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金子还是沙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修炼十几年了,我看到一个现象:有的同修开始挺精進,可是,随着时间的拉长,或者关难的加大,或者正法進程的变化,有的就走不动了,渐渐的,就落下来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和一个女同修骑自行车到六十多里路外农村弘法,来回一百二十多里路。回来时快半夜了,我蹬不动了,腰酸腿软,骑百余米就得坐下歇一会儿,甚至躺在路边不想起来。我问:“你累不?”她说:“如果走到天亮能圆满,那还容易了,这点苦算啥?”当时我好感动。七二零后,在邪恶高压下,她遭受过许多酷刑,没有倒下,可是,由于对时间的执着,她放弃了大法。我去劝她时,她说:“师父说快结束,可总也不结束。我走不动了,你也别劝我了。”想起她,我心里就有种难过。

修炼真的是大浪淘沙。七二零后,面对邪恶的疯狂打压,是走出来证实法还是在家猫着?那时候,真的能看出谁行谁不行。有的平时学法时很爱发言,甚至滔滔不绝,可是,面对邪恶的凶猛打压,在家迷起来了,有的甚至顺从了邪恶。那些平时不起眼的“小和尚”,一批批走出来证实法,又一次次的被迫害,仍然坚修大法。修炼没人逼你,魔难中走不过去,是自己不行,跟不上,就被淘掉了。

《九评》出来后,开始我想:“这和修炼有关吗?”可是,当我读完《九评》和师父相关讲法后,心里很亮堂,觉得《九评》写的真好,正是中国人需要明白的真相,能够破除了中国人了解真相的障碍。可是,身边也有的同修不理解,说这说那,其实我知道,表面说“不理解”的人,心里都明白,不过是掩盖怕心罢了。这期间,我认识一个同修,以前挺精進的,《九评》出来后,他说这是搞政治,如何不对,放松了修炼,只顾抓钱去了。一次和他交流时,他很自负的样子,说;“我现在钱不比你少。”当时我很惊讶,我们交流了很长时间,他滔滔不绝的讲他的自我那一套,听不進我的劝告。我心里明白:他在单位是头,怕传《九评》后,单位人说他搞政治。他很聪明,也许是毁在聪明上:心里认可,表面抵触,迈不出修炼人堂堂正正那一步。结果,两年后,他突然病业加重,死于癌症。

我想,一个修炼的人,明白的事情,千万别假装糊涂,自己这一关过没过去?够不够标准?心里应该是清楚的。师父说,“当然修炼是成就生命的过程,但是反过来讲,真的不是那块料的,修炼过程也是一个淘汰的过程。”[1] 过大关时犹豫,神都为你捏把汗。

眼下诉江,又有一些同修走不出来,交流中,有的不吱声,有的找各种理由,其实就是怕:怕暴露自己,怕被邪恶抓,怕失去安逸的环境。个人浅悟,诉江是正法進程的变化,遭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呀!如果硬把诉江和遭迫害扯到一起,那没准真被迫害了,那是你怕心求来的。其实,用自己遭受的迫害控告操控迫害的凶手,站在常人的角度,也合理合法,何况还符合当下政府正在提倡的政策,有啥可怕的。害怕的应该是那些跟随恶魔参与迫害的人,面对大法弟子的慈悲救度,如果再不清醒,继续张狂作恶,等待他的只有淘汰了。

修炼,就是一关关的突破。大关,那就要放下对生死的执著,当过去时,回头看看也没啥。可是,每一关不可能永远等你,现在时间多快?一犹豫就是几个月,或半年一年。机会失去了,便是永远的悔恨。其实,“告江”很简单,不是用“笔名和化名”都可以举报吗?就本地而言,现在快递公司也不那么严了,有的一看是诉江,只是笑了笑,有的连看都不看。警察也不像以前那么感兴趣和骚扰了,你担心什么?如果这样还不想做,那你自己衡量一下:“你是金子?还是沙子?”

在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中,我们走的很不容易,要修成一个伟大的神,能够那么容易吗?!过去的修炼人走的第一步就是放弃人世间的一切。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虽然不需要我们这样做,但是我们必须达到那个境界,而且还要超越个人修炼的境界,救度众生。师父说,“我看我的学员都能走过能否圆满的一个个大关的时候,你们知道我什么心情?!(热烈鼓掌)了不起,真的了不起,无愧是伟大的神!”[2]

一点个人浅悟,意在交流,并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