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的公爹终于念“法轮大法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我老公爹今年九十岁了,去年他得病卧床四个多月,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天下地,恢复了健康。

事情是这样的:年届九十的公婆身体非常健康,他们老俩口独立生活,儿女们每周回家探望他们。

二零零四年四月间,老公爹身体出现不适状态,我们每次回家他都在床上躺着,问他哪儿不舒服,他只说有点便秘,也说不出哪儿难受,要带他去医院看看,他说不用。到了五月,公爹就起不了床了,一天只扶着去几趟卫生间,大便依赖开塞露,儿女们都以为老人年岁大了,心思重了,变得郁郁寡欢,不愿活动了。到了六月,儿子发现老人的脚肿得厉害,就送去医院看看,当时就被留下住院了,腹腔积水,放了三大盆,大夫说:“再晚来两天,老人就没命了”。

医院对老人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各种仪器都用到了,每天给老人点滴营养液及各种治疗药物,老人还是尿不出,只好挂个尿袋。一个多月了,依然尿不出,便秘没有改善,本来怀疑前列腺有问题,可检查结果也否定了,各科专家都来会诊,也没找出病因。最后医院建议做肠镜,怀疑有肠道肿瘤。儿女们商议决定:不做肠镜。一来觉得做肠镜老人太遭罪,二来查出肿瘤的话,九十岁的老人也不一定能手术。儿女们心照不宣的认为:老人一把年纪了,也该到寿了。

就这样,五十天后,老人挂着尿袋,身体没有任何改善的出院回家了。

回家后,老人还是卧床不能起,吃喝拉尿都在床上,儿女们排上了班照顾老人。老人的病情也更加严重。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多次跟老人讲真相,都被老人摇头、皱眉、摆手拒绝。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断断续续的一直在跟老人讲真相,老人虽然勉强做了三退,但我知道我一直没能破开那一层壳。这还得从老人的经历说起。

老人十四岁时,替国民党哥哥穿过“敌占区”给朋友送了个信,后来哥哥和朋友都加入了新四军,老人也因为“送情报”而获得了“抗战前干部”的待遇,虽然因家庭出身不好,文革时被下放,还是对共产党感恩戴德的。

老人家里过去是有钱的大户人家,战乱时,怕家产损失,将十余箱金银细软存放于当地一最有势力的大户人家,战乱中丢失了,后来划定成份时,家中只有土地,因没有金银财宝,被定了个破落地主。但就是这个破落地主的成份,也给一家人带来了很大的痛苦。老人在班上抬不起头,虽然学历高,可是升迁的机会一次次错过;儿女们在学校遭白眼,工作后不能入党,也就不能提干。儿女们把怨气都撒在老人身上,责问老人:家里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怎么还定成破落地主?甚至大哥还亲自回老家自查家事,却无功而返。

经历了各次运动的老人学会了保护自己。老人是个读书人,古书字画存了不少,文革来时,一听说要破除封、资、修,老人连夜含泪将心爱的书画拉风匣烧大锅了。待到被抄家时,什么也没抄出来,老人只蹲了几天牛棚便出来了。后来老人被当作“五七战士”下乡劳动改造,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吃了些苦头,数年后返城。

几经运动、挨整,老人总结出经验:跟着共产党走,党要干啥就跟着干啥,才不吃亏,才能保命。老人学会了见风使舵,迅速调转船头,不然文革中就要吃大亏了。和那被整怕了的一代人一样,老人从不敢思考共产党的对与错,在家中也不允许儿女议论是非,做事也没有选择,只有跟着邪党走。

法轮大法遭中共迫害后,我只要一提到法轮功三个字,就被老人制止,他不是摇头、皱眉、摆手,就是用食指挡住嘴唇或做出“打住”的手势,老人被运动的到了不敢听真相的地步,我只能断断续续的讲点真相,有时只能讲一句就打住。

