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第一监狱的奴工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第一监狱,位于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目前,第一监狱在押总人数达三千七百五十人,其中一监区人数约六百七十五人,二监区人数约为五百七十五人,其它监区人数不详。

犯人制作“名牌”

沈阳第一监狱大多都从事服装加工,有两个监狱是做鞋的。从事服装加工的大多都是做一些出口的产品,据了解,有很多的国际大品牌的服装产品都在这里有代理加工,比如日本的“真优美”和“白野”品牌都是在这加工的。而这些与监狱签合同的并不是外国的厂家,而是来自山东和大连的正规服装产家,他们为了牟取暴利和沈阳第一监狱有长期的合作。国外厂家看到了中国低廉的加工费,就在中国寻找了一些合作伙伴,可是,那些表面看着非常有实力的服装厂,做工非常好的服装厂,也在从中寻求可观的利润,于是他们把目光盯在了不需要花钱雇人的监狱,欺骗国外厂家,把监狱的产品拉到国外,还美其名曰是自己的服装厂制作的,可怜的是那些国外的消费者,岂不知自己买的衣服确实在肮脏环境下由犯人制作的。

沈阳第一监狱为了适应国际化的市场,不惜重金引进了先进的生产设备,形成了现代专业化的流水线。引进了电脑平缝机、双针机、三针机、三线、四线、五线各种码边机,还有多种的特种机:打眼机、打扣机、锁眼机、减线头机、人字机、扦裤脚机等等。

监狱利用这种不花钱的人力资源,压榨那些服刑人员,尤其是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监狱的领导用低廉的价格吸引各地的所谓合作者,例如:给鞍山海城西柳加工的棉服,手工费一件才五元,这种棉服畅销国内。

恶劣的环境 非人的压力和处罚

监狱为了增加收益,用非人的手段虐待犯人。棉服每天流水线一个小队要求完成六百件,因为棉服的工序多,很多人都分到了三道工序,如果完不成任务,就会有“话疗”(队长找谈话)和“电疗”(挨电棍打),恐吓、殴打、辱骂,掐亲情电话、掐接见家人、掐生活用品购物,还有办班“学习”、罚站面壁思过等处罚。

对于这些根本就不会做服装的犯人来说,这种强迫的超负荷的劳动,短时间内必须适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还有高质量的服装工艺要求,几乎让人崩溃。如果你目睹了那里的加工场所,你根本就不会去购买那里生产的服装,那里生产的服装原材料很多都是有毒的染料,掉色,灰尘很大,衣物上有油污,有时衣物会丢到地上,会粘上脏东西。例如棉服大,只能堆到地上,有时犯人流的鼻涕也会用衣物直接擦了。

这种条件下第一监区生产的精品内裤在市场上居然卖到四、五十元的价格,还出口远销到了南韩。这些还只是沈阳第一监狱黑幕的一个片段。

法轮功学员遭奴役和折磨

对那些不“转化”、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监狱实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据悉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黑龙江大法弟子李尚思,约六十岁左右,从二监区二管区被押到高戒备监区(十九监区)强制转化,被折磨致死,听说,李尚思临死时吐了一盆血。当时,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在辽宁女监遭受迫害。现在具体情况不详。

朱诚乾,大连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左右,被非法押到高戒备(十九监区)去强制转化,导致他绝食三十七天反迫害,被迫害生命垂危。

许斌,大连法轮功学员,四十三岁,是学电脑设计的,被冤判六年,转到高戒备(十九监区),狱警用各种残酷的手段强制转化,他绝食很长时间,导致生命垂危,监狱怕承担法律责任,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给转到二监区一管区,在二楼警察值班室,屋里四周用黑布遮住不见阳光,棚上点上二百瓦灯泡,地上点上五百瓦小太阳,被铐在老虎凳上强制“转化”,包夹吴国军、林志新、孙宝东、于培元、王继、江华、栾盛泉,多人轮班看管,由二监区一管区恶警韩诚直接迫害。许斌绝食抗议,十多天后,被转到高戒备,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又转到监区医院强制灌食。呛食,后又转回高戒备。监区狱警太怕出现死亡事故,给狱里协商,接回监区静养。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安祥宇,大连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五年,现年二十八岁,在二监区一管区,被强迫“转化”,做奴役,干活中,被杀人犯于海柱打得遍体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