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邪党文化再干扰我们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我今年73岁,是九四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二十一年前,我有幸参加师父亲自办的讲法班。八天班下来,我从生不如死的老病号一下变成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感恩师父的心无言能表。今天拜读明慧网上《关于挂广告的补充通知◎师父评语》深感对不起师父。因为我也有文中指出的那些问题:在邪党文化中形成的变异思维、极端的做法,并且,做错了都不自知。

前几年,我们发真相资料小组的四个人,曾多次半夜开车去边远农村发资料。也是不顾及同修的承受能力,一味的强调不吃、不喝,每次都是直到带去的真相资料发完才吃中午饭,等等。不自觉的把邪党文化中“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极端心态当成正念强,把急于救人当成了干事心的保护伞。结果小组成员之间冲突不断,还多次遇险,幸亏师父的慈悲看护,才没造成太大的损失,却最终导致小组被迫解散。教训是惨痛的。

我们四个同修之间至今还有一些没能消除的隔阂。我也曾经向内找过,但都是为了解决同修间的表面配合问题而找,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条件向内找。看到这篇文章后,我意识到是邪党文化的严重干扰。想到师父的辛苦付出和自己的不争气,泪流不止。

师父,对不起。同修,对不起。我要重视清理自身那些邪党文化因素,按师父的要求做,用纯净的心态去救人。

以上为个人现阶段认识,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