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高密退休女教师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报道)山东省高密市古城中学退休教师陈秀贞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遭到迫害。她要求对江泽民绳之以法,还法轮功清白。

以下是陈秀贞女士陈述的事实:

我是一九九七年阴历七月开始修炼的。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胃胀(绝症),胃痛,顽固性结肠炎(绝症),腰痛,风湿性关节炎,两膝盖酸痛,右手和右胳膊,右后背不能正常活动,干活稍微累一点,右后背就往起收缩,到一九九七年得大法前,右手稍微干点活就肿起来,失去握物之力,几近瘫痪。这是我坐月子期间得的病,属不治之症。我还患有脑瘤、乳腺瘤、气管炎、鼻炎,双眼几近失明,修炼后不长时间师父就全部给我净化了,使我无病一身轻。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的过程,我都能深切的体会到,并能清晰的说出来。师父不只净化了我的身体,同时又净化了我的心灵,使我懂得了人生真谛——“返本归真”,明白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生命只有同化、顺应“真善忍”特性,才能成为一个健康的、好的生命。由于学法和师父的不断的点悟,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体现在方方面面。下面仅举两例说明。

一是看淡名利。修炼前我对钱财看得特别重,遇事斤斤计较,如购物时,讨价还价很执着,修炼后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按照李洪志师父的教导,做事先考虑别人。购物时不但不斤斤计较了,甚至于根本就不讲价,并且无数次把卖方多找给的钱退回。有一次,我和妹妹去买鞋,无意中没交钱就出来了,出来后发现还没付钱,我赶紧去服务台说明情况,又去收银处付了款。是皮鞋,至少几十元。

二是修去了怨恨心,争斗心,改善了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修炼前因为极端自私自利的个人观念,总以丈夫及其家人对我的不公而对其怨恨,经常争吵,少有欢乐。修炼后,善心多了,从极端自私自利的个人小圈子走出来了,不再怨恨、仇视别人。所以家庭和睦了,生活也幸福了。因为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牢记李洪志师父“向内找是修炼人的法宝”这一教导,遇到矛盾都找自己的不足,所以使遇到的事情都朝着好的方面转化了。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因为我不放弃信仰,曾遭受到派出所、学校监视、跟踪、骚扰,给我和家人造成极大的压力和痛苦,严重的干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一直到二零零零年底,并逼迫交出大法书,逼写“不炼功保证”。出去买菜有人跟着、上街找孩子有人跟着,叫外界看见我不知犯了什么大罪。期间教委还派了大汽车在我家堵着,不分昼夜,单位派人轮班监视。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和同修赵大哥,结伴想去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在高密火车站候车室,被高密交通派出所以我们是法轮功学员为由,绑架到交通派出所。非法拘禁,非法搜身,搜去人民币约九百元,去北京火车票一张。我当时分文没剩,也没给收据。搜完后,其中有一个警察,揪着我的头发,狠狠的把我往地上摔,我勉强站了起来,对他说:“你怎么打人呢?”他却满不在乎地说:“看来你没上过派出所。”意思是打人很正常。他们还调来了许多警察,见打人也不管,还在那嘲笑我们,骂我们是卖国贼等侮辱的话。天亮又把我们押送到高密西关派出所。不一会,“六一零”公安局也派来了人,逼迫做笔录,照相。接着镇教委也来了人,接近中午又把我押送到学校,由老师看管近两周。

二零零二年,强行让我参加高密“六一零”举办的洗脑班,强行写不炼功保证、悔过书,强行交大法书,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强迫学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只要说“炼”就要劳教,后来和我同去的学员都走了,仍不放我,事后我知道他们认为我“转化”不彻底,我受不了了,回家不想去了。“六一零”又让交通派出所到学校把我再次押到洗脑班。到最后,扣除工资五千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