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只有明白真相才能真正得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江氏集团控制国家宣传机器污蔑、诽谤法轮功,作为大法弟子向世人讲清真相,戳穿谎言,破除对世人的毒害救度众生是义不容辞的责任,随师正法更是师父赋予我们的重大使命。我地区从二零零一年至今,从个人讲真相到地区整体配合证实法,讲真相、劝“三退”(退出邪党党、团、队组织),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整体,在证实法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在邪恶猖狂时期,本地区出现了多次大绑架事件,师父说:“如果你正念很强,邪恶就会被解体。”[1]我们不畏邪恶的猖狂,也不为其所动,还是一如既往证实法,多年来没受到邪恶太大的干扰。下面是地区同修们证实法讲真相中的部分体会,与同修们分享。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从个人到形成一个整体

迫害初期,为戳穿谎言,发真相传单和小册子,开始只是一个人或两个人搭伴出去散发传单和小册子,当时的世人被毒害很深,每当看到我们发资料时,投来敌视的目光,紧盯着我们,生怕把传单和小册子插到他们家的门上。

有一次俩个同修一起散发资料,一学员有怕心,另一学员非常坦荡,慈悲的对一人讲法轮功真相。学员在讲真相时吸引来很多人围过来听。在同修的带领下有怕心的学员逐步的放下了怕的执著。

在江氏集团的邪恶恐怖下我们没有被吓倒,始终保持着迫害发生前的集体学法的形式,大组学法都是在法理上切磋,从不唠家常嗑。在学法组交流发资料时的体验,同修们认为配合发资料很好,就开始仨俩的组合配合发资料,觉得这样做很好。当时环境紧张压力大,当地出现被抓、被劳教、判刑、还有被迫害致死的,有的同修还不敢走出来做,当时还没有协调人的概念,只是看谁还没出来做,就找他们出来做,逐步的整个地区的同修都加入進来,由个人单独做到全体共同做逐步的形成了整体。

我们整体配合步调一致,为不把资料发重了,我们就商量怎么样做不发重复,不浪费大法资源,还不留空白,就决定划片散发资料。在当地发完资料我们就翻山越岭、趟河,到偏远的地区发放资料。

出去发资料我们都是一起去一起回,不落下一个人,有一次我们到一个偏远的空白区发,有一个同修先发完资料,由于等待时间长了误认同修都回家了,自己就独自走了,当同修到达约定地点时发现少了一位同修,就分头去找,连派出所都找遍了,回来后我们交流认为,任何时候我们都是一个整体,来有始去有终不落一人。

楼区防盗电子门经常关闭成为资料空白区,通过交流决定打开这个空白区,协调同修首先到楼区观察有多少单元、多少户数、需用资料多少都摸清楚了。在散发资料时跟随進出的住户進到楼里,也学会怎样叫开电子门的方法。有时发资料心态不稳时就默念“法轮大法好,救度众生”,整个楼区不到一个小时就发完了资料。

我们还经常不定期的全体行动,准备足够的资料,确定好散发的区域,统一行动,用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散发一遍。

通过学法我们交流体会到,资料点的同修要用纯正的心态做资料,散发资料的同修不能把散发资料当成任务发完就完事了,发放资料时也要有救度众生的纯正心态,众生也愿意看资料。

二、面对面讲真相从开始到成熟

二零零一年各学法组交流应该面对面向世人讲真相,开始心里存在顾虑,怕熟人知道就给陌生人讲,有同修怕陌生人就给熟人讲,还挑选面相、穿戴的人讲真相,出现了选择心,这样心里就不纯正,讲真相就会遇到各样的阻力和不顺利。对陌生人讲害怕告密有被抓的危险,对熟人讲有时被误解,遇到过被邻居破口大骂。

我们学法交流认为,让每一位世人都应该明白真相,从此不再挑人讲真相,把任何人都当成我们要讲的对象,心放下了一切阻碍也就烟消云散了。把所有的世人都当成被救度对象,那就要见到人就和人讲,早市(早晨一时段的集市)是人多聚集的地方,我们就到早市讲,那时候“三退”还没有开始,就讲大法的美好和戳穿中共谎言,让世人明白真相。

刚开始还不会讲,师父就鼓励和加持,把有缘人接连不断的推到我们面前,讲清一个人身边又过来一人,接连不断的给世人讲,真是应接不暇,以后同修们都能出来讲了。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2]。师父的这篇新经文《快讲》发表了,在学法中与同修之间交流,让更多的世人得救抓紧时间讲真相,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抓紧时间面对面讲真相。

当地基本上讲遍了,想到市区内讲,当时环境紧张邪恶还很猖狂,我们没有被吓倒,就坚定救度众生的一念,到市区先给卖货的人讲当天就讲退了二十四人,感到不论在什么地方众生都是来得度的,以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每天都到市区来讲。

