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地区法轮功学员2015年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安徽省合肥地区共发生了30多起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件,受骚扰的法轮功学员超过100人。其中,至少5人被非法判刑。

从2015年5月法轮功学员开始控告江泽民后,合肥地区发生了数起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绑架、骚扰案例。目前合肥地区因控告江泽民而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程建利、刘希兰、罗娜(已非法开庭),徐敏、吴祖英、段天俊。

根据明慧网资料统计,从2015年5月到8月23日为止,合肥市就有525人(492案例)向最高检察院、法院递交了“刑事控告书”控告江泽民。

一、 非法判刑案例

◎刘希兰、程建利被非法开庭

2015年11月26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刘希兰、程建利在合肥瑶海区法院被非法开庭。程建利的家人为他请了北京的王律师做无罪辩护,而刘希兰家人此前请的律师王宇也被抓,后来法院给刘希兰指定了律师,此律师因为是做有罪辩护,被刘希兰断然拒绝。

在庭上,王律师为程建利做了无罪辩护,律师的辩护多次被当庭法官打断,法官是一个姓吴的女的,大约四十多岁。程建利和刘希兰也都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义正词严,否认了被指控的一切罪名。案子没有当庭宣判,但是法官扬言要判刘希兰七年以上、十年以下,判程建利三年以上、七年以下。

刘希兰和程建利是在2014年5月18日晚被抓,随后被批捕和刑事拘留,在合肥市第一看守所被迫害长达一年半。案子被瑶海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向瑶海区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先后被两次退回补充侦查,但是瑶海区恶警拒不放人,拼凑证据、罗织罪名,起诉到瑶海法院。

刘希兰女,50多岁,家住合肥市瑶海区金色地带小区。2014年5月18日被瑶海国保大队伙同长淮派出所、街道、居委会、瑶海刑警三队绑架,7月4日被非法批捕。刘希兰曾因经济问题被判刑,后在监狱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心向善、做好人,是典型的浪子回头。因为她和程建利经常通过手机联系,中共特务就从这入手监控他们一段时间,最后定位从而实施抓捕的。

程建利是山西人,原本在广东佛山工作,2014年5月18日来合肥,在住宿的宾馆被抓,之前他和刘希兰的手机等通讯方式已经被中共特务监控了一段时间。程建利被绑架后,他妻子带着两岁的儿子无依无靠,靠打零工艰难过日,孩子多次吵着要爸爸,妻子只好哄孩子说:爸爸出远门了,快回来了。

◎卢娜遭等人非法批捕、开庭

卢娜,女,40岁左右,合肥市法轮功学员。2014年10月21日左右,卢娜被合肥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到“一路同行商旅酒店”洗脑班迫害,之后被关入看守所。合肥市包河区检察院于1月5日对她进行非法批捕。2015年2月初,合肥市包河区检察院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卢娜,后被非法开庭,目前卢娜的具体情况不明。

2010年5月13日中午大概12点左右,卢娜被恶警以买琴为借口将其骗至琴行绑架。晚上大概8、9点,卢娜被南京一群恶警绑架至南京市白下区淮海路派出所内关押,她被强行反铐在凳子上一整夜。第二天早上8点,恶警开始强迫威胁她签字、抽血样、打手印、拍照,不配合就恐吓、施暴。淮海路派出所所长和恶警杨邦强毒狠的抽打卢娜的脸。2010年6月12日,在卢娜家人到处找人花了十余万元后,卢娜才回到合肥。

此外,合肥法轮功学员徐敏、吴祖英、段天俊、周金叶、老耿等人2015年也被非法起诉。

二、重点迫害案例

(一)朱维英女士被迫害双目失明、瘫痪

2015年10月份,合肥朱维英女士在安徽女子监狱被迫害得双目失明、颈椎被踩伤,导致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安徽女子监狱不给治疗,也不肯放人。

朱维英,女,63岁,家住安徽合肥金寨路与绩溪路交口,安徽合肥梅山饭店经理。1999年12月,在没有精神病史的情况下,朱维英被中共强行送入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以精神病的名义进行迫害。

