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人遭酷刑、冤狱 湖南郴州市老太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现住湖南省郴州市孟庆莲,全家人修炼法轮大法,因为不放弃信仰,孟庆莲被北京石景山看守所注射不明药物,她的丈夫廖松林和儿子廖志军也曾被非法判刑。至今,儿子仍被非法关押在网岭监狱。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孟庆莲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控告给他们一家带来无尽灾难的首恶江泽民,希望民众透过他们的控告事实,了解法轮大法好和发生十六年的这样残酷迫害。

孟庆莲,女,七十岁,退休工人,丈夫廖松林,七十四岁,郴州市军人接待站退休职工;廖志军,四十四岁,湖南衡阳车辆段郴州火车站列检所职工。

孟庆莲在她的控告书中说:“我是一九九四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一九九四年,老伴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郴州举办的法轮大法学习班,他一身的病,如:胃病、肺结核等多种疾病,炼功不久他的病就全都好了。我原来身体也不好,有肩周炎、胃病、深度子宫糜烂等疾病,也是一个药罐子,为此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炼,修炼没几天,我的病也好了,心中感叹大法的神奇,我后来走路一身轻,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我一样,我沉浸在身心健康的喜悦之中。”

孟庆莲的丈夫廖松林修炼法轮功后,以前患的神经官能症、肺结核、鼻窦炎、前列腺炎及三十多年的胃病、工伤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都好了,每年节约药费几千元。他还多次为单位维修水电设施,不要一分钱报酬。为邻居维修水电器具,不收礼也不让他们请吃喝。单位领导委托他做生活区物业管理,不收一分钱管理费,义务为大家服务。孟庆莲的儿子廖志军心地善良,憨厚勤快,乐于助人,是一个好青年。

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使我、我的家庭、我的亲人们都受到了极其残酷的迫害。”至今,孟庆莲的儿子廖志军仍然被非法关押株洲网岭监狱。

北京石景山看守所:注不明药物

我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赶赴北京上访,只想告诉世人法轮功是好的,我师父是被冤枉的,应该还我师父清白。就因为讲几句真话,就被北京警察抓起来关进北京石景山看守所,遭非法审问,我当时未报姓名,先后遭受不断的打耳光,打我的警察后来自己痛的发抖,可见他下手够狠。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大冷天,脱掉我的棉衣,当时气温只有零下七度,警察拉住我的毛衣领往脖子里灌了一雪碧瓶的自来水,还给我注射不明药物,我全力挣扎,他们几个将我双手抓住,用手将我两颚夹住,使嘴张开,用针筒将药物喷进我的嘴里。

到了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我被转送到郴州驻京办事处。郴州公安局将我关进宜章县看守所,四月十五日被单位接回,关在军人招待所二十多天,五月,又被关到洗脑班半个月。这次被关押时间达五个月之久。

郴州市公安局警察陈兵志还抢走了我身上五百元现金,从北京劫持我回郴州的来回差旅费三千八百元钱也强迫让我出。我回来后郴州“610”办(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对我罚款五千元,还将我关在招待所二十天的费用按每人二十元一天,共计四百元让我出。共勒索我九千七百元,使我原本不富裕的家又增加了一笔沉重的经济负担。

全家人遭受的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上午,湖南郴州市“610”主任张和平、副主任吴代明发出指令,以郴州市国安局为主,北湖区、苏仙区国保大队为辅,对廖松林老人一家进行迫害。当时来了四、五辆小车,十几人强行扣押廖松林、孟庆莲老俩口。老廖不服,被一人踢倒在地,抢去钥匙,然后将他双手反扣推入一辆白色小车。孟庆莲被扣着推上楼进屋,看着他们抄家。他们的儿子廖志军上班时遭绑架。儿媳带着四岁孙女佳佳一周前回娘家探亲,在湖南常德安乡她娘家门口被绑架。警察强行 将她拖上汽车,连鞋子都没穿,四岁的佳佳看到妈妈被抓的恐怖场面嚎啕大哭。

廖家被抄走的财物有两台电视机、助力摩托车一台、一台影碟机、十 套电视接收器、MP4一个、MP3三个,邮政存折八本、现金四千多元(只要回一千九百多元)及大量法轮大法书籍和法轮功真相资料,就连老廖年轻时朋友送做 纪念的日记本(里面有几十元收藏币)、儿媳的记帐本和孙女的成长日记及老孟准备十一月回老家的路费、嫂嫂送给老母亲的红包(放在衣柜棉衣口袋内,衣在钱不 在)都一并搜走。还有他们每个人的钥匙共四套,在被抓的当天也被国安抢走了。据邻居说,在家里无人的情况下,国安警察又来过三次,包括杂房,想怎么翻就怎 么翻。

被关押在郴州市看守所时,老廖的儿媳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遭受如此苦难,精神崩溃。一个月后,老廖一家全部释放。从后来发生的情况来看,国安警察是有意实行“放长线钓大鱼”的诡计。

时隔半年之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廖松林一家再次遭到同样的迫害。来了十七人绑架抄家,九套电视接收器和安装工具(如起子、锤子等)被洗劫一空。郴州市国安局谢功香、郭神光等连放在衣柜里的卫生巾都一张一张的捏过,一分钱生活费都不留。搜走存折一本、定期存单一张计三万多元,还有孙女衣裤里准备上幼儿园的八百元学费,老廖夫妇准备回岳阳老家长住一段时间的开支约六千元和二张火车票,别人的有线电视费四百元等。

其中那张定期存单二万多元是法轮功学员许郴生躲避迫害不能回家时托其儿媳保管的。当廖家多次向他们要这笔未开具手续的钱时,谢功香、郭神光不认账,郭神光还伸出胳膊挥舞道:“你胳膊拧不过大腿,自认倒霉吧。”

当时小佳佳和奶奶被绑架到国安局,被审讯至半夜后放人,国安用警车送她们回家,而小佳佳扯着奶奶的衣角,不肯坐警车,要走路回家。当奶奶抱她上车,佳佳在奶奶的怀中仍然发抖,要求奶奶下车走路。此后小佳佳一看到穿警服的和警车就紧张的说:“坏人来了。”

后来郴州市北湖区检察院以“郴北检刑诉字(2008)第一百七十二号起诉书”公然诬陷廖氏父子帮民众安装新唐人卫视天线是“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五十分,郴州市北湖区法院对廖父子非法开庭,庭上没有宣布结果。过后法院刑事判决书“(2008)郴北刑诉初字第二百二十七号”分别非法判廖父子四年、三年半刑期,投入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七监区和一监区关押迫害。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下午,廖志军在公司上班时再次遭绑架。警察声称怀疑廖志军在墙壁上喷写“法轮大法好”等内容的标语。郴州市苏仙区法院分别于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和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两次对廖志军非法庭审。尽管辩护人为廖志军作了有力无罪辩护,但是苏仙区法院仍强行对廖志军非法判刑四年,至今仍在株洲网岭监狱遭受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