我们学法的方法是每天同修自己学《转法轮》,在学法组学师父的各地讲法,在学法中交流,使法理更加清晰,紧跟正法進程。我们把学法、证实法、救众生、讲真相放在第一位,个人的事放到第二位,早晨吃完饭出去讲真相,下午学法,学完法再做个人的事,如果把个人事摆在第一位,讲真相的效果就不好。这样整体形成了固定的机制至今始终如一。

在讲真相过程中体会到,有人心的时候讲的和听的效果都不好,带着纯正的心,正念强效果就好,邪恶就不敢动,我们讲真相也越来越成熟。

三、面对被毒害的世人打骂和羞辱

受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恶毒宣传,世人受的毒害很深,经常遇到被受骗世人的打骂与羞辱。每当遇到羞辱的时候我们想到的是韩信受辱于胯下,师父说:“韩信还毕竟是个常人,我们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的多。我们的目标是达到超出常人的层次,向更高层次迈進的。这个事我们是遇不到的,但是修炼人在常人中受到屈辱、受到羞辱的时候,也不一定比这差。”[3] 我们是修炼人就得按照真、善、忍要求去做。

有一次在给一位拄杖的老年人讲真相,刚开口给他讲他就怒气冲冲的抡起拐杖就打,在鸡西矿总院附近给三位老年妇女讲真相,其中一位妇女挥拳就打,还有被扇耳光的时候,类似的情况很多,我们从不计较,就是救人、救众生。

还有假装听真相的人。在鸡西火车站有一个小伙子,看穿戴就知道是干什么的,上前给他讲真相小伙子很稳当,好似静静地听,听了一会后,掏出警官证亮明身份后就开始破口大骂。

有时讲真相状态不好时,讲真相效果就不好。当遇到讲真相不顺的时候,对照师父的讲法:“在讲真相中、在证实法中、在你们做的事情中发生难度的时候,调整调整自己,用正念来思考问题,可能会相当管用。”[4]我们就先停下来发正念,背师父的讲法来调整自己状态,心态好了再讲真相世人就能接受,效果很好。

还经常遇到不明真相人的恶意举报,我们就用神通阻止世人的犯罪,当掏出手机报警的时候,对他们说:“不用打电话了,电话打不通。”常人怎么着急就是打不通电话。

在火车站前的车管看到一位妇女抱着一个孩子,同修上前给她讲真相,妇女怒气冲冲的就骂:“你有病啊……”同修慈悲、祥和报以一笑:“我没有病。”

第二天同修到市区又看到这位妇女,站在昨天的那个地方左顾右盼在等人,发现了同修后兴奋的迎上来:“你就是昨天的那位吗?我昨天太冲动了,给你造成了伤害,真对不起。”我们开心的聊了起来,她今年六十岁了,是给女儿照看孩子来的,给她讲明了真相,退出了少先队邪党组织,得救的众生非常感激三次向我鞠躬行礼道谢。

感受到给被毒害深的世人讲真相,纯正的善念能开启世人真念,用纯真、纯善讲真相就能打动世人,使众生得救。

四、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

讲真相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如果有不纯正的心,邪恶就会钻空子。师父给我们用神韵光盘救人的项目,新光盘制作出来我们带着大量的光盘到市区面对面发放,带来的光盘很快全都发到世人的手中,高兴的忘乎所以了。一个小伙子接过神韵光盘后跟踪我们打报警电话,警车到来把同修绑架到派出所,市610的人员也到了派出所。同修想既然我们来了就是救你们来了,当时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薄熙来、王立军等相继遭恶报,同修就从善恶有报的天理,讲到法轮大法的美好,不到一个小时,同修都正念走出了派出所。

师父说:“我们人在修炼过程当中,作为一个炼功的人要舍弃的心太多了,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种执著心都得把它去掉。”[3]在学法中我们交流认识到在发放神韵光盘时出现了欢喜心,出现的魔难是我们有人心才带来的后果,也认识到在讲真相中也是修心去执着的过程。

五、让被受害的公检法人员听明真相

二零零八年开始,母女同修在公安分局附近开了一个小吃店,生意红火,来往的客人很多,母女把店铺当成讲真相的场所,母女互相配合一个发正念、一个讲,把所有来的人都当成了被救度的有缘人,基本上来的顾客都三退了。

在店铺讲真相开始也有人心存在,有一次给一个公安分局的便衣讲真相,听完真相后径直的往公安分局走去。不好的念头在同修脑中翻滚着,心里产生了不正念头,此人一定是举报去了,心想我是修炼人有师父管,这样一想师父的法立即显现出来,“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3]

公安分局的警察经常光顾店铺,给公安人员讲真相,公安人员都很愿意三退,讲退过治安大队长、政工科科长、刑警队员、司机等等。有一次明白真相的警察到店铺里来,偷偷告诉母女俩以后在店里讲真相一定要小心。