2000年,朱维英两次去北京上访,被两次非法关押合肥看守所,并两次被非法关押精神病院迫害。2001年,朱维英因上访被劫持到安徽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其丈夫遭合肥“六一零”威胁,因害怕遭株连迫害与朱维英离婚。2002年5月,朱维英被非法劳教两年,延期三个月。她从劳教所出来后,一些六一零不法人员不断上门骚扰,朱维英被迫流离失所。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2005年11月18日下午5点,合肥国保大队王璐、林强和稻香村街道姓苗的主任带着一帮打手十几人将朱维英绑架。合肥市公安局长亲自坐镇指挥,唆使警察对朱维英不停地打耳光,嘴里还说着:“我再叫你跑!”紧接着就强制她坐了四天三夜的老虎凳酷刑,致使朱维英两腿从脚一直肿到大腿根部,就这样警察还不停地打她耳光,每天两次野蛮灌食。当把朱维英从老虎凳放下来时,她的两腿根本无法动弹。迫害十五天后,恶党人员七月六日将朱维英送往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2011年6月,朱维英再次被恶警绑架,12月13日被法院秘密庭审、判刑。2013年,朱维英儿子去监狱看到母亲已被迫害的“头抬不起,眼看不见,腿不能走”。监狱头目说:什么条件都够保外就医了,但不“转化”不行。

(二)吴晓华教授结束五年冤狱、生命垂危

吴晓华女士,60多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原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因坚信大法而屡遭江泽民与中共流氓集团的长期迫害。2015年3月,吴晓华教授结束五年冤狱,却因为长期摧残而出现生命垂危,被家人送进了医院重症监护病房。

据了解,吴晓华总共被当局非法抓捕二十三次,十几年来,吴教授所经历的折磨与凌辱,我们穷尽人间所有的文字,也无法表达她所经历的苦难。药物摧残、关精神病院、劳教、酷刑、冤狱,这是合肥合肥女教授吴晓华十几年的真实写照。

2001年10月23日,恶警把吴晓华从安徽省女教所秘密送往合肥精神病院迫害,那里的恶医和护士经常强制给吴晓华注射、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近十个月,吴晓华多次要求停药,医院不予理睬。吴晓华被摧残得动作缓慢,睡眠沉迷难醒,主意识模糊,月经停止,反应迟钝,坐立不安。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精神病院恶医用五根布绳将吴晓华大字形绑在床上,连续数天。每天通电时,恶医将电针刺入吴晓华太阳穴,造成她全身神经收缩,疼痛、毛孔倒立,头发像剥离头皮一样难受。电麻时被大字形绑在床上,主治医生李琬说:“你不配合,就给你加大电量。”“你不吃饭,我们有的是办法,用制疯子的办法制你,你要不配合就会一直住在这里,长期住着,不让回家。”

吴晓华在精神病医院一年大约被捆绑了30~40次之多,每次捆绑时间长短不一,有时二十分钟左右,有时是连续两天以上。有时恶人让吴晓华坐在椅子上进行灌食,暴徒按住吴晓华的脸往椅子靠背上摁。捏住鼻子,揪住头发,趁人不备,猛地拖住下巴,快速地往鼻孔里插管。开始鼻饲时,医生想把橡皮管一直插在吴晓华的胃里,那样,胃和鼻腔很难受,橡皮管的一头包着纱布和前额的头发拴在一起,管子拖在脸上,形象恶劣,不是疯子也给迫害成疯子的样子。吴晓华拒绝了连续插管。鼻饲了近二十天,每天两次,鼻腔早就被插破,流血、肿痛、插时更痛苦,医生李琬说:“你要不吃饭,我要给你长期插管,橡皮管插鼻腔时间长了,会使人中毒,导致癌症,看你怎么办!不会放你回家的。”鼻腔越来越难插,改成输液,但血管变瘪,每打一针,要找五、六次,甚至七、八次,手臂上、手背上处处是青紫瘀血。

半年以后的一天,恶医李琬亲口告诉吴晓华:“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确实没有精神病。”

吴晓华问:“那为什么总给我精神病的药?”李琬说:“是上面直接管的。命令给药。药量也是他们定,命令你必须吃。”

2003年11月16日夜间,吴晓华再次被恶人举报被抓。2004年2月,吴晓华因在劳教所和精神病院受到残酷折磨,多次濒临死亡边缘,上吐下泻,身体浮肿。

2010年吴晓华在老家庐江县城再次遭到中共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判刑5年。在宿州监狱吴晓华被作为重点迫害对象,长年遭到摧残,曾经被迫害的不能行走。

