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之德,增寿一纪 【明慧网】

一日之德,增寿一纪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日】

一日之德,增寿一纪

绍兴的某人,因为部吏的官期已满,提升为京城尉。夏天,因为有事出城,在道旁树下休息,看见一个骑马人自西而来,也在这里休息。问他从哪来,那个人说:“奉上帝之命,来抓人。”于是出示了捕牒给他看,京城尉的名字也在里面,他吃惊地说:“是来抓我的吗?”那个人说:“没到呢,先是城东老人,第二个是山左(即山东)人,第三个是女子,你是第四个。”说完就不见了。

京城尉踉跄回家,告诉了家人。第二天早晨,到城东,看见一位老人才开门,就摔在地上不动了,于是相信在树林听到的话一点不差。急忙回家,告诉家人买丧具(棺材等)。第二天,京城尉又到了郊外,听见哭声非常悲哀,顺着声音一找,发现一个趴在尸体上哭的是一个少妇人。一问,少妇说:“我的丈夫居住在(山东)济南,家中贫困,到京城找老朋友,没找到,回来的时候,暴死了,没钱埋葬,所以哀伤。”京城尉怜悯地说:“我为你办理下殡的事情。”于是将给自己准备的丧具给她,并赠给了妇人三十金,让她扶灵柩回家。妇人哭着感谢而去。京城尉回到家,又买了丧具,沐浴更衣,端坐等死,入定后,忽然听到叩门声很急,打开后,一个人进来了,和他说了很长一会儿,再拜而去。京城尉对家人说:“我死不了了,上帝因为我今天行了阴德,增寿一纪(12年),这个人是来相告的。”后来果然没事了。

(《北东园笔录续编》)

拯救弃婴,贷须改相

宁波的袁道济,家里贫困,无法赴秋试。七月十五之前,还在家。有亲戚朋友给了他三金,劝他去考试,于是他出发了。他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弃婴,没有人肯收养,快饿死了。袁道济心生怜悯,马上用三金托付给豆腐店的夫妇。到了省里,同乡的朋友嫌他贫困,不收留。唯独一个过去认识的和尚,勉强收留。和尚晚上梦见各府的城隍齐集,拿乡试册呈给文昌帝君,里面有被除名的,需要查补。宁波的城隍禀说:“袁生救人心切,这个可中。”帝君命令叫来,见长得太寒陋,说:“这个人长相不好,怎么办?”城隍说:“容易啊,可以把判官的胡子借给他。”和尚醒来后,很惊讶。第二天,正想告诉袁道济,等到相见,看见袁道济向来没胡子,一夜之间长了胡子,很有意思,笑吃吃不止。袁道济问原因,和尚告诉了他,和自己做的梦一样,互相都很惊讶。后来榜发,果然中式。

(《北东园笔录续编》)

私藏赈款,遭报丧命

道光辛丑年夏天,祥符口的大河决堤了,城内外都被淹了,田地房子、男女老少漂没者不可计数。官府发银子赈济,让某丞去办这个事。某丞领了银子四万。先将二万藏在自己家,以二万驾船去救灾。这时遍地是水,由城垛子上登船,忽然遇到暴风船翻了,救援的人捞到某丞的尸体,失去了左腿,银子则都捞出来,核实数目,仅得一半,这件事于是被上面知道了,大吏委员到他的家中察看,二万两银子还在。

(《北东园笔录续编》)

侮谩师长,穷饿终身

新安的汪某,天资聪明,过目成诵,八岁能写文章。但是自恃才能,侮谩师长。一日打呵欠,口中忽跳出一物,形状如人,指着汪某说:“你本是状元,因为侮谩师长,阴司已削去了你的科名,我也不跟随你了。”说完就不见了,第二天看书,汪某一个字也不认识了,最后穷饿终身。

(《北东园笔录续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