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车祸安然无恙 见证大法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日】时速一百六十公里,小汽车和大卡车发生追尾,汽车全报废,司机张泽和车上的同伴却安然无恙。同伴庆幸地说:要不是(张泽)学法轮功,我们都没命了。

张泽,吉林长春人,一家三口于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张泽有幸参加过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和大连举办的传法面授班。修炼二十多年来,他经历了身心的巨大变化,也见证了很多神奇的事。

张泽说:“有一次,我开车去大连,当时车上坐了四个人,时速到一百六十公里,前面一辆大货车,突然占到我的车道上,一瞬间发生了追尾,我的整个车全报废。当时,我的胸把方向盘撞瓢(撞歪)了,方向盘是钢的。稍微差一公分,我脑袋就开瓢了(破开的意思)。我体重一百八十、九十斤,方向盘往后撞,一般的车祸,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方向盘把人的肚子撞坏了,而我一点事都没有。”

处理事故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说“不可能是他开车,是不是换人了?”

亲眼见到法轮功的神奇,车上有两个同伴后来也走入大法修炼。

静怡:师父一定在替我承受

张泽的女儿张静怡五、六岁时开始和爸爸、妈妈一起修炼法轮大法,她也有过车祸大难不死的经历。

静怡说:我上高二时出了一次车祸,当时被出租车撞了,我的脑袋撞在风挡玻璃上,把风挡玻璃撞碎了,我被撞倒在地,我一睁开眼睛前面就是车轮,非常危险,如果司机再往前开一点,我就没命了。”

“当时我想到的是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一句话:‘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想我是修炼人,我绝对不会有事的。我对司机说:‘我没事,你走吧。’但围观群众不干了。”

这时张泽和妻子王瑜赶到,把静怡领回家,也没有追究司机的责任,围观群众感到不平,还问他们是不是孩子的亲爸亲妈。

后来去医院检查,静怡说:“当时我肩膀的骨头和胳膊的骨头撞斜了,胳膊的骨头斜着插进去了一厘米,骨髓空了,医生说要把骨头拔出来。这种痛苦相当于挖骨疗伤,医生说要坚持三分钟,怕我挣扎,安排了七个成年人按住我。我心里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分钟过得很快,我连一滴汗都没出。我知道师父一定在替我承受。常言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但我十七天就好了。”

张泽说,这些神奇的事情,因为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没敢大面积去讲,但是小范围内讲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大家都说,法轮功这么了不起,在这种迫害的高压下,他有不少朋友都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

王瑜:起诉江泽民

江泽民发起迫害法轮功运动后,王瑜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非法关押了十九天。

二零零三年王瑜再次被抓,但逃了出来。警察为了强迫家人供出她的下落,把她七十多岁的父亲和十六岁的女儿抓起来关了一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老父亲最后承受不住,把她说出来了。

警察也把张泽抓起来,“他们把我绑在铁椅子上,象老虎凳一样,手和脚都捆上,脚上也挂了一个大铁块,七、八个警察打我,折磨了四十八小时。”直到警察抓到王瑜,才把张泽放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王瑜向中国最高法院递交了对江泽民的刑事诉讼后,警察又多次打电话骚扰她。

王瑜说,这么多年,为了躲避骚扰和迫害,他们来回搬家,家里不敢装座机,手机也是来回换。

张泽说:与其他遭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相比,他们家遭受的迫害还算是轻的,但对孩子也造成了伤害。

静怡说:我十六岁时,恶警不让我上学。后来我看到警察就害怕,回家后一定要把门锁上,不敢开门,不敢接电话。

今年十月,静怡有机会到美国上学,她和爸爸妈妈刚到美国十天,就有幸参加了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国际法轮大法修炼交流会,并聆听了师父的讲法。

张泽:修大法变了一个人

年过半百的张泽年轻时走过弯路,他父亲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全家被撵到农村,他几乎就没上学了,打架斗殴,有很多小兄弟,在社会上捣乱。

后来父亲平反,张泽进了外贸部门工作。三十多岁的时候,他已是疾病缠身,有心脏病,腰椎、颈椎、胃都有毛病,被单位列入老病号。修炼法轮功后,不仅身体好了,周围的人都说他完全变了一个人。

张泽说:“我以前是那种在社会上打打杀杀的人,通过学大法,我才真正认识到,人应该按真、善、忍做事,我过去都是错的,我为什么有病,身体那么不好,是因为我年轻时造了很多业,我要偿还的。”

修炼后,智慧也打开了。从没有学过设计的他突然就会设计大楼,已经有七、八百个作品。“我有这方面的天赋,是大法赋予我的智慧。”

“我能有今天,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张泽最后说。

注:[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