也有一个检察官听明白真相后高兴三退,临走时再三嘱咐母女俩在店里讲“这些”一定要注意安全。

在当地的市区最大的综合集贸市场一位610人员亮明身份,我们也不怕,让他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最后劝告他停止迫害会得福报。

在集贸市场附近遇到一位便衣警察,便衣说:“你不用给我讲了,我都明白,你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没开车(警车),如果我开车你看了车就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既然他明白真相就给他送上一句祝福的话。

一次给一个年轻小伙子讲真相,完全听明白了后说:“阿姨,我是警察,谢谢阿姨”。

体会到在学好法的基础上讲真相,对任何人要有礼貌,说话平和慈悲,称谓得当、亲切,保持良好的心态,讲真相一定要讲明白了,让世人真正的听明白,讲真相就会有效果,心态不好讲真相就会受到影响。

众生都在渴望中等待得救,很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都很恭敬的对我们再三行礼,表示感谢。

感受到大法洪传在不久将来大法的威德必将带来“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5]

六、时间紧救人急

一老年同修看到其他同修到市区每天都能劝退好多人,心里很着急想与同修搭伴,可是自己的脚行动不便怕耽误其他同修救人,决定去自己从没单独去过的市区,到了市区真是不知道东南西北,只好默默记住来时的路径。心想别人一天能退十七人,我也能退十七人就好了,等回到家一统计劝退人数正好是十七人,心想一定是师父在帮我。以后不论刮风、下雨、下雪经常到市区从不间断。冬天的东北冰雪路面象镜子一般铮亮而且非常滑,对年纪大腿脚不好的同修行走真是太难了,有一次同修要过马路,望着光滑的路面同修犯难了,便心生一念:我是神,神要过马路,就顺利的走过了马路。

同修精心的护理有病多年的老伴,没有时间就抢时间讲真相,清晨四点多钟就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一两个小时能劝退好几人,回家后忙完家务学法、炼功,白天搀扶老伴出去遛弯的机会也给世人讲真相,一心用在了救人上,伺候老伴、忙家务、学法、炼功、讲真相救人,一天只能睡二、三个小时的觉,老伴离世处理完后事的当天下午,就走出去补上每天给世人讲真相的缺项。有同修给统计过一位同修,在这几年讲过的真相及三退的人数达三万之多。

一位同修在医院上班,家离单位较远,步行上班从来不坐车,一路讲真相、劝三退。把就诊的患者都当成是被救度的人,没有患者时在科室外找患者讲。有时中午吃饭都来不及吃。有患者送红包,同修都是善意的谢绝,修大法身体好没有病,单位组织的体检从不参加,同事就冒用给自己的亲属做体检看病。同修退休了更是把时间用在了救人上了。

在当地有做生意的起早进货、运货,冬天四、五点钟天还很黑,找时间救这些人,冬天的早晨天很冷,在师父的加持下,浑身真是暖融融的,无论什么天气,也没有节假日之分,持之以恒的讲。

利用各种方式,买东西时顺便就给货主讲真相、做三退。

当地讲遍了,就到偏僻知道真相少的农村,在农忙和秋收季节就到田地里帮助干农活,边干边讲。

在市区某广场工地工人多,同修经常给他们讲,工人非常愿意听,加入过邪党组织的都三退了,每当我们去了工人们高兴的围过来要新资料。

七、让世人感受到大法的神奇

把大法的美好传给世人,是每位大法弟子的心愿,一同修在火车站前遇到一位腿脚疼痛走路不便的妇女问路,妇女本来是要到市医院看病没曾想走错了方向, 同修告诉方位后与她边走边聊,妇女说眼睛出现疾病到市医院看眼睛,同修告诉她一个秘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就会好,妇女就按照秘方做,走着走着妇女突然惊讶的大喊起来:“唉!唉!……我的腿怎么不疼了?眼睛也好了?念法轮大法好腿就不疼了!念法轮大法好就能治病,法轮功太神奇了!”同修:“你还去医院吗?”“我还得去医院我的亲属在那等我呢,我去告诉她不看病了,一起回家,回家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

早春的一天,我们约定好要到某地散发资料,突然下起雨来,初春路面的冰雪还没有化透,上面是雨水下面是冰雪,路面更滑,同修们没有被雨阻挡住,如约的到了约定地点,在深一脚浅一脚散发资料中,同修不知摔了多少跤,雨水浸透了棉衣,能让更多的众生明真相,再苦也乐在其中。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感到救人的紧迫性,我们在原有的正常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的基础上,增加了手机讲真相的项目,我们区每人一部或多部手机,每天上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的同时,随身携带手机拨打语音,下午学法,晚上吃完饭后,从拨打语音中提取出三退的名单,再按接听时间长短提取号码進行手机对讲,加大了救人的力度,抢时间救人。

以上的点滴是每一位信师信法的大法弟子都能做到的,师父赋予我们无上荣耀的称号“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6],在正法有限的时间里,我们会更加勇猛精進完成史前大愿,整体配合、整体提高,不辜负师尊的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