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1)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十六年里,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毫无人性地以种种借口,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摧残。特别是,狱警与恶犯们相互利用,疯狂地虐待和折磨法轮功学员,使身陷冤狱的法轮功学员长期处于被恐吓、毒打、剥夺睡眠、饥饿、洗脑、奴工……酷刑等状态。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身体非常的虚弱,常常是旧伤未好,新伤又起,走路说话都很困难,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大兴安岭部分被劫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女监)的法轮功学员:姚玉明(7年)、赵培金(5年)、里玉书(12年)、杨承平(6年)、李巍(5年)、张秀芝(5年)、李萍(5年)、宋玉杰(5年)、孙春环(5年)、王伟(4年)、宋玉杰(5年)、王玉红(6年)、 李亚娟(3年)、王秀兰(3年)、佐伟雁(4年)、孙丽娟(4年)、徐亚文(3年)、李海燕(13年)、张艳芳(狱中学法)、李雅茹(3年)、张秀芝(5年)、王建萍 (5年)、宋春媛(4年)、孟昭红(4年)、李巍(5年)、杨明月(5年)、刘春兰、色桂荣(被判刑2次6年)。

下面我们仅从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看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邪恶。

一、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一)李海燕遭酷刑折磨致死

李海燕,女,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法轮功学员。李海燕自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因坚持修炼大法、讲真相被数次绑架,遭酷刑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二零零四年九月被保外就医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四点左右李海燕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李海燕被大杨树公安分局恶警酷刑折磨导致胸膜结核,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被勒索钱财近万元才被放回家。李海燕回家后学法炼功身体康复,病状全部消失。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李海燕遭嫩江县和九三农场及加格达奇的恶警绑架,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在审讯时李海燕因不配合恶人,不说姓名、地址,被酷刑毒打十四个小时,遍体鳞伤,恶徒将她卡在老虎凳上,用铁条皮带抽打,背部打的青紫,腿不能行走。在用刑期间被往鼻孔插入点燃的香烟,往嘴里灌酒,迫害期间绝食十多天,灌食两次后腹部积水,不能吃饭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绑架至哈尔滨女子监狱。

中共酷刑示意图:铁椅子
中共酷刑示意图:铁椅子

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李海燕惨遭多种酷刑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保外就医,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四点左右李海燕含冤离世。九点多由片警张喜龄(音)、民政和街委主任等几人匆忙拉去火化,年仅三十岁。

(二)教育局副局长被迫害致死

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林业局教委副主任李雅茹,黑龙江大学毕业,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团伙对法轮功迫害后,因为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两次遭到黑龙江省韩家园公安局非法关押迫害,后又被大兴安岭呼玛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出现白血病,于二零一一年七月末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李雅茹
李雅茹

李雅茹修炼法轮大法后,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受益,看上去只有三十岁,比实际年龄年轻漂亮很多。生活中,李雅茹为人和善豁达宽容,经常主动关心帮助他人,是一个好母亲,也是一个好妻子,她家庭美满幸福,让人羡慕。李雅茹才华横溢,工作兢兢业业,为人和善,和各校教师相处的非常融洽,是出色的好干部,以前是家长、学生公认的好语文老师。后被提拔为中学副校长。

在学校公开投票选举中,李雅茹被以修炼法轮大法为理由,上级部门让他人顶替了校长的位置。李雅茹丈夫在升职局长时,以妻子修炼法轮大法为由,被取消了升职的资格。就是这样李雅茹没有怨言,把教委难度大的教育改革这方面的工作主动承担下来,还是默默认真的工作。由于李雅茹工作出色,受到各学校教师的好评,领导们的赞誉。

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李雅茹被绑架,勒索、刑讯逼供、遭受刑讯逼供等折磨,被冤判三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李雅茹的丈夫被单位领导们骗走,韩家园公安局局长刘亚友和副局长尹志峰带领二十多个恶警及网管,突然破门闯入,强行绑架,当着她孩子的面把她非法抓走,然后抄家,抢劫走了电脑,MP4、移动硬盘等物品。恶警们逼迫李雅茹坐在凳子上,前面摆上几本大法书拍照,然后绑架到局长办公室刑讯逼供。凌晨一点多,李雅茹又被劫持十八站看守所异地关押,李雅茹在十八站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六百元钱。