三、2015年合肥地区部份非法绑架、迫害案例

据明慧网报道所作的不完全统计,2015年合肥地区至少发生了30多起绑架迫害事件,受害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100人。其中,至少5人被非法判刑。

◎多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5年2月26日下午,合肥市老年法轮功学员赵青华在家和陈美英(70多岁)、罗某(70多岁)、顾某(70多岁,外地)、李常荣(60多岁)、孙某(50多岁)观看神韵晚会,因铁门未锁,被恶人闯入绑架。除赵青华年龄大,被放回,其余五人都被送往洗脑班洗脑迫害。

2015年8月3日,安徽六安市纺织厂退休职工王培新,到合肥儿子家带孙子,去外面贴“诉江贴”被合肥大通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合肥拘留所关押。

2015年11月13日上午,合肥蜀山公安分局及南七派出所等4名警察来到胡史颖家中,直奔卧室,企图抄家,还开了所谓的搜查证,被胡史颖女士挡住,南七派出所姓杨的副所长从后面抱住胡史颖,强行用力拖拉,致使胡女士全身发抖,瘫坐在地上不能起来,差点休克,卧室的钥匙被弄断,最后才放手,没有抄家,但是胡女士被绑架到派出所继续迫害,到下午才放人,给胡女士精神和身体上造成很大伤害。胡女士已70多岁,是孤寡老人,本应得到政府的照顾,却屡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

◎多人学法时被绑架

2015年下半年的一天,合肥三里街杨晓芸等七、八位法轮功学员正在学法,被警察非法闯入抄家、绑架,他们是杨晓芸、徐姓、陶姓、吴姓、吴姓、卫姓、杨姓兄弟俩等,具体有几人被绑架,也不清楚,其中两位姓吴的和姓卫的是从肥西县上派镇过来的。

◎11人同时被绑架

2015年12月22日上午11点多,合肥市公安局出动警察15人左右,在肥东境内龙塘附近某一小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11人,他们是:江琴、孙玉荣、高广英、马桂英、王德龙、张文元,还有5名只知姓而不只名的法轮功学员(徐姓、李姓、李姓、胡姓、胡姓),他们当即被绑架到肥东撮镇派出所后被转至肥东公安局。

◎多名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被劫持到洗脑班

2015年3月11日,合肥法轮功学员张兰萍于去上海探亲,坐车前,在合肥南站讲真相,被合肥铁路公安绑架,下午15时左右,恶人一行七、八个人去张兰萍家非法抄家,撬、砸开门后,抄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还有大法书籍、神韵光盘等。

2015年4月22日上午,合肥江淮仪表厂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陈天霞在外发放资料救人,被恶警强行绑架。

2015年6月10日,合肥法轮功学员卜玉华向民众讲真相,被恶人举报,之后合肥大通路派出所、大通路街道人员将卜玉华绑架到某宾馆关押六天,由单位、家人担保后才放出。6月18日下午3点多钟,大通路派出所又将她绑架到合肥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2015年7月17日上午,合肥法轮功学员余翠霞在回安庆老家探亲的路上,因给两个年轻女孩讲真相、劝三退,被身后路过的安庆大南门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听到,强行将余翠霞绑架到大南门派出所非法讯问。下午5点左右,派出所要求采血,余翠霞坚决不同意,派出所几个人上来摁住余翠霞强行采血,之后才将其放出,期间余翠霞被扣留7个多小时。

2015年5月23日晚,住在省政府大院的翟亚男被合肥双岗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时恶警从她身上搜到一个电话本,详情待查。

2015年9月14日,合肥市庐阳区四排楼社区,邪党书记孙玲玲(新换任)和社区人员孙云飞及合肥市庐阳区益民街派出所陈所长(新上任,名字待查)等6人,闯入法轮功学员翟亚男、冯训梅(80多岁)、刘素娥(80多岁)家抄家。他们只亮了一下所谓的搜查证(没给法轮功学员细看),就非法进行抄家,搜走法轮功学员冯训梅家的所有大法书和私人用的打印机、电脑及DVD。当时两位法轮功学员都和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道理,社区邪党书记孙玲玲和派出所陈所长都说他们不怕遭恶报。

2015年9月21日上午,合肥市蜀山区国保大队大队长宋代格等人伙同西园派出所人员闯入汤菊章家将其绑架,非法抢走大法书籍、电脑、小广播、MP3、2部手机、平板电脑等私人物品,把汤菊章非法关押在西园派出所到下午5点多钟。

