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病心切误入歧途 大法给我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才得法。感谢师父在危难时引领我修炼,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因为有病,特别是腰椎病做过四次手术,非常痛苦,四处求医也没用,真的不想活了。别人介绍我学基督教,可是我一到教堂就特别闹心,坚持一段时间后觉得受不了,认为自己不是这一门的,就放弃了。后来又想信佛吧。走路中看到一家窗户上写着很大的一个“佛”字,就以为是信佛的,進屋一看屋里供了几十尊佛,一问是领仙的,供的是佛像,但实质上是狐黄白柳。我正要走,被这个人(后来得知她有附体)留住,和我讲了很多,说能好病等等诸多好处。我当时出于治病心切,就被迷惑,花了四千八百元,请了所谓“全堂佛”。

“佛像”拿回家后,我一闭上眼睛就和佛像上的人打架,一打就是一宿,根本不能睡觉,好像自己还受了伤。我觉得这些不是好东西,有点后悔,但供上又不敢扔,又不给退,自己又不敢处理,很是苦恼。最后想到庙里请求帮忙,可在庙里听念经感到很不舒服,回到家听佛教的歌非常闹心,闹心的都不行了,感觉要死了,我也不知为何这样。找到外地来的非常有名的“大法师”也不给解决。有人让我拜“法师”为师,我心里很不愿意,心想,我可不随便认师父,我要认的师父得是最高的。自己心气还挺高,也不知为何有这种想法。

既然没办法,我就一直和那个有附体的人接触。但她也有病。有一天约她一起到医院看病,在打点滴时我们谈论信佛的事,被進屋的护士听到,就问:你们信佛呀?我不愿说,就反问一句:你信佛呀?护士回答:我修佛。我当下就明白信佛和修佛是不同的。

第二天我从医院打针回来走在路上,天目就看到那个小护士的形象,一个意念告诉我,这个人能帮我。我心里想这个护士是修佛之人,应该能帮我处理供的这些东西吧!所以打听好护士值夜班的时间,就让丈夫送我到医院,单独和护士谈了我的难处,想请她帮助处理。护士听完后考虑了一下,答应第二天到我家看看。我知道这些东西一般人是不敢招惹的,谁也不愿意惹麻烦上身的。

这位护士和一位阿姨真的如约来到我家。我供的所谓“佛像”后面是三百多个狐黄白柳附体的名字,在墙上用布挂了好几层。当时护士问我:我让你做的你敢吗?我说敢。就这样她让我把供的牌位扯下来让丈夫找地方烧了,把十几个佛像装到箱子里送回去。

做完这一切,护士才说:“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然没人敢处理你这些东西的。我们是修正法的,不怕这些。”我当时就说:“只要敢处理这些东西就一定是正的。”从此我走入大法修炼。

虽然刚看大法书时还看不太懂,但我被一种力量吸引着,就是想看,而且一看书,周围电视什么也听不到,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罩着。丈夫也特支持我,每天早晨叫我起来炼功,不起来都不行。我如饥似渴的看书,越看越爱看,不知不觉病也好了,脸色也好了。我非常庆幸自己找到真正的师父,庆幸自己得到这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

我认真学法修炼,师父看护我也非常严格,经常通过各种办法点化我。得法六年来,我天天坚持炼功。 打坐很快就能入定,很快大家都看出我变了个人:原来患皮肤病白癜风,现在皮肤变得全白了,而且面部红润,皮肤细嫩粉白,整个人象脱层壳。

得法后我就做救人的事,讲真相没有障碍,给我资料就敢做,每天和同修出去救人;放下顾虑心,向单位领导也公开洪法,领导也没干扰我。

因为得法晚,我更加珍惜时间,抓紧修炼,有时间就学法,而且要求自己一定静下心来看。师父也经常点化我“横心消业修心性”[1],面对各种内外压力和家庭矛盾,我就按照大法要求做,无论有多难的关我也要闯过去,因我深刻认识到修炼就是修心性。师父给予我很多。

丈夫也因支持我学大法,得到福报 ,在所包的工程中挣到很多钱。我知道这都是修大法给我和家人带来的福报。

通过几年的修炼,我明白了我从小就有修炼的心,但旧势力挡得很厉害,把我引入邪门歪道。但因为我有修炼的心,师父有的是办法,将计就计利用那些人把我引到有缘人身边得到大法 。我要在这有限的修炼时间内更加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因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