开始时,我觉得这种顽固的老人不可思议,后来慢慢的去理解他,我知道能成为一家人,我就肩负着使命,所以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讲真相,我曾经送他真相资料,再去他家真相资料就不见了,我希望他能在人后偷偷看看,了解真相;我也曾送他《九评》,告诉他:这是一本奇书,写的特别好,您好好看看,再去时,《九评》也不见了踪影。随即他得了青光眼,视力下降看不了书了。我暗自思忖:好书您不看,神佛不让您看破书了,对您多大的慈悲呀?担心他不能看书报郁闷,我送他装有神传文化、真相故事、《九评》等内容的随身听,为防止他再造业,我一边放给他听,一边说:“爸,您听听,这里面的故事可好听了,省得您在家里闷得慌。这是我花很多钱买的,一定要珍惜呀”!还附上一份特大号字的插卡目录。结果下周一進门,婆婆就将随身听还给了我,说:“你爸不听”。我只好收回去了:还好,他没给我丢掉,我告诉他钱贵,就是怕他再造业。就这样,我这次一句真相,下次两句的,好几年才帮他抹去了兽印。

这次老人卧病在床时,我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会有好转的,被老人摇头、皱眉、摆手拒绝。住院期间,我又告诉他,他又拒绝。出院回家,我再告诉他,他又摆手拒绝。老人体质越来越差,因为拉尿不能自理。老人不敢吃不敢喝,每顿只吃六分饱,不吃水果不喝水,一天天的消瘦下去。

出院两个月了,一天,我语重心长的对老人说:“爸,您在医院住了近两月,来家中药、西药也没少吃,可身体不见好转。儿女再孝顺,天天围着您转,有啥用?您躺在床上起不来,不敢吃,不敢喝的,自己遭罪。您要是能像以前一样,自己下地,上街散步,大碗大碗的吃饭,该有多好?医院做不到,法轮大法能做到。爸,我这个儿媳進咱家三十多年了,我的为人您是知道的,我能哄您、骗您吗?您不用管别人怎么说,电视怎么说,自己身体健康才是真格的。您就自己在心里诚心敬念那九个字,反复念,您身体会有感受的。”

这次老人没摇头、没摆手、没皱眉头,但也没表态。我去厨房忙碌一阵回来,见老人正从身上往下拽被子,虽然是九月的初秋,偎缩在床的老人毛巾被外又加了一床薄被,我高兴的说:“这就对了。爸,您看,您念了,身体就有了热量,身体就在变。”我帮他取下来薄被,露出了里面的毛巾被。我说:“爸,现在科学家认为,人的正常寿命应该在125岁左右,人没活到那么大,是因为人都是亚健康,而法轮大法能让人真正健康”。我又鼓励他说:“爸,历史上,张三丰从七十多才开始修炼,活到了一百三十多岁。”老人一个劲的点头。

临走时,我站在门口对老人说:“爸,我们要走了,您就这样多念‘法轮大法好’,一定会好起来的。”老人微笑的点点头。

三天后,我们回家。为我们开门的不是婆婆,而是公公,我随口而出:“爸,怎么是您?”我既为他高兴又感到意外惊讶,他已经四个多月没下床了。我知道他会好起来的,可没想到这么快。

儿女们也觉得好转这么快不可思议,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认可是大法的功劳,有的说是新换的中药疗效好,我说:“爸,您也知道中药是慢工,才换一个星期怎么会见效呢,您以前也吃过那么多的中药和西药,甚至打了那么多点滴,怎么一点改观也没有?恰好您念大法好,中药就起了作用?是法轮大法救了您!”老人感叹的说:“是呀,真是真传一句话呀!”

现在老人身体完全恢复了,红光满面的,甚至比生病前更健康精神了。每次道别时我都嘱咐:“爸,记着念大法好呀!”老人都点头微笑着说:“好的,我知道。”现在老人每天都无数遍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已经离不开这九个字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