来。

当今世界社交媒体的力量很大,我便想到了为母亲建立网站,将她的故事传向全世界,更大面积的曝光邪恶。也是因为建立了这一网站,使母亲被迫害的消息传到了遥远的前共产国家斯洛伐克,那里的圣伊丽莎白大学健康与社会科学系校长被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不屈强权迫害的精神所感动,决定颁发母亲“捍卫人权和信仰金奖”。

大学将邀请函寄到了北京昌平看守所,但那时母亲已经被秘密转往劳教所。虽然母亲没有收到邀请函,但是我相信那里的邪恶在看那封信,会胆寒于他们的恶行已经传到了世界的每个角落。

颁奖日已近,但母亲仍被非法关押,我决定只身前往斯洛伐克为母亲领取这个奖项,因为我明白这个奖项不仅仅是奖给母亲一个人,是对正义的支持和弘扬。

在遥远的斯洛伐克,上午我会见了当地议员,向他们讲述了母亲的遭遇,澄清了一些他们对共产邪党不解的疑问。在下午的颁奖典礼上,几百人的礼堂里,校长向所有与会学生、他们的家人和朋友、以及来自各国的教授讲述了母亲的遭遇,使更多的人了解了真相,让许多与会者对大法有了初步的好感,许多人对母亲的遭遇表示同情与支持。

我还将母亲的消息放到脸书和推特上,并在网上征签,达到一定数量后将征签表寄给中国政府和澳外部长。我当时并没有追求征签的数量,旨在将邪恶曝光。我联系了国际大赦,与他们在英国总部的负责人联系,虽然他们由于人力有限最终无法启动营救母亲,但我没有气馁,再去想其它方法。总之,无论营救母亲成功早晚,我会把大法真相、大法弟子被迫害真相讲给世人,彻底戳穿邪恶欺世谎言,让真相曝光天下。

我还在明慧中英文网站提供及时的母亲受迫害進展的信息。其实我本人写作能力很差,写那些迫害文章也只是陈述事实,没有浮华的词藻。那时我随身装个小本子,有想法有点子随时记录下来。休息时师父就会把应该怎么叙述哪方面情况打到我脑子里,我立即记在小本子上,这就为明慧及时提供更新资料做好了铺垫。就这样,每次我的投稿都会在明慧网上及时发表、曝光邪恶。邪恶真的很害怕,那时看守所一主审看到他的名字上了恶人榜,便威胁我母亲说:“还把我放到恶人榜,我把你们全家都抓進来在这里过年。”其实它们真的很害怕。

在宣传《自由中国》影片时,因为已经与我们当地媒体建立了基础,他们欣然同意将母亲的故事与影片联系起来做了一篇影片首映报道,让人们来了解真相。

但那时除了报纸以外,我当时还没有接触当地电台。同修交流过可以联系当地电台做影片介绍或者社区广播。于是,我学好法,在没有任何杂念、不带任何求成的执著心的状态下,我拜访了第一家电台,向他们讲明真相后,他们很愉快的答应在社区消息中宣传影片放映的消息。

我得到了鼓励,继续走访第二家也就是ABC 电台,没想到事情的進展超出我想象的顺利,当我讲明来意后,他们真的同意在第二天连线当时在新西兰的《自由中国》导演Michael Pearlman 做影片介绍。采访播出后一周,他们又对母亲的迫害進行了一次直播采访。

于是,我们当地电台就这样顺利打开了。我悟到不是我个人能力有多强,而是对于讲清真相、弘扬大法,只要认认真真去对待,怀着一颗纯净的心、为法的心,师父就会开启我的智慧,就会加持我,为我创造所有的条件。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宣传活动正好赶上期末考试,时间很紧张。我当时心里有点犹豫,这个项目是不是要做?要不等以后有时间再做吧。

但是又一想,项目只有一次,机缘使我在这里安了家,我就有责任救度这一方的众生。而证实法的项目是救人的,机会不能放过,一切有师父安排。我放下心后去做了。而活动后我的考试成绩却一点也没少。

二、以反活摘活动为依托 深入向政府媒体讲真相

我自己以前是一个联系媒体和政府议员的门外汉,通过营救母亲,逐渐摸索到了适合自己讲真相的方式。由于有了以前营救母亲联系媒体和议员的基础,今年七月中,本地反对“强摘”征签活动的媒体宣传就较顺利。我们当地报纸和广播分别对这次活动進行了前期预告,现场采访和后续跟踪报道。

活动当天,我们拜访了两位联邦议员,接受了ABC 电台的采访,主持人很惊喜居然亲眼见到了母亲,他谈到两年前的那次采访,母亲还远在北京的劳教所里。节目播出后我上门表示感谢,他们很兴奋的告诉我网站上那么多对节目的正面反馈使他们很受鼓舞。当告知我们的炼功点自此已经建立,他们表示找合适时间再做报道。另外两家报纸媒体也分别作了后续报道,目前来点上学功的人大部分都是看了报纸上关于炼功点的宣传主动来学的。

这次活动给我带来的另一个提高是师父帮我去掉了一些不好的物质。活动当天,我与同修因活动安排发生口角,我很惊讶于她的态度,没守住心性,没有做到修炼人的忍。过后,我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发脾气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反而对父母的态度也很蛮横, 还堂而皇之的给自己找理由是受生理周期的影响。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突然有一天,父亲在我发完脾气后很严厉的指出了我发火的问题,那几句话虽然不多,但句句都敲在我头顶。我当时还是没有悟,反而心里觉的很委屈,还是没有向内找。第二天,父母像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还是对我象往日一样好。

母亲同修交流说:“有可能是师父借你爸的嘴来点你。你看看你最近的脾气,大的不得了,生理周期那是常人的事,你是修炼人,要体现大法弟子的风貌。你连忍都做不到,还是大法弟子吗?”母亲同修的一席话惊醒了我,同时我也感到自前一天晚上父亲的严厉批评后,体内那种驱使我发火的不好的物质已被拔掉了,脾气也好了很多。

师父说:“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有人说:这个忍很难做到,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1]

我悟到,这次发火事件暴露了自己为私为我的心、自命清高不让人说的心,暴露了我在个人修炼提高上的严重不足。我很感激师父不仅为我提供了讲真相救人的机会和智慧,同时为我提供了修炼提高的机会。

谢谢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第九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