单位呼玛县韩家园教委刘书记和李雅茹的丈夫,因为在开庭时证明李雅茹工作出色,而受牵连被停职,其丈夫在压力面前也被迫与她离婚。李雅茹被强行开除工职。在韩家园林业局与李雅茹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其他九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大兴安岭呼玛县法庭对李雅茹、赵培金、色桂荣、王玉红、于忠柱、佐伟雁、孙丽娟、李亚娟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法官李恒江说不公开审理,经过八位律师的抗议,才不得不公开审理。所谓的“公开审理”是旁听者不允许进屋,只能在走廊听,开始时还把门紧紧的关上。在强烈要求下,才把门打开,让走廊做旁听的人能听到声音。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没有法院,由大兴安岭呼玛县法院受理此案。简易法庭临时设在韩家园林业公安局看守所的会议室里。

在法庭开庭过程中,于忠柱等法轮功学员当庭指出办案恶警韩朝、刘亚友等人对他们采取刑讯逼供、暴打、酷刑等迫害,法官李恒江、邢政和公诉人张志钢等人面目表情冷漠、无动于衷。

这八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三至六年,李雅茹被枉判三年。对不公正的判决提出上诉,上诉到大兴安岭中级法院三个月后,驳回上诉。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十点钟,韩家园公安局韩朝及妻子董杰,韩家园看守所副所长等十多个恶警秘密绑架李雅茹等八人分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和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继续迫害。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李雅茹被劫持到所谓“攻坚区”九监区,遭受群“帮教”“包夹”的轮流轰炸,逼迫她写“四书”,强行洗脑,逼迫放弃大法修炼。李雅茹被逼迫挑摘冰糕棒,扛袋子,编织小车坐垫等等,长期超负荷的劳动。早晨五点半起床,手磨起了老茧、手裂了忍着疼痛还被逼着奴工。每人晚上都被分任务,干活到晚上十点钟左右,就这样周而复始,每天都这样机械的被迫繁重劳动。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李雅茹一直低烧,头晕浑身无力,口干舌燥,嗓子说不出来,晚上难受的睡不了觉,就坐在小板凳上等天亮,就这样的情况下李雅茹还被继续奴工劳动,拖到七月中旬,天气非常炎热,她都冷的发抖,盖着大厚被子还冷,她被迫害的病成那样却无人过问,李雅茹最后被折磨的骨瘦如柴。

李雅茹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长期被繁重的奴役劳动和非人的艰苦生活,再加上恶警逼洗脑放弃修炼,身心痛苦疲惫,被迫害成白血病。家人给办了保外就医,回家后不到一年,在二零一一年七月末李雅茹就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三)张秀芝被迫害致死

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秀芝,被非法判刑,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只能用针管往胃里推食物来维持生命。从哈尔滨监狱回家后,张秀芝老人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笑起来就没完,面目表情都不正常,家人怀疑女子监狱给张秀芝打了毒针或灌了什么药物。老人于二零一二年春含冤离世。

张秀芝老人,家住大兴安岭加格达奇,一九九六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之前患高血压等疾病;炼法轮功后身体获得了健康。二零零零年张秀芝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加格达奇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张秀芝被当时四十多岁的苗某某恶告。张秀芝被加格达奇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来张秀芝被加格达奇和大兴安岭地区中共邪党公检法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枉判五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在位于哈尔滨的省女子监狱,张秀芝被强迫洗脑,逼迫做奴工等等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张秀芝等法轮功学员被送入小号折磨,当班干事曹静云扒去她们所有内衣裤只穿裤头,二十四小时戴背铐。张秀芝不配合邪恶,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在女儿去哈尔滨女子监狱看望她时,恶警们逼她喊报告,不喊不让见女儿,最终张秀芝也没喊报告。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张秀芝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成脑血栓症状,嘴不好使,吐字不清,一边身子不好使,高血压达二百多。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哈尔滨女子监狱开始不同意,后来张秀芝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张秀芝才提前两、三个月保外就医回家。

