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中琢玉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日】那天上午十点,我准备出门给同修送还电脑主机,走到客厅,传来沉重的敲门声,打开门走進三个陌生男人,自称街道派出所的查户口,一个到处瞧,要了我夫妻身份证拍下并去复印。后来又進来两个陌生男人,看了一下电视机上的神韵光盘,亮出身份:国保队长。他说有人举报我炼法轮功,他按规定来抄查我家。

我将两房门关上,吩咐丈夫守好门,转脸对国保队长说:你凭什么抄我家?我炼法轮功违反哪条法律?你把红头文件拿出来。国保队长回不上话,丈夫生气的撵他们走。

我很少特意去邻居家讲真相,但是曾给二楼邻居翻墙软件,老人喜欢站在阳台上和我聊真相方面的事情,老人经历过邪党的运动,对邪党那套了如指掌。我经常在院子里学法、炼功、发正念和唱大法弟子的歌,邻居们正义感都很强。当我向邻居们揭露站在屋外的国保队长以前迫害大法弟子的残暴行径时,现在还要绑架我,邻居们都愤怒的指责这些警察。国保警察后来到我家骚扰,都不敢在我家门前的马路头停车,而是停在另外的马路,再走到位于马路尾的我家,还自说影响不好。

在派出所里,我对是凡帮助过我的警察说你会得到神佛给予的福报,而这些话语能使他们以后会尽量选择善的行为。

下午国保警察对我车轮般非法审问,我开始全方位给他们讲真相,并告诉他们我家祖上流传下来的中共卸磨杀驴的真实事实,他们表面不动声色,但语气不再那么嚣张。讲完后我不再吱声,默默发正念清除操控他们的邪恶,警察审问我时,我用眼睛直视他们双眼,把正念往他们眼睛里打,他们开始还嘲笑我走火入魔了,一会儿他们就头蔫蔫的不敢看我,也不敢审问我了。后来家人告诉我他们很害怕我盯着他们的眼睛。过不久国保队长来亲自审问,见我不吱声他邪气就上来了,我见他开始露凶相,心想这可咋办呢?突然师父的话打入我脑中:“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赶紧用强大的意念反复念这句法。果然国保队长没有动手,我紧盯他的双目,将正念打入他的脑中,看着他那无神的双眼,心里问他明白的那面,你还有没有救啊。不一会儿他赶紧开溜了。五点后他们将我非法关押,我把他们写的关押条抢来撕了,两警察气得暴跳如雷,要动手打我,我发出正念,结果他们不敢动手打我,只将我手中的衣服和食物抢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在拘留室中,我开始了对自己修炼状况的反思:自己办事能力强,技术能力也比较强,家庭环境开创的好,但从没想到这都是师父给的,自大、爱显示,看不到每个同修的长处,同修不肯学技术就瞧不起他们,对同修口气不善,满脑子坏思想没有修去一点,动念就是邪的、坏的,比常人不如,唉!邪恶怎能不迫害。我在心中求师父让我出去,出去后我一定加紧实修,我不能呆在这里,多呆一分钟,众生就多一分罪。

第二天上午,我不肯再進讯问室,两警察奈何我不得,叫来国保队长,国保队长凶狠的将我推進讯问室,我发现我还有怕他的念头,就将他的形象想出来,在思想中将他的形象化为“灭”字,他转身就出去,跟向在外面的我的家人保证不会打人。整个上午两警察啥也没问,就在那看电脑。

中午发完正念,我心中问师父为啥我还不能出去,师父打开我的思路,我回想几年的修炼和被迫害的过程,我因为每天长时间学技术,学法被严重干扰,实修根本就做不到,师父让我过的关基本没过去,看交流时不会用法对照着看,好的坏的照着学,也不知道怎样处理同修们依赖技术而不去实修问题,一味的满足同修要的技术,导致自己没时间学法,自己的空间场很不干净。我明白了师父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费尽了苦心,顿时泪流满面,我开始双手结印,求师父帮我善解与警察的怨缘,不久那种无形的压抑消失了,大约十分钟后,国保副队长自己签名,我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

我出来后国保副队长悄悄的对外面的母亲说了句:你女儿这回积了大德了。

在此叩谢师尊苦度!感谢几年来同修们对我的包容和帮助!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