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满城区诉江公民被骚扰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二零一五年五月,最高检察院出台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后,保定市满城区曾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纷纷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诉讼状,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要求把其绳之以法,还法轮功清白,为受害者讨还公道。

然而,从十月份到十一月份,满城区“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局国保大队、各乡镇派出所、各乡镇干部及村干部不断打电话及上门骚扰恐吓实名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如见不到本人他们就连续打骚扰电话,或给其家人打骚扰电话。

他们拿着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诉状,却没有最高检的授权委托书。警察胸前带着不易被人察觉的能录像、录音的仪器。他们不管是打电话还是闯进法轮功学员家中,所问之话是:你诉江了吗,谁给写的、谁给打印的?并胡说诉江是违法的等等。他们边询问边做笔录,最后威胁恐吓或伪善诱导在“诬告、滥诉”之类的表格上让签字、按手印。然后他们耍花招造假、修改再做文章。

以下是部分事实:

尽管这些人的行为伪善也好,威胁也好,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了维护他们的合法权利,都不为所动,大都是零签字、零手印,放下个人安危,堂堂正正的讲为什么要控告江泽民,并讲了个人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事实,列举江泽民犯罪的事实,让受指使的警察明辨是非。法轮功学员无论讲真相也好、零签字也好都是为这些警察好,为他们负责。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至十日,城关派出所副所长张俊峰带两名警察打电话及上门骚扰几位法轮功学员。他们到法轮功学员家,“咚咚”的使劲敲门,声音整个单元住户都能听见。他们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敲门,她不在家,张俊峰等人闯到她家楼上邻居家询问她的情况,之后,给她丈夫打骚扰电话。他们的行为严重干扰了百姓的正常生活。

同一天,张俊峰等人为找一位在幼儿园上班的法轮功学员,不敢光明正大的进门,偷偷摸摸的到个幼儿园跳墙入院,大声吵吵找一位学员,园长极为不满,责问他们:“你们这样做,吓着孩子
怎么办?’

二零一五年十月,某派出所一个姓姚的所长打电话找法轮功学员李造房后,便上门骚扰,非法问他诉江情况,还做笔录,之后要他签字。李造房正告姚姓所长:这与诉讼程序无关。并拒绝签字。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城关派出所另一副所长徐宁上门骚扰做生意的法轮功学员李贵祥,为了徐宁他们好,李贵祥慈悲的给他们讲真相,第二天,徐宁又拿录音机上门骚扰李贵祥,严重影响了李贵祥正常做生意。

石井乡韩庄村法轮功学员韩占录,因坚持信仰,自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被两次非法劳教,累计六年之多,遭受了十多种酷刑折磨:吊铐、睡死人床、遥控机夹手指、电棍电、胶皮棒打、细绳刮肉皮等。细绳刮肉皮的刑法是:恶人拉住细绳的两头在韩占录的一条腿的小腿上来回拉锯,等细绳锯入肉皮后,恶人再用力往下拉细绳,硬生生的从韩占录的小腿上拉下一条十余厘米长的血肉模糊的肉皮来,之后,再往伤口上撒盐。韩占录疼得撕心裂肺的惨叫,差点昏死过去。至今他小腿上还能看到那条疤痕。韩占录真是九死一生。家中二老担忧儿子生死,吃不好睡不好。老娘忧虑成疾,瘫痪在床,于今年含冤离世。韩占录一家老小所承受的精神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述。他依法实名诉江后城关派出所警察闯进他家,逼迫他在“诬告、滥诉”的表格上签字、按手印。

南韩村镇派出所伙同南韩村镇政府人员,在村干部的带领下,闯进大固店村卢素梅家,威胁她说:“这是第一次,再有一次绝不饶你。”致使卢素梅的丈夫被这些人吓的对她又吼又骂。

白龙乡乡政府政法委人员李敬东,带两名派出所警察,对白龙乡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李敬东到多名法轮功学员家中,把《明慧周报》和《宪法》、《刑法》《举报信》、《关于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公务员法》、《邮政法》、许多大法书、和本地邮局地址全部抢走,一派出所警察还把一位法轮功学员家整个屋子用录像机转圈录了个遍。

被上门骚扰的还有冀中监狱退休职工范珍奇老人等;被电话骚扰的还有法轮功学员严新普、殷宝仙、王兵义等。参与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有要庄乡的马占营、大册营乡姓黄的。

他们这次骚扰使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又象1999年7月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那种恐怖阴影再现一样,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早被中共吓怕了,怕亲人遭迫害,怕家破人散等。这次大面积的骚扰,有的家人不敢维护亲人的合法权利,而是屈从中共的淫威;有的亲人暴跳如雷,骂脏话;有的要和妻子离婚。他们一上门骚扰,使本来祥和、安宁的家搞的气氛紧张。有的吓得劝亲人出去躲几天;但有的能理直气壮的质问那些不法人员甚至往外哄他们,维护亲人的合法权益。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