2015年5月23日晚,住在省政府大院的翟亚男被合肥双岗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时恶警从她身上搜到一个电话本,详情待查。2015年12月下旬,河南省商丘市法轮功学员奚冬松在合肥被绑架。

四、因诉江而发生的骚扰、绑架案例

2015年8月底,合肥地区多处有片警、居委会人员到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家说“了解情况”,很多学员拒绝警察拍照,并告诉他们:你们违法了。警察也说自己违法了。学员说,我们就是控告江泽民,他不仅是迫害法轮功,是对所有人的迫害!更是对你们公检法系统,综治办系统的迫害。有些学员只是被片警或居委会询问了一下是否寄信了;不过有的学员被上门骚扰拍照,说是上档案,还在家里乱翻,抢走《转法轮》和一些周刊,还要求在家炼,别到外省市去。

◎2015年7月17日星期五,安徽省合肥市东边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相约一起寄诉江信,谁知邮政人员未到,派出所的却人先到了,他们出动三辆警车、大概30多人,将法轮功学员抓到各自派出所,强行抽血、按手印、脚印、逼写保证,让家人担保。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真相,警察说:“我们也不想管,这是上边命令。”后老年人被放回,而且都开了拘留证。

◎2015年8月25日早上9点左右,合肥胜利路派出所所长带人闯入嘉山路36号(轮胎厂翻新厂宿舍)朱为英家,绑架了正在学法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朱为英、汪兆英、及一名范姓男法轮功学员(2011年得法的),警察问是不是诉江了,回答说诉了。警察又问谁写的,回答是不告诉你们。三名法轮功学员当时被恶警带到胜利路派出所,晚上10点多钟,朱为英(70多岁)被放回,江兆英老伴瘫痪在床,不能自理,也不放她回家。恶警扬言说要送去拘留十几天。此次绑架胜利路派出所所祖金长平、副所长王兵、610主任都不敢说出自己的姓名。

◎2015年8月27日上午,有人到合肥庐阳区王艳家叫门,问是谁,说是派出所的,问有什么事,说查一下户口。开门后,进来四人,有王艳户口所在地瑶海区花冲派出所的,有居住地庐阳区双岗派出所的,可能还有610和街道的人,其中两人穿警服,两人便装。他们询问王艳是否参与诉江了,是不是自己写的、自己寄的,王艳承认是自己做的,并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人说“现在不说这些了”,王艳的儿子和女儿也在家,其中一人借和王艳儿子聊天的机会,询问并记录了王艳儿子的手机号和工作单位,四人中,有一人态度较恶劣,可能是610的人,临走时王艳劝他们认清形势,不要参与迫害,花冲派出所的警员说我们还能怎么样。最后让王艳签字,遭到王艳拒绝。

◎2015年8月27日,合肥蜀山区610、南七街道和南七派出所的人到胡史颖女士家调查诉江,胡女士承认,并给他们讲真相,但是床上摆放的真相资料被全部抄走,大概一百多份。

◎2015年8月27日,合肥蜀山区610、南七街道和南七派出所的人也来到秀水花园的吴医生家调查诉江,并抄走大量物品,包括真相资料、大法书等。早前合钢也有老太太因诉江,被街道、居委会等上门询问、核实。

◎2015年10月底、11月初,合肥庐阳区恶警对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沈丽春、杨青、刘惕非、刘素杰、徐友传和老李夫妇等人进行骚扰、抄家,威胁写保证,否则就送洗脑班。其中,徐友传和老李夫妇被非法抄家,并被非法拘留10天。沈丽春被劫持到大杨镇派出所非法关押数小时,随后汪姓所长等3名恶警上门非法抄家。

◎2015年11月份,合肥各地区都因法轮功学员诉江一事,遭到街道社居委和所在地派出所联合起来到各个家庭骚扰。法轮功学员孙允霞也遭到多次骚扰。合肥市亳州路派出所和古城居委会一起到她家里,多次恐吓她,扬言不签“四书”,就去洗脑班等威逼利诱手段,没得逞后,又继续逼家人配合来迫害她。

◎2015年11月12日前后,合肥市包公派出所与合肥市宁国路前进巷社居委,对所辖区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要求法轮功学员签写问话笔录与所谓的“保证书”(上有“诬告滥诉”“法轮功×教”的诬蔑之词),两名办事人员说没办法是上面的命令,不写保证可能要办洗脑班或拘留。法轮功学员刘莉、陈良英拒不配合,正告他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的。