后来张秀芝病的越来越厉害了,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吃饭,只能用针管往胃里推食物来维持生命,于二零一二年春天离世。

(四)在狱中开始修炼的张艳芳被迫害致死

张艳芳一九五六年出生,家住大兴安岭地区图强育婴林场。张艳芳于一九九三年因刑事犯罪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被投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当时二零一零年张艳芳身患甲亢、气管炎、风湿性心脏病、风湿节节等病症,不能参加体力劳动,勉强在病犯监区服刑。一九九五年,张艳芳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她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很快她的身体奇迹般的康复,几乎对生活失去信心的她,对生活又充满希望,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张艳芳因不放弃大法修炼,被疯狂迫害。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七日开始,狱政科科长杨丽彬(女) 和教改科科长、监狱六一零主管肖林及恶警陈冬月以坚持修炼就不给减刑相威胁,找张艳芳谈话逼迫其放弃法轮大法修炼。恶警无理的将她关入禁闭小号一个多月,并多次在小号中殴打她。

张艳芳因坚修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至二零零八年期间,共被非法关押小号十七次,累计长达四年之久,遭到残酷迫害,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遭受了上大挂、坐铁椅子、毒打、冷冻、不许吃饭、不许睡觉、长期关押小号、野蛮灌食、残酷毒打等种种酷刑迫害。

在二零零一年新年刚过,监狱将法轮功学员关入小号,戴上背铐,张艳芳绝食抗议。在狱长孙淑兰指使下,副狱长丛新带领犯护商晓梅(服刑前从事医护,服刑后被监狱利用)给每个法轮功学员灌白酒,当时鼻口呛血,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其中一次关进小号七十二天不让吃饭,每人每天只给一小勺玉米面水,当时多数学员出现生命危险才解除了那次小号关押迫害。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或牙签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或牙签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二零零三年九月,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穿着单衣坐在地上,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开着窗户,不许睡觉,犯人把牙签一折两半,支张艳芳的眼皮,还用针管抽水往脸上哧。犯人拿两米长的棍子坐在门口,谁闭眼就打谁,犯人两班倒,每班三人。张艳芳的脸被用牙签扎、被打已经变形,别人都认不出她了,恶警狱长怕被检查的发现,将她关进小号。

二零零四年八月,张艳芳绝食六个多月要求释放被关小号的法轮功学员,在此期间,她被铐在地上四个半月,不让垫东西(后期天凉,垫个小垫子),高烧38度5,不让上床。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郑杰、张春华、黄静及恶犯李铁力。

二零一零年四月份,张艳芳已骨瘦如柴、吃不进饭,有时吃了饭就呕吐。由于长期受到非人的迫害,张艳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走路已无力气。到十月中旬已非常严重,生命已危在旦夕。期间,张艳芳本人及家人多次要求入院医治,二监区只带其到狱中医院以营养不良为借口不给医治。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提出让张艳芳到狱外医院治疗,均以张艳芳没有钱为由遭到拒绝。

到十月二十二日,张艳芳生活已完全不能自理,张艳芳多次要求住院治疗,二监区大队长信兰兰,副大队长董岩口径一致的说:住院得狱医院赵院长批准,可赵院长不同意张艳芳住院。

监区又打电话通知家人让其为张艳芳掏医药费, 并告知张危在旦夕,要求家人必须在十一月一日赶到。当张艳芳的姐姐从大兴安岭匆匆赶到时,张艳芳已毫无意识。监狱又逼着张艳芳的姐姐在经济窘迫的情况下回家到处借钱,当把好不容易借到的钱拿到手,还没等返回哈尔滨市,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中午左右,张艳芳就离世了。

当天送狱外医院时,同去的有二监区副大队董岩、恶警王伟娜坐一辆车,当时男警察问为何不打120急救车,董岩说张艳芳家没钱,能省就省点。可是,在张艳芳离世后,她在监狱省吃俭用的钱卡中还存有一千三百九十元钱,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中午被二监区恶警副大队长董岩提出说交给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