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路上都会被盘查绑架

辽宁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关云志自述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我叫关云志,原辽宁省铁岭市清河区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职工。我于一九九七年年底十九岁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读了《转法轮》后,我就像从梦中惊醒的人,终于明白了做人的目的,知道了应该怎样去做人,感觉整个生命充满了希望,发自内心地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我遭到以下迫害:

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中午,我在上班时被铁岭市清河区公安局原国保大队长刘永仁等人绑架,劫持到清河区拘留所。过了几天又把我转到看守所。当时的国保队长刘永仁扬言要拿我当典型,说清河还没判刑过一个法轮功,要拿我开刀。

非法提审时,警察先伪善劝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没有得逞后来就开始动手打,将我当沙袋一样打,扇耳光,用皮鞋踩我的脚趾,拽着我脖子一根根拔汗毛,拿烟头烫我的手指。

酷刑演示:烟头烧烫
酷刑演示:烟头烧烫

二零零二年一月末,我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关到铁岭教养院。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劳教所逼法轮功学员写所谓思想汇报,我把自己修炼法轮功美好经历写出来。第二天就被队长王志彬等狱警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有一天,我被带到一个办公室,队长王志彬等狱警把我铐在椅子上,用胶皮棒子抽我后背。这种胶皮棒子里面是钢筋,外面是带疙瘩的胶皮,打人身上非常疼。他们边打边问我转不转化,遭到我拒绝,狱警就开始用电棍电我的头部、前胸至全身,他们轮换对我施暴,还满口污言秽语。后来两根电棍电没电了,又去充电再电。整整电了一个上午,他们才把我放下来松了手铐。

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有五名法轮功学员从铁岭教养院三楼走脱。在这之后同在一个房间里的法轮功学员,被用各种手段毒打逼问走脱五人的下落,包括不让睡觉、在铁床上用抻刑、用电棍电、用绳子吊。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叫王权走脱后一个星期被抓回,遭到酷刑折磨。警察把劳教所收发室的房间用报纸糊住,在里面毒打王权。后来知道他被用绳子吊起毒打,并用电棍电击。不知道折磨了几天。当再次看到王权的时候,发现他的眼睛看人看不清了,双腿走路变得吃力。但人却仍很乐观。直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年,得知他的双腿仍然没有恢复正常。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一天,我被单独关在一个屋子里,我想我不能就这么再被他们迫害。当门一打开,我就光着脚直奔走廊冲了出去,后面四、五个人追我。当快被追上时,我撞上水泥门框,当时就昏了过去。我被四个人抬回办公室。队长王贵军指使五个劳教人员殴打我。我几乎被扒光衣服,四肢和头死死被按住,肚子上还放了一把椅子,让人坐在上面压住我身体。然后王贵军开始用电棍电我头部与身体。大概用了三根电棍。他用的电棍电压比一般的电棍高,电到头部时象被锤子一下一下凿,再加上之前头部猛烈撞击,整个脑袋什么事都想不起来,甚至感到有点神智不清。在这之后头部的伤痛,没有狱警过问,过了好多天时间才缓过来。而身上被电棍电击的痕迹,几个月后仍然清晰可见。

被迫离婚

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长期遭警察、街道社区人员监控、骚扰。二零零七年三月,得知清河公安局警察要绑架我。我被迫离开单位,之后被单位开除。这使我父母内心遭受沉痛打击,当时我妻子已经怀孕数月,我走后,怀孕的妻子也被怀疑炼法轮功,被单独叫到公安局,遭到威胁恐吓。之后,我家还被罚款5000元钱。妻子不想再和我过担惊受怕的生活,最终决定和我离婚。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至今仍未停止,过程中幸福的家庭遭到破坏的无计其数,使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长期提心吊胆的生活、备受煎熬。这罪恶罄竹难书。

走在路上都会被盘查、绑架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晚间,我在路上被办案警察盘查,得知我是法轮功学员,就直接把我交给铁岭市国保大队。在铁岭的一个公安分局,我两手两脚分别被扣在铁桌和铁椅上动弹不得,这样被提审了一宿。因我手机里有法轮功的真相内容,铁岭市国保队长方峥就想以此将我非法判刑。先将我拘留了十三天,又转到看守所。

在铁岭市看守所里,我被迫做奴工,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最后铁岭市国保大队还是以取保候审的名义勒索了五千元钱,才将我释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