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江泽民 维护道德操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八日】

得法之初

我是一名海外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得法修炼已经20年了。修炼法轮功前,我的生活经历和许多留学海外的学子类似。198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分配到邮电学院(现在的邮电大学)担任助教一年。1987年9月出国来到美国。

1996年的夏天,那时我在一所大学读博,趁暑期到美国西部旧金山湾区度假,顺便检查身体。那时一段时间以来,右小腹部位时感隐隐疼痛。医生检查诊断妇科囊肿,需要让肿块长到一定大小,然后做手术切除。本以为医生都是查出问题及早治疗,尽可能不动手术。没想到要等它长大还要去做手术。内心很不愿接受,也就不愿再去想这事。

就在这个夏天,看似偶然的机缘让我开始接触到法轮功的修炼。

从房东那里得到了一本《转法轮》,从拿起书那一刻起就放不下,连夜通读忘记了时间。书中的内容紧紧的吸引了我,每句话都象是从心底里流淌出来,句句让人信服、让人感到温暖,有一种说不出的久违了的感觉,“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呀!”

第二天我就开始跟着房东学炼功法。一个暑假很快就要结束了,说好离开前去医生那里复查,本来要等到长大了动手术的囊肿,不翼而飞地消失了。

回校时我买了很多书和教功带送给教授和朋友。那时的心情就觉得这么好的东西,真恨不能人人都能得到。当然我的父母家人也都不能落下。

1997年1月初,我搬到另一座城市在一家电讯公司任职,开始工作比较繁忙。到1998年中,当地多了不少炼功人,大家周末就聚在一起炼功切磋。期间了解到国内有很多炼法轮功的人。1998年年底回国度假,怀着要去学习和多了解的愿望,也一心想要把功法教给父母及家人。

那期间参加了在北京的一次法轮功学员的心得交流会。交流会是在一个很大的机关礼堂,台下座无虚席。法轮功学员发自肺腑的发言,真实感人。不仅是看到了那么多炼功人祛病健身显奇效的实例,更难得的是这里人人都想做好人,人人都想自己哪儿做的还不够好,怎么样能做的更好、更更好。

这次的经历让我一改上次回北京时留下的印象。那时给我的感觉是,人们怎么变的那么浮躁,人人想着怎么赚钱、发财。想要把别人的钱怎么能揣到自己兜里似的。缺少了道德的操守。人与人甚至亲友之间没有了信任感,产生了距离与隔阂。我心里感到怅然,内心失去了那个曾经留恋着的北京城。

修炼法轮功帮助我从新认识社会与人生,晓悟善恶与因果,摆脱了生活中带来的消极和苦闷。让我变的更加积极进取,乐观开朗。就这样,我也慢慢坚定了自己修炼的信念,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真是太好了!”

真善忍开启善良本性

从小我是一个性格内向、不外露,天马行空、独往独来的人。在家里是独女老幺,备受宠爱而不自知。什么什么好的都是我的;别人让着我的都是应该的。在外面像是“淑女”,在朋友眼里有着恬静大方的外表,善解人意的性格,很容易得到他人的善待和帮助。

大学毕业教书,未经社会便来到了美国。西方社会人文自由的土壤,更增添些许随意的性情。在生活中,不知不觉中常无意的伤害到别人,也伤害着自己,都意识不到。

学炼法轮功,对照真善忍做人,处处能看到自己的自私和不足。在不断地修炼过程中,让我慢慢认识到,过去我所认为的那个“好人”的标准,和修炼人比起来真的是差的太远太远。

修炼是一个过程,让我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改变着自己,不断的升华提高。慢慢的学会遇事要看自己,要去为别人着想,发自内心的对别人好。很多过去觉得无法容忍、无法接受的人或事,可以慢慢的看淡放下;凡事不再去追究、也不去计较。从而减少了对别人的不满、看不起;而是多看别人的优点和长处。很多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不和也就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16年风雨无阻

自1996年起至今,我在海外得法修炼,本来是一件个人养生健身的选择。然而,由于1999年中国国内对法轮功的非法取缔和镇压,在中国所发生的对法轮功的种种事件,波及面之广,影响之深远,迫害之惨烈,让人始料不及。那些铺天盖地对法轮功颠倒黑白的抹黑宣传;那令世界瞠目的诬陷法轮功的天安门事件;那接连不断的摧残人性,破坏道德,玩忽职守,枉法犯罪的恶性迫害事件的发生,给每一个法轮功修炼人都带来许多难以面对、难以承受的压力和考验。

记得1999年对法轮功迫害之初,那真是突如其来的震惊,如此好的功法怎么可能被取缔被镇压?!先是不能相信、不能理解;继而是不能接受、不能承认。每个人都在思考“我能做点什么?”我也在想,“我一定得做点什么”。

就这样开始了这16年漫长而不平凡的经历。16年来,法轮功学员无论是国内国外,以一种平和、理性、善良的方式,利用着各种形式,通过各种渠道,持续不断地向世人讲清着真相。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天不停止,讲真相就一天不停。

16年的岁岁月月、坎坎坷坷、风风雨雨,回首往事,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面对无论多大的压力和困难,抛下事业的追求和平静、安逸生活的向往,我和身边很多炼功人一样就这样的走了过来。

俗话说,“是药三分毒”,西医治标不治本。在我得法修炼的这20年中,我没有吃过一片药、没有住过一次院。小有身体的不适也能很快的就过去,从来没有因为身体影响到日常的工作和生活。真是切身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回过头来想,这真乃是人生之一大幸事。

迫害发生后,这16年来我所经历的方方面面,如果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我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修炼法轮功不仅仅带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更增强了毅力,磨练了意志。让我能有更大的耐心和决心面对生活中的一切。身心的受益,让我更加深知“法轮大法好!”