◎2015年11月18日,合肥市益民街派出所和合肥市四牌楼社居委,对所辖区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要求学员在白纸上签字,说就是一张白纸签上字就没事了来迷惑学员,法轮功学员刘素娥、冯训梅拒不配合。他们在刘素娥家还拿走四本用线订好的半成品的《转法轮》,她们走时还说不签我们还会来的。

◎2015年12月7日,六安地区寿县“610”、政法委、公安局、乡镇派出所和街道人员绑架了五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合肥洗脑班迫害。他们说这是第一批,还有两批。

◎2015年12月4日、5日,合肥国保大队、肥东国保大队警察两次闯到法轮功学员郑琼家骚扰,两次郑琼都不在家。5日那天郑琼想诉江是合理合法的事,就又折回家中给警察讲真相,他们不听,到天黑把她绑架到合肥西边的警官学院进行洗脑迫害。

◎合肥中科院今年73岁的退休职员(科技人员)姜树榕,因2015年7月23日邮寄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诉状,邮件被当地公安局截留,之后,姜树榕便多次被合肥蜀山区井岗镇派出所、居委会人员等多次到她家骚扰。11月17日,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些丧失人性的不法人员竟将她与身患癌症的老伴(已是中晚期)一并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关押4个小时左右。

五、目前仍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安徽省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关押在宿州监狱,目前被非法关押的学员还有几十人,每天被洗脑迫害。现在女子监狱已搬迁到合肥市以北的长丰县双墩镇境内,后门开在梅冲湖路上。合肥市看守所现在也搬迁到了梅冲湖路,其正门和女子监狱后门相对,离合肥很近。

◎安徽省亳州市法轮功学员王玲被非法判刑三年,已被劫持至合肥女子监狱。

◎2015年王光辉在宿州监狱因为不“转化”,被关禁闭,恶警并且不让他睡觉。

◎2015年8月份,当地恶警把两位老人绑架到看守所,要她们写“不炼法轮功保证书”,用退休工资、送她们去监狱相威逼,遭到两位老人的拒绝。2015年9月底,安徽铜陵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张金枝、徐英华被非法判刑5年,被送到合肥女子监狱迫害。

◎2015年12月22日上午11点多,合肥市公安局出动警察15人左右,在肥东境内龙塘附近某一小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11人,他们是江琴、孙玉荣、高广英、马桂英、王德龙、张文元,还有5名只知姓而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徐姓、李姓、李姓、胡姓、胡姓),当即被绑架到肥东撮镇派出所后被转至肥东公安局。除江琴、郑琼、黄玉晴和市委某学员和一位因血压高回家的学员,其余六位学员仍然在非法关押中。

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

◎桑祥庆,男,合肥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推动者,其罪恶罄竹难书。2014年年初,桑祥庆从合肥市公安局经开分局借调到合肥市公安局,任“反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的支队长。合肥市2014年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是在桑祥庆的统一指挥下干的,2015年桑祥庆在合肥仍然兴风作浪,继续为虎作伥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葛世霞,女,50多岁,合肥市“610”人员,是合肥市“610”专门负责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的骨干。合肥市每个在洗脑班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葛世霞直接指挥迫害的,此人自称是学法律的,善于伪装,一些法轮功学员被她的伪善骗了,看不到她的邪恶。那些邪悟的人都是在受她指挥具体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钟先伦,男,是合肥市瑶海区“610”办公室头目。2015年8月下旬,在钟先伦的策划下,瑶海区610、街道、派出所等人员电话或上门调查诉江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后,威胁要办洗脑班。

◎黄祥国,男,合肥包河区包公派出所副所长,积极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黄祥国是在2014年5月从包河区芜湖路派出所调入包公派出所,并被“提拔”为副所长。在芜湖路派出所任职期间,在副所长黄升云及包河区国保大队的指挥下,黄祥国多次参与对辖区内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此人性格阴晴不定。

再次奉劝合肥地区还在追随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人,你们应该看到,目前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正在一个个被清算之中,你们末路逞凶还能逞几时?即使借口遵从“上级命令”也会给自己带来后果──恶报,继续迫害必遭天谴。莫让一念之差而成千古恨,悬崖勒马,赶紧将功赎罪才有免于清算和恶报的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