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参加法庭旁听竟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依兰县左先凤和母亲吕会文九月一日因依法参加法庭旁听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方正县法院要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长安。左先凤和吕会文到方正县法庭旁听。法院预期九点开庭,她们俩八点四十左右拿着身份证进到法院。

刚进屋,方正县国保大队的王林春就以法院工作人员的名义把左先凤叫到了一个小屋里。又过了几分钟,方正县国保大队队长白文杰来到法院。他们和方正县的一些特警把左先凤和吕会文一起抬到了车上,绑架到方正县公安局。

到了公安局后王林春又喊又骂。他们说绑架的理由是,因为左先凤在路上把法院开庭邀请百姓旁听的邀请函,送了六张给过路人。

下午两点左右,白文杰、王林春,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干警开车欲将左先凤、吕会文送到哈尔滨拘留所非法关押。

大概快到宾县的时候,她们俩都要上厕所。王林春把车靠到了路边,下车后吕会文突然晕倒,脸色发青。左先凤吓坏了,嚎啕大哭。吕会文是她妈妈,现在她家里只有她和妈妈相依为命了,她爸爸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遭受迫害。看到妈妈的样子,她心疼的不得了。

十六年了,在江泽民对法轮功非法迫害的十六年中,左先凤的家庭被迫害得支离破碎,吕会文两次被非法劳教,每次两年;六次被非法拘留。左先凤的爸爸被非法劳教一次;三次被非法拘留;现在又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呼兰监狱。左先凤被两次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拘留。她的丈夫被迫与她离婚,年幼的女儿被迫不在她身边。在历次的被非法关押中,左先凤和她的妈妈、爸爸,都遭受过无数的酷刑折磨

此时的左先凤感慨万千,十六年中共对她身心的摧残,心灵上结下了深深的伤疤。现在看到妈妈晕倒了,浑身抽搐。霎那间,左先凤也痛的无法呼吸,浑身的皮肤都麻木了,手脚不听使唤,头皮也麻木。两年前被前进劳教所迫害的心梗,低血糖的症状全出现了。浑身动不了。

白文杰和王林春把车开到宾县的一所医院。左先凤和吕会文被拖到大院儿扔到地上,医生过来给她俩量了血压。医生说吕会文的血压有些高,左先凤的血压是正常的。

这时白文杰和宾县国保大队姓刘的队长都说左先凤是装的,她们躺在水泥地上躺了二十多分钟,没有人理她们。他们在旁边说着风凉话。对于一直积极追随江魔头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他们怎么能体会到一个从二十岁开始被整整折磨了十六年的人,心灵所受到的创伤。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最后还是决定把左先凤和吕会文拉到哈尔滨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抬左先凤和吕会文上车时,其中一人狠狠地掐左先凤的腋下。在途中,左先凤要上厕所,他们没有停车,左先凤浑身动不了,实在憋不住了竟尿到了裤子里。

他们把她俩拉到黑龙江省第五医院做五项检查。左先凤浑身没有力气,动不了。白文杰和王林春用轮椅推着她,做一项项的检查。当王林春发现左先凤裤子湿了时,他却埋怨与羞辱她。对于一个女人来讲当着大男人的面尿到裤子里,已经是莫大的耻辱了。在白文杰把左先凤从轮椅上抱下来体检的时候,王林春在旁边又是一顿污言秽语,侮辱她的人格。

当他娘俩被送到拘留所时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了。吕会文因为血压过高,被拘留所拒收,拘留所要给左先凤照相,白文杰和王林春配合拘留所,强制给左先凤照相,他们抓着她的胳膊按着她的头。她拼死的反抗,最后没有照成。

晚上十点半,左先凤被关到了拘留所四楼的一个房间里。一张七、八米长的大板铺上挤着十多个人。左先凤找不到能躺下的空隙。只能把被子铺到了地上。她的裤子从上到下湿透了,没有任何替换的衣服。拘留所里没有拖鞋,没有手纸,没有毛巾,什么东西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干警过问这一切。露空的厕所在室内散发着臭味。

拘留所对在押人员进行着非人性的折磨:每天早上八点半开始穿号服,坐小凳“反省”,一直坐到十一点半。下午从一点半开始,坐到四点半。

为了反抗非法关押,左先凤一直没吃没喝,没有配合拘留所的任何规定。

第六天也就是九月六日的时候拘留所的所长野蛮的给她灌食,他用手使劲的捏她的腮,用铁器撬她的牙,还有五、六个犯人按着她。他们用插胃管给她灌的浓盐的奶粉。灌完后她吐了连奶带血,又苦又咸。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九月七日拘留所强制给她输液,并通知方正县国保去接人,九月八日中午十二点左右白文杰,王林春去接她,这时左先凤已很虚弱,白文杰把她从四楼背下来,到第五医院检查,之后又返回拘留所办手续。九月八日晚左先凤在哈尔滨住了一夜,九日顺利到家。

左先凤回家后事情还没有结束,方正国保又给她的上属单位—依兰县教育局纪检打电话,让教育局处份左先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