16年来人们也看到了,法轮功已弘传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法轮功的修炼行列。目前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不同民族、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不同语言的人们都有法轮功的修炼者。法轮功的书籍被翻译成39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正像那位加拿大青年泽农2001年11月20日在天安门广场上喊出的那句话:“法轮大法好,加拿大知道,美国知道,欧洲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是的,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令人遗憾的是,在法轮功的发祥地,中国却发生了这场史无前例,如此长久、如此残暴、又如此荒诞的,对修“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

人生能有几个16年! 如果不是因为这场对法轮功本不该有的打压和迫害,又有多少人能够得法修炼,身心受益呢!

每个人的命运不同,经历不同,选择的人生道路也不同。然而每个生命都渴望得到美好、幸福,健康的体魄和青春不老的容颜。法轮功的修炼让人真正体验到这一切的可能,那不再是“人间神话”。

冤有头 债有主

16年被无辜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就在我身边的海外朋友就有家人因修炼法轮功长年失踪,不知下落。也有国内的父母或亲友因炼法轮功被屡次监禁关押。近年来因为这场迫害,被迫辗转来到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也在逐年增加。他们所遭受的种种迫害事实,更是令人心痛,令人发指。

我本人长年生活在海外,持有美国护照。2000年,从1月20日到2月15日我回国探亲。在北京这短短不到一个月期间,只因去拜访炼法轮功的朋友,竟遭到非法抓捕、拘禁和关押。也让我亲眼目睹了,中国便衣警察是如何凶狠粗暴的对付手无寸铁的炼功人。

我的被抓,这突如其来的担惊受怕,巨大的压力和紧张。那些天让我的父母坐卧不安、寝食不眠。家人之后对我说,父亲在那几天里一下苍老了很多。

在被关押期间,不允许我与父母及家人见面,不允许我与外界联系。扣押我的护照和机票。并非法搜查和扣留我的私人物品。以欺骗的手段,软硬兼施审讯逼供,强迫我写交代。用卑鄙的手段诱我透露我所接触过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四天四夜,直到我返美的航班到期,直接把我送到机场。连向家人道别的机会都没有。在这期间我没能和我父母及家人见过一次面、通过一次话。记得那天,站在机场的大厅,望着窗外,我的泪水如泉涌…… 那是我热爱着的中国!

留下了父母和亲人跟我那颗从未改变的“中国心”,我回到了美国。这场经历让我更加坚定了法轮功的修炼。让我更加明白,法轮功没有错,修炼真善忍的人没有错。那么,这个国家怎么了?!那时的我,还没有这个答案。

2001年的夏天,一直不放心的父母来美探望。本想劝说我放弃炼功,而当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后,便开始和我一起学法炼功。期间妈妈那曾经钉过钉子的关节痛减缓甚至消失,心脏病也得到控制。临回国前,我知道爸爸妈妈已经消除了对我的担心和忧虑。然而更多的则是遗憾和痛惜在中国的炼功环境。

2007年10月,父亲因病去世。噩耗传来,我意识到已是回天无力。家人之前不敢告诉我爸爸的病情,怕我担心,怕我回国,一直瞒着我。2000年我回国时所发生的事一直在他们心中不能释怀。想起那些年中,我和家人通电话时,经常不能自由交谈,每每涉及“敏感”话题,就感到气氛紧张,不能多说。有时电话无名被掐断,或一段时间接不通。这些年来我也一直没能回国探亲。

我的泪水不停的流淌,那时我修炼了10年无病一身轻。本以为父亲也能像我一样的炼功受益,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就这样早早的离开了我们。我知道爸爸是个非常正直、刚正不阿的人,事事都非常认真、严格要求。他曾对我说,我要修炼就不能隐瞒,但我又不能让孩子们为我担忧。爸爸非常重情,不能让家人为他有任何的担心受怕。我知道2000年的经历,让他刻骨铭心。

就是因为在那样的环境下,我的爸爸一个本应该能有机会炼功受益的人,却就这样的失去了健身强体和修炼的机缘。爸爸那句在太平洋岸边“法轮大法好!”发自内心的呐喊,永远的在我的耳边和心底激荡着……

我的爸爸不只是代表着他个人,有多少像他一样的父亲、丈夫,还有妻子儿女,多少的中国人,因为这场对法轮功的无辜迫害,失去了这美好的机缘。

起诉江泽民这个元凶首恶,这是人性使然,这是道德的操守,这是挽救生命的呼喊!

起诉江泽民!这不仅是用人间法律将其绳之以法,更是让全世界人认清其罪恶,唾弃它。

起诉江泽民,是人间正义的诉求!

让真理照耀,让正义昭彰,让真相大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